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酒徒《隋亂卷三:大風歌》 說明

2015/3/6 (600K) 2017/2/3
2015/3/6 (654K) 2017/2/3
2015/6/5 (1753K) 2017/2/3
2015/3/6 (398K) 2017/2/3
2015/3/6 (398K) 2017/2/3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鄧乃昌勘誤。感謝Gilbert勘誤70處、敖先榮勘誤28處。

《隋亂卷三:大風歌》提要

所據校正本頁底有本卷內容簡介如下:

遼河遼河水倒流,壯士一去不回頭。遼東一役後,民間流傳的這句歌謠,成了李旭揮之不去的夢魘。

當日他領著三百壯士馬踏連營,硬從死亡邊緣拉回三千多弟兄,大伙帶著回家的渴望轉戰千里,衝破重重阻攔,卻在離家咫尺處,眼見回家的大門轟然關閉,而身後卻是十幾萬高麗追兵……

怎奈隋煬帝心有不甘,竟再次備齊三十萬大軍,二度伐高麗。此時,禮部尚書楊玄感趁機而動,扣下黎陽城中百萬軍糧,起兵造反!

前方大軍就此面臨斷糧威脅,必須盡速派兵支援,否則恐遭全軍覆沒。然而去年東征時,有經驗的老將早已折損殆盡,大隋根本無可用之兵!

「朝中無人」的李旭因此而獲得了「臨危受命」的機會,率領一萬多名倉促成軍、訓練不足的雜牌軍出征……

※※※

又比對所據版本與網上版本,間有情節缺漏出入處,情節未盡連貫處,已據網上版本補入。

勘誤表
(敖先榮 2017/2/3)
喘不過起來/喘不過氣來
惟妙惟肖/維妙維肖
劉宏基/劉弘基
宇文鎧/宇文愷 (全文統一)
坐在上馬紮上/坐在馬札上
上谷另一側/山谷另一側
有多少揀多好/有多少揀多少
毒木閥/毒木筏
獻於闕下/獻於陛下
擎肘/掣肘
宇文士及的左臉猛地抽搐/宇文述的左臉猛地抽搐 (閱文即知)
幾年朕又派他/今年朕又派他
正武品/正五品
有著一日/有朝一日
領軍者領來說/領軍者來說
趙子銘何崔潛/趙子銘和崔潛
壓了各人仰馬翻/壓了個人仰馬翻
假設雲梯/架設雲梯
護鐺中/護襠中 (閱文即知)
兒朗廝混/兒郎廝混
盾檣/盾牆
疲憊低笑了笑/疲憊地笑了笑
博一博/搏一搏
宇文士及看看李旭的臉色/宇文述看看李旭的臉色 (閱文即知)
自己博來的/自己搏來的
老掌管/老掌櫃
老張櫃/老掌櫃
為自己博功名/為自己搏功名

(mPDB 2016/3/4)
居然轄然開朗/居然豁然開朗
夥的主意力/夥的注意力
那些卦像巫卜/那些卦象巫卜
附近的的風貌/附近的風貌
未來博殺/未來搏殺
順著栓在內側/順著拴在內側

