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酒徒《隋亂後傳:逍遙遊下》 說明

2015/4/3 (625K) 2017/3/3
2015/4/3 (685K) 2017/3/3
2015/7/3 (1838K) 2017/3/3
2015/4/3 (420K) 2017/3/3
2015/4/3 (420K) 2017/3/3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鄧乃昌勘誤。感謝Gilbert勘誤37處。

《隋亂後傳:逍遙遊下》提要

本書為《隋亂》後傳。

據作者於校正本書後《當時的故事,後人的眼睛》一文所言,《隋亂》最後一卷《廣陵散》的結局——李旭不知所終。作者自言這個結局是要配合李旭的性格,「他的人生也必然以悲劇作為結局」;另外,「《隋亂》乃為一本歷史小說。不是架空,而是很純粹的歷史演義。雖然達不到百分之百與真實的歷史相符,至少如《三國演義》那般,能做到三實七虛。」

可是「讀者們不喜歡悲劇!」許多讀者紛紛抗議。作者乃順應民意,補寫了後傳《逍遙遊》,李旭「重出江湖」,為讀者圓夢。可是作者認為這個故事已經不能達至「三實七虛」,遠遠偏離了正史,只能作為後傳處理。

※※※

校正本只有「盛唐時代」一個結局,與網上版本不同。寫李世民與長孫無忌君臣二人於年紀老大時登上凌煙閣,撫今追昔,述說當年各人的結局。

網上版本「為開放式結局,一共有三個,將作為尾聲陸續呈上。請讀者自己挑選所喜歡的作為最終大結局。」

「三個尾聲皆為滿足讀者不喜歡懸念而補作。如果大夥不喜歡尾聲一,請選擇尾聲二或者三。」

網上版本尾聲二(架空版——突厥王的詛咒),寫李建成與李世民受了詛咒,手足相殘,發生玄武門之變。

網上版本尾聲三(YY版——在水一方),寫李旭與妻兒揚帆海外,達到了逍遙遊。

現補上尾聲二及尾聲三。

勘誤表
(mPDB 2017/3/3)
被消弱/被削弱
座騎/坐騎
聲喝道﹁吃狼/聲喝道:﹁吃狼
用力沖人群/用力衝人群
博他一博/博他一搏
封茅裂土/分茅裂土
箭簇撕開/箭鏃撕開
重重擎肘之下/重重掣肘之下
猶豫不絕/猶豫不決

(Gilbert 2017/3/3)
修改標點 (幾處)
有人為爭奪他而付出了生命/有人為爭奪它而付出了生命
楊夫子/楊老夫子
將死的之/將死之人
一代奶酒/一袋奶酒
搬正/扳正
坐上貴客/座上貴客
誠心跟李建成對著幹/成心跟李建成對著幹
李旭接受的單挑後/李旭接受了單挑後
數千狼快速閃開/數千狼騎快速閃開
身手拉過時德方/伸手拉過時德方
民間就沒修養過/民間就沒休養過
卻那股豁出去的狠辣勁頭/缺那股豁出去的狠辣勁頭
不知道多少人要因為的轟烈而死/不知道多少人要因為這轟烈而死
答不成/達不成
誇娥氏/夸娥氏
搶了漢子的城市/搶了漢人的城市
他們的勇士蒼狼的子孫一樣勇敢/他們的勇士像蒼狼的子孫一樣勇敢
不尊軍令/不遵軍令
一長八尺/一丈八尺
沒等湊不到對手近前/沒等湊到對手近前
他們曾經是無數中原豪傑折戟沉沙/他們曾經讓無數中原豪傑折戟沉沙
此生將永遠無法平安如夢/此生將永遠無法平安入夢
稍帶著/捎帶著
所以無法使出的看家本事/所以無法使出看家本事
連個殺手鐧/兩個殺手鐧
旅率/旅帥
袍澤的們的慘狀/袍澤們的慘狀
不熟悉步戰騎兵們根本無法組織/不熟悉步戰的騎兵們根本無法組織
受到的山風的干擾/受到山風的干擾
費勁力氣/費盡力氣
跳瘙/跳蚤
心意想通/心意相通
不和時宜/不合時宜
對服李旭/對付李旭
被捧得頭破血流/被碰得頭破血流
用到我等的之處/用到我等之處

