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酒徒《隋亂卷四:揚州慢》 說明

2015/3/6 (622K) 2017/3/3
2015/3/6 (686K) 2017/3/3
2015/6/5 (1840K) 2017/3/3
2015/3/6 (421K) 2017/3/3
2015/3/6 (421K) 2017/3/3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ED2015、鄧乃昌勘誤。感謝敖先榮勘誤26處、Gilbert勘誤140處、shin49勘誤3處。

《隋亂卷四:揚州慢》提要

隋煬帝楊廣並非時時刻刻都是個昏君。

得知李旭軍職被奪後,楊廣勃然大怒,幾欲懲處重臣宇文述,但反覆權衡下,最後把李旭調到另一位股肱大臣張須陀麾下。李旭如魚得水,並在張須陀部結識了秦叔寶、羅士信,成為莫逆。

此時大隋土地上,流民饑荒蔓延,各路起義軍聞風而動,一時天下崩壞,狼煙四起,而與張須佗一同剿匪的李旭,卻發現瓦崗寨軍師竟是昔日摯友徐懋功……

※※※

又比對所據版本與網上版本,間有情節缺漏出入處,情節未盡連貫處,已據網上版本補入。

勘誤表
(mPDB 2017/3/3)
座騎/坐騎
咚咚做響/咚咚作響
靜與絕決/靜與決絕
回護/迴護
幾根竹蔑/幾根竹篾
黨項/党項

(shin49 2017/3/3)
這不附和長孫無忌/這不符和長孫無忌
一時間連將命賣給對方/一時間有連命都可賣給對方
想道這兒,武士彠信口問道/想到這兒,武士彠信口問道