(Gilbert 2016/3/4)
壘成/疊成 (未改。壘通「累」,文義較佳。)
楊夫子/楊老夫子
旅率/旅帥
冷嗖嗖/冷颼颼
吆喝,小傢伙伸手不錯/唷呵,小傢伙身手不錯
正式因為和武士彠一樣清楚/正是因為和武士彠一樣清楚
累塔/疊塔 (改成壘塔)
還不一樣白給/還不一樣白搭 (未改。給:送)
水旺旺/水汪汪
貫以一個老字/冠以一個老字
不甚失落了/不慎失落了
眼前這個年青的郎將的嘴巴/眼前這個年青郎將的嘴巴
殺人不扎眼睛/殺人不眨眼睛
拎著他的頸甲徑迅速後退/拎著他的頸甲迅速後退
氈塌/氈榻
手扶助大腿/手扶住大腿
此地已經深入的山谷有一段距離了/此地已經深入山谷有一段距離了
攙和/摻和
為了金錢和家園和戰鬥的部族勇士交替著圍上去/為了金錢和家園戰鬥的部族勇士交替著圍上去
故意像高句麗人透露/故意向高句麗人透露
稀裡糊塗/糊裡糊塗 (未改,原正確。)
上升的到了三十萬/上升到了三十萬
過者饑一頓/過著饑一頓
搶站前方那個斜坡/搶佔前方那個斜坡
搶戰前方那個斜坡/搶佔前方那個斜坡
從地上向起爬/從地上爬起
今天他只所以敢/今天他之所以敢
收斂傷號/收殮傷號
從始致終/從始至終
在戰爭的結束的時候/在戰爭結束的時候
口才肯定沒有宇文士及那麼犀利如果宇文士及一個人蔑視敵將/口才肯定沒有宇文士及那麼犀利,如果宇文士及一個人蔑視敵將
受了傷人難以置信地看著/受了傷的人難以置信地看著
這麼明顯得聲東擊西計謀/這麼明顯的聲東擊西計謀
僵持了瞬息之後/僵持了數息之後
這些無法無天的傢伙都通過行刺他這個監軍的方式來為郎將大人討還公道/這些無法無天的傢伙將通過行刺他這個監軍的方式來為郎將大人討還公道
像敵軍示威/向敵軍示威
弓著要/弓著腰
一個手臂扒上的城垛,卻沒來得及用力騰起身體的重甲步兵/一個手臂扒上了城垛,卻沒來得及用力騰起身體的重甲步兵
谷十石/穀十石
對武將和射藝和士兵的射藝/對武將的射藝和士兵的射藝
將盾牌韓世諤包圍/用盾牌將韓世諤包圍
用屍體趟出來的路線/用屍體堆出來的路線
後邊的湧上來的士卒/後邊湧上來的士卒
血向噴泉一樣/血像噴泉一樣
手持巨盾的鐵甲武士再次靠近的城牆/手持巨盾的鐵甲武士再次靠近了城牆
趕到失望/感到失望
魚梁梁道/魚梁道
修整了一夜/休整了一夜
強行突衝出了埋伏/強行衝出了埋伏
整個戰役就結果就已經擺到了桌面上/整個戰役結果就已經擺到了桌面上
總比在餓死、累死在出征途中/總比餓死、累死在出征途中
大夥還能軍中的陣亡名單上留下些痕跡/大夥還能在軍中的陣亡名單上留下些痕跡
忽略了的是李子雄的原來的身分/忽略了的是李子雄的原來身分
他收起了期待著長子宇文化及所帶的那支精兵能立下奇功/他期待著長子宇文化及所帶的那支精兵能立下奇功
強眼/搶眼
在矛從中/在矛叢中
洪流般從的羽箭從天而降/洪流般的羽箭從天而降
進快/盡快
臉上的關切的表情/臉上的關切表情
捅爛的戰馬的肚子/捅爛了戰馬的肚子
眾人的自豪的歡呼聲中/眾人自豪的歡呼聲中
不貫鐵甲/不冠鐵甲
差點險在敵軍/差點陷在敵軍
醉熏熏/醉醺醺
做了首席/坐了首席
從塌上/從榻上
別人向強加到我頭上/別人強加到我頭上
劈裡啪啦/劈哩啪啦