(鄧乃昌 2015/7/3)
一個垛口,一個垛口,又個垛口/一個垛口,一個垛口,又一個垛口
都想做最後的佔到便宜的那個/都想做最後佔到便宜的那個
這次來得部落非常多/這次來的部落非常多
指得是亂世中一夥人的作為/指的是亂世中一夥人的作為
自家將軍正在於一個身高九尺的/自家將軍正在與一個身高九尺的
像李建成等人描述得那樣/像李建成等人描述的那樣
不禁方延年,幾乎所有人聽了這些話/不止方延年,幾乎所有人聽了這些話
但那面戰旗的確月牙湖附近/但那面戰旗的確在月牙湖附近
戰敗者的鮮血和勝利著的歡呼/戰敗者的鮮血和勝利者的歡呼
如果你出現意外/如果你出了意外
連趙子銘不支持李旭的謀劃/連趙子銘都不支持李旭的謀劃
在山溝溝先餓上他十天半個月/在山溝先餓上他十天半個月
推著牲口屁股牲口翻山越嶺/推著牲口屁股翻山越嶺
根本把所有缺口都守不住/根本所有缺口都守不住
阿斯蘭/阿思藍 (註:有很多)
同樣連綿起伏長城/同樣連綿起伏的長城
他的追求的是內心的安寧/他追求的是內心的安寧
一匹長者翅膀的狼/一匹長著翅膀的狼
總是笑你年老多疑/總是笑他年老多疑
渾身是傷老舍脫沙哥/渾身是傷的老舍脫沙哥
直面前托盤上的羊肉都凝了一層/直到面前托盤上的羊肉都凝了一層
與附離大人交手手/與附離大人交手
首領猶豫不絕/首領猶豫不決
讓他精疲力竭/讓他筋疲力竭
故意不聽出大可汗號令/故意不聽大可汗號令
諸部無權否干涉/諸部無權干涉
遲疑著著問/遲疑著問
被教育弱肉強食天經地義的孩子/被教育弱肉強食為天經地義的孩子
這是幾個袋子上有我們部落/這幾個袋子上有我們部落
阿斯藍/阿思藍 (註: 有很多很多)
與好朋友相對而引/與好朋友相對而飲
敵軍將領談笑生風/敵軍將領談笑風生
死得都是白天鵝的/死的都是白天鵝的
如果好兄與骨托魯開戰/如果好兄弟與骨托魯開戰
至少做兩年的準備/至少做了兩年的準備
他蘇啜部的時候/他在蘇啜部的時候
又新近戰戰敗逃回的/又新近戰敗逃回的
怎受得了李旭熱情/怎受得了李旭的熱情
見到當你那些老朋友/見到當年你那些老朋友
都嚷嚷著下次輪他們出塞/都嚷著下次輪到他們出塞
以如果三路兵馬的糧秣/如果三路兵馬的糧秣
身上穿得只是件牛皮甲/身上穿的只是件牛皮甲
跟在竇賈軍面前/跟在竇家軍面前
親自到到博望山接應/親自到博望山接應
張家堡一代等著他/張家堡一帶等著他
仲堅於狼騎交過手/仲堅與狼騎交過手
和懋功到流落塞外/和懋功流落塞外
匠人們才會粗活/匠人們才會的粗活
是據現在近三十年前/是距現在近三十年前
我當你只是發現/我當年只是發現
來自河東將領/來自河東的將領
都沒攻堅戰的實際經驗/都沒有攻城戰的實際經驗
一哨兵馬要於長城之外/一哨兵馬於長城之外
反覆又討論了機會/反覆又討論了幾回
說得也正是此事/說的也正是此事
讓他們又機會到中原/讓他們有機會到中原
說得都是實話/說的都是實話
反映遲緩的李旭/反應遲緩的李旭
互相梳一下發/互相梳一下髮
然後然後喚僕人/然後喚僕人
又次看了一眼妻子/又再次看了一眼妻子
妳還別的事情麼/妳還有別的事情麼
不知道從如何開口/不知道從何開口
即使找不會來人/即使找不到人來
三名侍衛再追殺一名/三名侍衛在追殺一名
認清的此人/認清了此人
大夥都初始時滿臉茫然/大夥初始時都滿臉茫然
哪怕時一時惹來外人的/哪怕時不時惹來外人的
一半個混過長城的敵方奸細/一個半個混過長城的敵方奸細
已經出現在了崖頂/已經出現了在崖頂
還有性質在這裡彈琴/還有性子在這裡彈琴
