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酒徒《隋亂卷一:塞下曲》 說明

2015/2/6 (513K) 2016/12/2
2015/2/6 (563K) 2016/12/2
2015/6/5 (1519K) 2016/12/2
2015/2/6 (349K) 2016/12/2
2015/2/6 (349K) 2016/12/2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嘉明補第五章。感謝ED2015、鄧乃昌勘誤。感謝Gilbert勘誤51處、敖先榮勘誤34處、李奕璇勘誤38處。

作者簡介 (引自百度百科)

酒徒,原名蒙虎,男,1974生,身高180cm,內蒙赤峰人,東南大學畢業,中文線上旗下17K小說網的知名簽約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首屆網路文學聯賽導師。

酒徒曾在北京從事電力設備調試多年。常出差,足跡遍及大江南北,現移居澳大利亞墨爾本。對歷史、現實、未來,有一定思考和感悟。第一部作品為《秦》,寫於2000年,知者不多。其成名作是歷史架空長篇小說《明》,寫於2003。其第二本歷史架空長篇《指南錄》,寫於2006年,轉至17k文學網發佈。酒徒作品氣度恢宏、語言凝練、情節曲折,歷史架空小說凸現民主救國思想。2007年下半年創作歷史小說《家園》,稱為「隋唐三部曲」序曲,獲得四項網路文學大獎,簡體已經出版(出版名為《隋亂》),網路連載也告結束。「隋唐三部曲」第二部,《開國功賊》,從碼頭苦力到反賊頭目乃至治亂能臣、愛民好官的過程,延續了前作的風格。網路連載完本同時簡體已經出版熱賣。「隋唐三部曲」第三部《盛唐煙雲》,以盛唐時期為背景,安史之亂為主線,圍繞著一個紈袴子弟的成長過程,展開了全新的劇情描寫。

從2000年開始,酒徒寫作第一部作品《秦》,後因創作出歷史架空長篇小說《明》,一舉成名,紅透網路文學世界,被譽為「架空歷史小說的開山鼻祖」。此後酒徒一發不可收拾,又接連創作了《指南錄》、《隋亂》、《開國功賊》、《盛唐煙雲》(合稱「隋唐三部曲」)等深受好評的歷史小說,進一步奠定了他在架空歷史小說領域無可替代的重要地位。最新推出的歷史傳奇新書《烽煙盡處》,首次涉足民國故事和抗日戰爭,堪稱17K小說網2012年度又一神作。其中《隋亂》在17K小說網擁有千萬讀者,繁體中文版曾創下臺灣金石堂、誠品、博客來三大連鎖書店暢銷排行榜三榜齊上的傲人銷售紀錄,並已簽約影視公司,即將搬上螢屏。而《隋亂》的泰文版則成為中國第一部被翻譯成外文出版的網路小說。

筆名來歷

酒徒語云:「好飲但不善飲,常飲常醉,所以為酒徒。此外,喜歡信口胡說,怕惹事,自己權當醉話」

《隋亂》提要

據二零零九年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版本校對。

該版本遇有用典或專有名詞時另有注腳說明。現在校對時一併注於該詞句之下,方便製作及閱讀。

《隋亂》一書內容簡介如下: (引自博客來)

大隋將亂,群雄並起,這是一個災難,也是一個天賜良機。

像李旭這樣一個平凡的農家子弟,若非身逢亂世,也沒有機會多遇轉折,歷練成扭轉大時代的不世豪傑。

14歲離家前,李旭生平最大的志向,不過是當個縣官,讓父母過幾天不受欺負的安穩日子。怎知一踏出家門,等待他的,竟是天崩地裂的成長之路,要不就懦弱倒下,要不,就挺直背脊迎戰命運。

原本淳厚懵懂的李旭,憑著耿直勤懇的性格,歷經數度奇遇,一路快速成長,和大唐開國功臣徐世績一起縱橫塞外、初犢小試;為大漠女兒射鵰、贈狼;捲入世家大族與權臣之爭,在爾虞我詐中浮沉;與李世民並肩作戰,出奇計大破突厥四十萬雄軍;和受業恩師官賊兩立、為同族表兄出賣;和李婉兒、李萁兒、石嵐情場糾葛;和秦叔寶、程咬金結成莫逆之交,指揮千軍萬馬亦從容不迫……終成唐代最受稱頌的經典俠義傳奇──虯髯客。

酒徒以歷史上謎樣的缺口,寫就了一部飽含人間曲折際遇、讓人不忍釋卷的歷史巨構!