(Gilbert 2017/3/3)
這事兒不涉及的雙方出身/這事兒不涉及了雙方出身 (改成這事兒不涉及雙方的出身)
那名巧合/那麼巧合
劉夫子/劉老夫子
沒幹呢麼/沒幹麼呢
沿途的郡縣的災情/沿途郡縣的災情
交道裴蘊、虞世基/交到裴蘊、虞世基
同時擁有權力和才名虞世基和裴蘊兩位/同時擁有權力和才名的虞世基和裴蘊兩位
在御駕沒了離開之前/在御駕沒離開之前
抓了現形/抓了現行
將所有經觀察結果埋藏/將所有觀察結果埋藏
楊夫子/楊老夫子
僅有王薄、石秪闍、郝孝德等人僅僅帶著數百親衛/僅有王薄、石秪闍、郝孝德等人帶著數百親衛
你抓緊時間和他一道把河南諸郡的流寇抓緊時間剿滅了/你抓緊時間和他一道把河南諸郡的流寇剿滅了
就他們的命/救他們的命
衝了下土丘/衝下了土丘
連不及/來不及
畫了圖形的給群臣傳看的羅士信/畫了圖形給群臣傳看的羅士信
娘們兒/娘兒們
耐不住寂寞得花和尚/耐不住寂寞的花和尚
向其他同伴一樣/像其他同伴一樣
二人這次來大張旗鼓地來了/二人這次大張旗鼓地來了
帶領大夥向撲向放鶴亭/帶領大夥撲向放鶴亭
不敢抗拒逆大寨主的淫威/不敢抗拒大寨主的淫威
最前拍/最前排
槊身有帶著風聲掃回/槊身又帶著風聲掃回
大隋開皇年間的兵部統一製造的極品/大隋開皇年間兵部統一製造的極品
同時面對三個與不亞於羅士信的好手/同時面對三個不亞於羅士信的好手
扶助李旭的身體/扶住李旭的身體
請滿飲之盞/請滿飲此盞
熏熏然/醺醺然
旅率/旅帥
修養生息/休養生息
將村內的僅有的十幾個男人/將村內僅有的十幾個男人
自己的麾下的大小頭目/自己麾下的大小頭目
發現自己沒有能活命的營生可做,不得重操舊業/發現自己沒有能活命的營生可做,不得不重操舊業
實力在哪擺著,咱再有心眼,還得石長才肯上當啊/實力在那擺著,咱再有心眼,還得石長才肯上當啊
爹爹準備一下,我去石大當家過來吃晚飯/爹爹準備一下,我去請石大當家過來吃晚飯
而被那些僥倖逃得一命的白帶軍嘍囉卻不敢擦拭/而那些僥倖逃得一命的白帶軍嘍囉卻不敢擦拭 眉目嬌好/眉目姣好
碗裡的酒瓊漿/碗裡的瓊漿
另將士們/令將士們
披閱/批閱
誰也不肯能出現/誰也不可能出現
有人情投意合的人疼著/有情投意合的人疼著
抗著沙包/扛著沙包
憋了好辦法,才用極其小得聲音/憋了好半晌,才用極其小的聲音
會城外其中一員/會成為其中一員
拿出錢了付了賬/拿出錢付了賬
污良為盜/誣良為盜
搬住/扳住
誰成想被擁擠的人群耽擱了片刻/誰想被擁擠的人群耽擱了片刻
擁有像李旭這樣好的前途的才俊/擁有像李旭這樣好前途的才俊
年輕青/年輕輕
李郎千里迢迢來我齊郡/李郎將千里迢迢來我齊郡
文彩/文采
拖欠朝廷的糧食的舉動/拖欠朝廷糧食的舉動
就就可能/就可能
提前的許多/提前了許多
滿足心願得好/滿足心願的好
當看在自己居然睡在火光中時/當看到自己居然睡在火光中時
致死未曾墜了/至死未曾墜了
就趁機爬上的城頭/就趁機爬上了城頭
秦皇和漢武都是動用的數萬人才到達到目標/秦皇和漢武都是動用了數萬人才到達目標