這一代除了軍營/這一帶除了軍營
握了我拳頭/握了握拳頭
犯不得興師動眾/犯不著興師動眾
說道自己的身分/說到自己的身分
當年紅拂像自己說起/當年紅拂向自己說起
做你妻子福分/做你妻子的福分
實實在在的幫助與尊重與幫助/實實在在的幫助與尊重
在寂靜地後院裡/在寂靜的後院裡
如此歌喉女人/如此歌喉的女人
山丘和溪流都即在心上/山丘和溪流都織在心上
尋找機焚毀骨托魯營內/尋找機會焚毀骨托魯營內
故意使得圈套/故意使的圈套
注意與山中觀察點/注意於山中觀察點
看到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看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如何接這支隊伍接進長城來/如何將這支隊伍接進長城來
仲堅帶得全是步卒/仲堅帶的全是步卒
來得朋友是誰/來的朋友是誰
向來過得是天不收地不管的/向來過的是天不收地不管的
配合愈發默契/配合越發默契
將馬賊們格在了外線/將馬賊們隔在了外線
手裡拿得是一柄橫刀/手裡拿的是一柄橫刀
中央出圍成了數個/中央圍成了數個
只要抽中的目標/只要抽中了目標
側面持兩名陌刀手的板上肉/側面兩名陌刀手的板上肉
另一名陌道手/另一名陌刀手
那顆摔得迷迷糊糊的武士/那顆摔得迷迷糊糊的頭
持得全是步弓/持的全是步弓
殺伐果斷周大牛/殺伐果斷的周大牛
摔嬴了自己的/摔贏了自己的
用純白的皮毛的公牛的角/用純白皮毛公牛的角
我剛才說得是/我剛才說的是
幾聲哄笑剎了威風/幾聲哄笑殺了威風
來歷不明援軍/來歷不明的援軍
都站來了起來/都站了起來
默默地骨托魯和他近衛送了出去/默默把骨托魯和他的近衛送了出去
亂得是自家,笑得是外人/亂的是自家,笑的是外人
李法主就對不能將他怎麼樣/李法主就不能將他怎麼樣
久聞裡將軍威名/久聞李將軍威名
在左上首相配/在左上首相陪
走得幾乎都是水路/走的幾乎都是水路
未必按著什麼好心/未必安著什麼好心
手下有沒有幾個會打仗的/手下又沒有幾個會打仗的
他只所以還繼續撐著/他之所以還繼續撐著
難道一點你也不想著領兵/難道你一點也不想著領兵
挾天子而令諸侯/挾天子以令諸侯
跟我說說這話之人/跟我說這話之人
他會不是第二個李密/他會不會是第二個李密
讓自己的家人的生活/讓自己家人的生活
莫非現在就桃子吃麼/莫非現在就要桃子吃麼
說得是遠在江都的/說的是遠在江都的
已經命人謝映登約束他的/已經命謝映登約束他的
遠非向萁兒說得那樣簡單/遠非像萁兒說得那樣簡單
一群沒有背後沒有國家的人/一群背後沒有國家的人
他寧願避居避居塞外/他寧願避居塞外
侍衛們便將自覺地手中的/侍衛們便自覺地將手中的
年齡稍大些的見過世面的多/年齡稍大些見過世面多的
問得也是同樣的話/問的也是同樣的話
無非有幾下幾個原因/無非有以下幾個原因
其中個別人的才能和武藝/其中個人的才能和武藝
大將軍說得話/大將軍說的話
死在突厥人刀下什麼區別/死在突厥人刀下有什麼區別
都是因起個人野心而起/都是因為個人野心而起
死的得百姓都是無關之人/死的百姓都是無關之人
天下有何愁不定/天下又何愁不定
誰做得孽/誰做的孽
順這這個思路推測下去/順著這個思路推測下去
看不到敵人才可怕/看不到的敵人才可怕
那隻某後黑手/那隻幕後黑手
排不上前十位家族/排不上前十位的家族
憑得絕對不僅僅是運氣/憑的絕對不僅僅是運氣
倖存的下來的弟兄們/倖存下來的弟兄們