(鄧乃昌 2015/6/5)
向立下吐了兩口唾沫/向地下吐了兩口唾沫
拿得出手得聘禮/拿得出手的聘禮
打聽打挺/打聽打聽
可他找千里迢迢地/可他千里迢迢地
三日日不歇/三日不歇
就是說得我這種/就是說的我這種
拉行禮的馱馬/拉行李的馱馬
渡河前體曾經現在大軍身上/渡河前曾經現在大軍身上
可以得罪的起的/可以得罪得起的
笑顏逐開/笑逐顏開
沒個三、五不會釋放/沒個三、五天不會釋放
弟兄的留下名字的比例/弟兄留下名字的比例
錯得只是那些死去的人/錯的只是那些死去的人
心裡未免些遺憾/心裡未免有些遺憾
他的反展/他的發展
保舉他做得官太小/保舉他做的官太小
逃出手帕/掏出手帕
說得全是/說的全是
感激泣零/感激涕零
沒點兒背景人/沒點兒背景的人
卻被武士彠卻婉言謝絕/卻被武士彠婉言謝絕
走入劉弘基業的軍帳/走入劉弘基的軍帳
院中絮話/院中聚話 (未改,原正確。絮話:輕聲說語)
冰塊在一點點在融化/冰塊一點點在融化 李淵的將手中酒杯/李淵將手中酒杯 大戰神威/大顯神威 誰以不肯留在原地/誰都不肯留在原地 趴到地上旭子/趴到地上的旭子 只帶表著一個/只代表著一個 不外於此/不外如此 皇帝陛下在寬宏/皇帝陛下再寬宏 這樣有心機/這樣有機心 (未改,原也正確。)
出乎他預料/出乎他意料 (未改,原也正確。)
亂做成一鍋粥/亂成一鍋粥
免罪金牌/免死金牌
賜金牌免罪/賜金牌免死
連發三分聖旨/連發三份聖旨
舉一反二/舉一反三
而其他各路兵馬/與其他各路兵馬
打得是黎陽郡守/打的是黎陽郡守
擺出各牛角形/擺出個牛角形
依然敵軍造成了/依然給敵軍造成了
除了極個別跑得太遠的將士外/除了個別跑得太遠的將士外 (改成除了幾個跑得太遠的將士外)
統計上來得數字/統計上來的數字
替李密趕到惋惜/替李密感到惋惜
壯漢們壯漢們趾高氣揚地/壯漢們趾高氣揚地
待罪立功/帶罪立功
防守者的主意力/防守者的注意力
失去的將領的指揮/失去將領的指揮
恨不得殺跳下城去/恨不得跳下城去
生不入公門/生不入官門 (未改,原正確。公門:舊稱政府官署。文選˙韋曜˙博弈論:「故山甫勤於夙夜,而吳漢不離公門,豈有遊情哉!」)
難得叛軍的官兒/難道叛軍的官兒
被羽箭射中人/被羽箭射中的人
一個各身材高大/一個個身材高大
這是才是李密的血本/這才是李密的血本
手中拿得不是/手中拿的不是
所有他和所有親兵/他和所有親兵
你根們看不出來/你根本看不出來
被點到吳儼點到名字的/被吳儼點到名字的
別解受這種報答/別接受這種報答
眾人聽了完了/眾人聽完了
發笑了原因後/發笑的原因後
無所是從/無所措從 (改成無所適從)
身上表現表現出來的/身上表現出來的
一夜未睡所後的身軀/一夜未睡後的身軀
今天穿得只是一副大號/今天穿的只是一副大號
傷到宇文化及分豪/傷到宇文化及分毫
官軍將永遠挽回敗局的機會/官軍將永遠失去挽回敗局的機會
具他李子雄所知/據他李子雄所知
為什麼而造反/為什麼要造反
又向出柙老虎般/又像出柙老虎般
不會因個幾個人的勇敢/不會因幾個人的勇敢
那是他第一次他救了宇文士及/那是他第一次救了宇文士及
報打不平/抱打不平
邊說嘆氣/邊說邊嘆氣
當即立斷/當機立斷
掩飾也也掩飾不住/掩飾也掩飾不住
別人想像得都聰明/別人想像的都聰明
出乎他的預料/出乎他的意料 (未改,原也正確。)
不再軍營內/不在軍營內
令他他驚奇的是/令他驚奇的是
別人還真說出來/別人還真說不出來

(mPDB 2015/3/6)
情況大扃/情況大窘
﹁阿欠!﹂/﹁阿啾!﹂
舉步唯艱/舉步維艱
朝庭/朝廷
支援不住/支持不住
但自已一方/但自己一方
身上逡巡。/身上梭巡。
而來的的李旭/而來的李旭
木樁冷不妨刺入/木樁冷不防刺入
斬將奪旗/斬將騫旗
上下逡巡。/上下梭巡。
加以時日/假以時日
二人搭擋起來/二人搭檔起來
敵軍擰笑著向/敵軍獰笑著向
守軍促不及防。/守軍猝不及防。
想著博一個功名/想著搏一個功名
煙塵沖出來的戰/煙塵衝出來的戰
已經等不急了/已經等不及了
一陣突如起來的風/一陣突如其來的風
才摸清出了一/才摸清楚了一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