命中速移動的戰馬/命中疾速移動的戰馬
三角型/三角形
一致於廝/一致於斯
哆嗦那麼多作甚/囉嗦那麼多作甚
謝頭領還是把錢推回去吧,否則,豈不是空手/謝頭領還是把錢帶回去吧,否則,豈不是空手
甚和他的意思/甚合他的意思
我得膀子/我的膀子
暫切/暫且
真地和你一樣/真的和你一樣
看自己得座騎/看自己的座騎
五腹六臟/五臟六腑
願意在犧牲/願意再犧牲
因為,因為今天大夥都累了/因為今天大夥都累了
咱怎不能對北海郡的被俘弟兄視而不見/咱總不能對北海郡的被俘弟兄視而不見
舍魯郡/捨魯郡
剎一剎羅士信的驕氣/殺一殺羅士信的驕氣
不得不站起身,回應/不得不站起身回應
通過洗劫大戶人家的莊園的方式/通過洗劫大戶人家莊園的方式
暈得向先前一樣厲害/暈得像先前一樣厲害
單雄心/單雄信
光杆/光桿
熟悉傳統的具裝甲騎戰術的他們/熟悉傳統具裝甲騎戰術的他們
結拜身上的兄弟/結拜兄弟
跑也也跑不出多遠/跑也跑不出多遠
此種的天生媚骨的女子/此種天生媚骨的女子
年紀青青/年紀輕輕
剛才的淋雨的時間/剛才淋雨的時間
下午的風雨中的餘味/下午風雨中的餘味
便那張如花笑臉碰破了/便將那張如花笑臉碰破了
絕對個糊塗萬分的安排/絕對是個糊塗萬分的安排
招你相問/召你相問
一種久違了溫馨湧現/一種久違了的溫馨湧現
不虞之色/不豫之色
滿上/馬上
起初併入情願/起初並不情願
滿腔愚昧無處宣洩/滿腔怒氣無處宣洩
哪有沒機會於此/哪有機會於此
各各自/各自
跟馮慈明老將軍打得那三仗/跟馮慈明老將軍打的那三仗
征遼中走得全是水路/征遼中走的全是水路
實力保持得也最完整/實力保持的也最完整
上旬有逃來/上旬又逃來
長達數百的亂世/長達數百年的亂世
落落寡合/落落寡歡 ( 未改,原正確。落落寡合性情孤僻高傲,不易與人為伍。《三俠五義.第六九回》:「原來此人姓杜名雍,是個飽學儒流,一生性氣剛直,又是個落落寡合之人。」也作「落落難合」。 )
全身兒返/全身而返
二人說得是誰/二人說的是誰
手臂肘猶自往下沉/手臂猶自往下沉
上來的幾分興致/上來了幾分興致
鋒芒必現/鋒芒畢現
救助般/求助般
在隴西各地定居的數代的漢人/在隴西各地定居數代的漢人
任何一直精銳/任何一支精銳
只所以能咬牙/之所以能咬牙
謹尊/謹遵
功勞也只時常不升/功勞也時常不升
切恰好/恰恰好
堪察/勘察
忘君集教我/望君集教我
眼下帶得還是先前的那支郡兵/眼下帶的還是先前的那支郡兵
這支軍隊的將領中比姓侯的對塞上的地形更熟悉/這支軍隊的將領中無人比姓侯的對塞上地形更熟悉
都沒來得及沒發出/都沒來得及發出
一再像朝廷/一再向朝廷
請對主持公道/請求主持公道
犯了下了過錯/犯下了過錯
分步/分布
荒誕的不經的童謠/荒誕不經的童謠
威脅道自己/威脅到自己
站得上風/佔得上風
一旦張老將軍有過閃失/一旦張老將軍有個閃失
叉草叉子/草叉子
身邊的最親密的女人/身邊最親密的女人
除了在極個別時候性子差些/除了在個別時候性子差些
在二堂周邊了一個圈子/在二堂周邊圍了一個圈子