居然來半根箭都沒法放/居然半根箭都沒法放
是在舉起某種神秘的儀式/是在舉行某種神秘的儀式
一邊發發出淒涼的哀鳴/一邊發出淒涼的哀鳴
已經遺忘了東西/已經遺忘了的東西
很多針對其的性防禦措施/很多針對其性的防禦措施
連波斯人都請能來為他效力/連波斯人都能請來為他效力
士卒肝膽俱咧/士卒肝膽俱裂
躲閃不及士卒/躲閃不及的士卒
不時畫出一道道耀眼閃電/不時劃出一道道耀眼閃電
雙方士卒的眼裡的世界/雙方士卒眼裡的世界
一根狼牙快速從血瀑中/一根狼牙棒快速從血瀑中
如附骨之蛆般尾隨而致/如附骨之蛆般尾隨而至
也未必是能將他怎麼樣/也未必能將他怎麼樣
卻向自己長了眼睛/卻像自己長了眼睛
李旭城門附近的弓箭手/李旭將城門附近的弓箭手
一箭射出,試圖組織進攻的/一箭射出,將試圖組織進攻的
卻驕傲得昂著頭/卻驕傲的昂著頭
河東即使嬴了/河東即使贏了
突厥人極其僕從/突厥人及其僕從
被一個子所輕視的人/被一輩子所輕視的人
和和氣氣李建成/和和氣氣的李建成
重金徵募一匹死士/重金徵募一批死士
若不其事地走向李旭/若無其事地走向李旭
一次把所有人都帶拼光了/一次把所有人都拼光了
今晚的很多人的努力/今晚很多人的努力
當他猶豫不絕之時/當他猶豫不決之時
即然我等萬眾一心/既然我等萬眾一心
彼此衝動對方了陣腳/彼此衝動了對方陣腳
就不是個性張揚的人/就不是個張揚的人
李旭眼中但卻屬於兵行險招/李旭眼中卻屬於兵行險招
成了求知欲強烈的/成了求知慾強烈的
便想得是如何將其威力發揮/便想的是如何將其威力發揮
再向今天這樣/再像今天這樣
否認老長史說得話/否認老長史說的話
肯定能站得上風/肯定能佔得上風
憑得也是個人之勇/憑的也是個人之勇
又豈能能與中原豪傑/又豈能與中原豪傑
進退皆有大將軍掌握/進退皆由大將軍掌握
猛然轉過神來/猛然轉過身來
將此事公諸與天下/將此事公諸於天下
必將他會勇敢地接受/他必將會勇敢地接受
需要做得事情/需要做的事情
他是愁的是自己身邊/他愁的是自己身邊
唯一的可以令人放心的謀士/唯一可以令人放心的謀士
陳演壽還老了/陳演壽也老了
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條/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條
君山一帶的產的春茶/君山一帶產的春茶
直接把該殺頭的話明白/直接把該殺頭的話說明白
將娘子的將領/將娘子軍的將領
已經被棄骨揚灰/已經被挫骨揚灰
疲憊不堪地萬里長城/疲憊不堪的萬里長城
驚起得振翅而起/驚得振翅而起
會恨高興地看著/會很高興地看著
在長城被出新的豁口之前/在長城破出新的豁口之前
幾乎將眼前著最後的障礙/幾乎將眼前最後的障礙
除了身邊著數千黑甲親衛外/除了身邊跟著數千黑甲親衛外
攻擊得手博陵弟兄/攻擊得手的博陵弟兄
骨頭托魯這回/骨托魯這回
手中握得根本不是/手中握的根本不是
受到打擊了突厥弓箭手/受到打擊的突厥弓箭手
人數遠遠多餘對方/人數遠遠多於對方
便是救了我一步/便是救了我一命
士氣稍稍提高的數分/士氣稍稍提高了數分
動一轉,西一轉/東一轉,西一轉
那裡卻又發成了變故/那裡卻又發生了變故
形成到捲珠簾之勢/形成倒捲珠簾之勢
我們的來此的原因/我們來此的原因
探明的幽州的態度/探明幽州的態度
當時幾乎河東弟兄們都高興得瘋了/當時河東弟兄們幾乎都高興得瘋了
逃口吃食罷了/討口吃食罷了
到吸一口冷氣/倒吸一口冷氣
唱得是一曲輓歌/唱的是一曲輓歌
最忌諱地便是/最忌諱的便是
勢力已經囊括的河東/勢力已經囊括了河東
喝亦不忍,不和亦是不忍/喝亦不忍,不喝亦是不忍
氣得是博陵上下/氣的是博陵上下
拿得不是酒盞/拿的不是酒盞
懂得為替別人著想/懂得替別人著想
俘虜們哭的可憐/俘虜們哭得可憐
長城外的血來未冷就算計/長城外的血未冷就算計
面對得不是一桿兵器/面對的不是一桿兵器
能力遠在我上/能力遠在我之上
給我封茅裂土麼/給我分茅裂土麼
跳下的馬背/跳下了馬背
暫時裂土封茅/暫時裂土分茅
所以裂土封茅/所以裂土分茅
已經放到吃到嘴裡的乾果/已經放到嘴裡的乾果
對人情事故了然於胸/對人情世故了然於胸
羅藝也對河東之戰也不看好/羅藝對河東之戰也不看好
從泥坑裡挖出來的般/從泥坑裡挖出來一般
的確餓得狠了/的確餓得很了
只所以裝的兇惡異常/之所以裝得兇惡異常
將綾羅碰過頭頂/將綾羅捧過頭頂
從開始便打得是/從開始便打的是
娘子可能軍擋不住/娘子軍可能擋不住
左軍也被打殘了消息/左軍也被打殘的消息
說得是哪裡話來/說的是哪裡話來
就不能不許別人做十五/就不能許別人做十五
壓力也必然先前小/壓力也必然比先前小
擋著老夫的道/擋著老夫的路
將軍令說於每名弟兄/將軍令說與每名弟兄
明顯加強的戒備/明顯加強了戒備
不該拍你去冒險/不該派你去冒險
終於李家終於化家為國了/李家終於化家為國了
每人賞他們每人一塊/賞他們每人一塊
李世民冷幾聲/李世民冷哼幾聲
這些年開/這些年來
跟自己說得全是/跟自己說的全是
古語人說/古語說
李旭的寫給自己的信/李旭寫給自己的信
寫得及其簡短/寫得極其簡短
都丟太子和給大將軍了/都丟給太子和大將軍了
一片名義以上屬於中原/一片名義上屬於中原
必將被碰得頭破血流/必將被捧得頭破血流
俟利弗猶豫不絕/俟利弗猶豫不決
咳出的身體內瘀血之後/咳出了身體內瘀血之後
始畢的笑著叮囑/始畢笑著叮囑
別讓你看出你的心情來/別讓人看出你的心情來
帶著著他去草原/帶著他去草原
都長大了嘴巴/都張大了嘴巴
玉版中央的跳動的火焰/玉版中央跳動的火焰
幾乎是天生是死對頭/幾乎天生是死對頭
子孫名下還各五十頃良田/子孫名下還各有五十頃良田
幾乎被他騙出塞外去了/幾乎都被他騙出塞外去了
提防者他暗中生事/提防著他暗中生事
不是相讓陛下開心/不是想讓陛下開心
以血中原當年兵敗/以雪中原當年兵敗
心裡有多少有些不情願/心裡多少有些不情願
看見十五、六歲小姑娘/看見一個十五、六歲小姑娘
叫不上侍妾們的名字來很正常/叫不上侍妾們的名字來也很正常
一場延續的十年的大夢/一場延續了十年的大夢
感動的淚流滿臉/感動得淚流滿臉
一大捲羊皮紙/一大卷羊皮紙
上前將軍老瘋子推開/上前將老瘋子推開
用佩刀將軍傷口加大/用佩刀將傷口加大
現在越南一代/現在越南一帶
剛剛掉的魚/剛剛釣的魚
屬於自己母愛/屬於自己的母愛
本來打算突厥人之力/本來打算以突厥人之力
心腹愛將將步兵的遺骸/心腹愛將步兵的遺骸
將李孝基和徐世勣/將李孝恭和徐世勣

(mPDB 2015/4/3)
箭手的的長處/箭手的長處
綢緞的的刻意/綢緞的刻意
角鼓的的指揮/角鼓的指揮
飄揚的的戰旗/飄揚的戰旗
消耗的的糧草/消耗的糧草
進。難到仲堅/進。難道仲堅
兵的遺駭時幡/兵的遺骸時幡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