(敖先榮 2017/3/3)
鬼蜮/鬼域
聖上口逾/聖上口諭
雨花青/菊花青 (馬名)
裴子才/裴長才
石長才/石子河 (人名)
與石河一樣/與石子河一樣
縷遭盜匪/屢遭盜匪
出城取購買/出城去購買
馬蹬/馬鐙
瓦崗郡/瓦崗軍
博一博/搏一搏
自己得座騎/自己的座騎
天欲降大任於斯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古詞勿改)
卻不甚嘉/卻不甚佳
張須佗/張須陀
端了端了一壺/端了一壺
紅昏上臉/紅暈上臉
關係所不上近/關係說不上近
一幾菜餚/一几菜餚
酒酣耳熟/酒酣耳熱
以用拍案/以手拍案
放手一博/放手一搏
一直精銳/一支精銳
這些人只所以/這些人之所以
有瞭解凍/有了解凍
賊見兵卻/賊見兵怯

(鄧乃昌 2015/6/5)
大業九年年注定是/大業九年注定是
給大隋朝忠勇侯/給大隋朝忠勇伯
處理李郎為報師恩/處理李郎將為報師恩
將兒子留恩 在在身邊/將兒子留恩 在身邊
忠勇侯府/忠勇伯府
走得是和李旭北返時/走的是和李旭北返時
悠哉遊哉地混日子/優哉遊哉地混日子 (未改,原也正確。悠哉:悠閒自在的樣子。如:「他悠哉的在公園中閒逛,享受冬天溫暖的陽光。」)
一面是是繁華/一面是繁華
說得是一句奉承之言/說的是一句奉承之言
所有反映/所有反應
說得是一句玩笑/說的是一句玩笑
在充足和養分和溫暖天氣/在充足養分和溫暖天氣
哨子想起的地方/哨子響起的地方
應該再追上來/應該不再追上來
早有而聞/早有耳聞
徵守養兵費用/徵收養兵費用
於秦叔寶的方向/與秦叔寶的方向
風聲水起/風生水起
輪到該秦叔寶和李仲堅/該輪到秦叔寶和李仲堅
儘管防守去做/儘管放手去做
裴長才大人/裴操之大人
知根知柢/知根知底 (未改,原也正確。)
不通清理/不通情理
主意力/注意力
而是向掄鞭子一樣抽/而是像掄鞭子一樣抽
於李郎將相遇/與李郎將相遇
牧人的組成的/牧人組成的
半個之內無人救援/半個月之內無人救援
癱軟在了張須陀面前/癱軟了在張須陀面前 (改成癱軟在張須陀面前)
說得是事實/說的是事實
射到了十幾個/射倒了十幾個
畫者鬼臉的/畫著鬼臉的
想像得不一樣/想像的不一樣
幫你收拾行裝/幫他收拾行裝
北海城的出來的兵馬/北海城出來的兵馬
他是北海郡鮮于樂的女兒/她是北海郡鮮于樂的女兒
報仇血恨/報仇雪恨
將救求信/將求救信
文官的做得事情/文官做的事情
熬成粥在拌些野菜/熬成粥再拌些野菜
有得是短刀/有的是短刀
說得是事實/說的是事實
出乎眾人預料的是/出乎眾人意料的是 (未改,原也正確。)
黑刀得招數/黑刀的招數
張元備的身上的本事/張元備身上的本事
使得都是橫刀/使的都是橫刀
戰了絕對上風/佔了絕對上風
常禮揣度/常理揣度
站得是一位/站的是一位
佔到一處/戰到一處
輕傷都沒負/輕傷都沒有
拉回巡視/來回巡視
善於籌畫/善於籌劃
育麟/玉麟
大夥大夥都難堪/大夥都難堪
一直沒有忍住沒維護自己/一直忍住沒維護自己
在演練一次/再演練一次
從自己正從面前經過/從自己正面前經過
這樣得對手/這樣的對手
會主注意/會注意
他的演練的戰術/他演練的戰術
楊夫人在大隋兵馬/楊夫子在大隋兵馬
閉上的嘴巴/閉上了嘴巴
最震驚的認是/最震驚的是
板起臉臉/板起臉
吃多少次都學不到乖/吃多少次虧都學不到乖
保不准準會走到/保不准會走到 (改成保不準會走到)
瞭如執掌/瞭如指掌
苦其心智/苦其心志
品味得好/品味的好
陶闊脫思/陶闊脫絲
謠也太不高明/謠言也太不高明
那些現實/那些事實
家道歡迎/夾道歡迎
不於旭子一般見識/不與旭子一般見識
只能攔在心裡/只能爛在心裡 (改成只能擱在心裡)
證明的陛下的愛好/證明陛下的愛好
旭子和張須陀從二人太守府衙/旭子和張須陀二人從太守府衙
或著說/或者說
她再想什麼/她在想什麼
希望李旭向父親/希望李旭像父親
保住了他/抱住了他
父母回答應/父母會答應
你想做踏踏實實做/你想踏踏實實做
不打腔更麻煩/不搭腔更麻煩 因為大心腸歹毒/因為大夥心腸歹毒 明招還是暗招,贏了就是第一招/明招還是暗招,贏了就是一招 (未改,原正確。)
不束髮得好/不束髮的好
他們一個驕傲地/他們一個個驕傲地
朝傷口的灑鹽的壞蛋/朝傷口灑鹽的壞蛋
臉上帶得卻是/臉上帶的卻是
只會向牛羊一樣/只會像牛羊一樣
他不由他不與對方破臉/也不由他不與對方破臉
將自己的自己的行李/將自己的行李
從小學熟讀兵書的/從小熟讀兵書的
出乎李世民預料/出乎李世民意料
總是出乎預料/總是出乎意料 (未改,原也正確。)
目的是為瞭解決二公子的/目的是為了解決二公子的
他說得是/他說的是
也不像讓自己對自己失望/也不想讓自己對自己失望
你叫安排人煮一壺奶茶來/你安排人煮一壺奶茶來
不再向原來那樣/不再像原來那樣
勞累致死/勞累至死
首領的今天的心情/首領今天的心情
通曉中原中原文字/通曉中原文字
還是不要他知道得好/還是不要他知道的好
熏肉/燻肉
深深體味道末世來臨/深深體味到末世來臨
籌畫/籌劃
妳沒做錯什麼/你沒做錯什麼
算命打褂/算命打卦
而來張須陀大人/二來張須陀大人
納言蘇威和獨孤林二人/納言蘇威和獨孤學二人
最終又一天/最終有一天
老成穩住的/老成穩重的

(ED2015 2015/3/6)
曆城/歷城
瞿軍師/徐軍師
及笈/及笄
劉迦綸/劉迦論

(mPDB 2015/3/6)
吳育麟/吳玉麟
頭呢?。﹂獨/頭呢?﹂獨
陜西/陝西
我伺侯不到/我伺候不到
斬將奪旗/斬將騫旗
支援不住/支持不住
跟蹌/踉蹌
一批甲胄和兵/一批甲冑和兵
失去自已經營/失去自己經營
而降的的大雪/而降的大雪
不能幹涉外廷/不能干涉外廷
鍺黃披風/赭黃披風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