勘誤表
(李奕璇 2016/12/2)
「奶」酪/乳酪 (未改。)
被包了湖水/被包在湖水
門前邊一看夕陽/門前一邊看夕陽
養活不起勤快夥計/養不起勤快夥計 (未改。)
朝不保弘/朝不保夕
終於看到兒子終於進了門/看到兒子終於進了門
一塊吃口兒/一塊吃口 (未改。)
基本問津/基本上問津
哪多廢話/哪那麼多的廢話 (未改。)
和氣父親/和氣的父親
繽紛的/像繽紛的
年青/年輕
想在續/想再續
妗妗/小妗 (未改。)
拼命/拚命 (未改。)
興沖沖地奔莊外大青山而去。/興沖沖地奔往莊外大青山而去。 (未改。)
漢汝陰侯墓且出土錯金銀的銅弓耳/漢汝陰侯墓出土錯金銀的銅弓耳便是以銅製成 (改成漢汝陰侯墓出土錯金銀的弓耳便是以銅製成)
你生何必生這麼大的氣/你何必生這麼大的氣
拼了命/拚了命 (未改。)
雙眼睜開後即不肯在躺在李旭/雙眼睜開沒多久即不肯再躺在李旭
有人過了幫腔/有人過來幫腔
幾位兄弟把幫這兩位小哥/幾位兄弟幫這兩位小哥
又怕讓惹火了莊客/又怕惹火了莊客
再順販賣些馬匹/再順路販賣些馬匹
才明白過了青樓/才明白過來青樓
與李旭相跟著回了劉老莊/與李旭回了劉老莊 (未改。)
鬍子把你們/胡人把你們
火拼/火拚 (未改。)
記述得生動/記述的生動 (未改。)
基上涉及了/基本涉及了 (改成基本上涉及了)
奚部以脾氣平和/奚部人的脾氣平和 (改成奚人脾氣平和)
參見《新唐書》,部落 / 參見《新唐書》)部落
人們的虛假的笑容/人們虛假的笑容
不會在一次被/不會再一次被
曾有隋末大國/曾為隋末大國
實在疲憊得無力騎馬老商販/實在疲憊無力騎馬的老商販
複雜地東西/複雜的東西
繡得卻全是/繡的卻全是
立刻明白的其中關鍵/立刻明白了其中關鍵 (改成立刻明白其中的關鍵)
頷首向族長領致謝/頷首向族長致謝
手裡著稠乎乎/手裡稠乎乎
相異身體/相異的身體
放了他一馬那名/放了他一馬的那名
長生天給賜予/長生天賜予
一直在呆到了現在/一直待到了現在
積累的乾草數量近草場/積累的乾草數量與鄰近草場
太多了辭彙/太多辭彙 (改成太多的辭彙)
在他的記憶中難以磨滅/在他的記憶中留下難以磨滅
不用更加不敢抬頭/更加不敢抬頭

(敖先榮 2016/11/4)
離其部落五百外/離其部落五百里外
張旭/李旭
箭步沖上前/箭步衝上前
吐了口吐沫/吐了口唾沫
你何野狼去拼命/你和野狼去拼命
撲將過了/撲將過來
眼花耳熟/眼花耳熱 (喝酒後)
茂功兄/懋功兄
是羅校尉熱情/是步校尉熱情 (閱文即知)
天欲降大任於斯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古詞勿改)
勞其身形/勞其筋骨 (古詞)
甩蹬離鞍/甩鐙離鞍
少女得笑聲/少女的笑聲
孫聞聽此言/孫九聞聽此言
蠶土的絲/蠶吐的絲
全大發走/全打發走
陶可脫絲/陶闊脫絲
磁瓶/瓷瓶
磁碗/瓷碗
磁盞/瓷盞
自慚形悔/自慚形穢
青磁/青瓷
二馬錯蹬/二馬錯鐙
馬蹬/馬鐙
閉上的嘴巴/閉上了嘴巴
霫族人絕望的哀嚎聲/奚族人絕望的哀嚎聲 (閱文即知)
額跌泰/萼跌泰
俘虜抓了五,六名/俘虜抓了五,六千名 (閱文即知)
跳下馬了背/跳下了馬背
將頭嘆出了水面/將頭探出了水面
執史拔/執失拔
習慣不忽視他/習慣了忽視他 (閱文即知)
我姓徐名績/我姓徐名世勣 (依據卷四及其它隋傳作者所述皆徐世勣)
徐世績/徐世勣 (依據卷四及其它隋傳作者所述皆徐世勣)

(Gilbert 2016/3/4)
輕閒/清閒 (未改,原正確。輕閒:輕鬆閒適。如:「日子過得十分輕閒。」)
楊老夫微笑/楊老夫子微笑
野性實足/野性十足 (未改,原也正確。)
倉卒/倉猝 (未改,原也正確。倉卒:急促匆忙的樣子。《文選.李陵.答蘇武書》:「前書倉卒,未盡所懷。」《三國演義.第八五回》:「亮感備知遇之恩,必傾心竭力,扶持嗣主,陛下不可倉卒伐之。」或作「倉猝」、「蒼卒」。)
久座/久坐
不肯立刻他的脖頸/不肯離開他的脖頸
一路上除了孫九外罵李旭罵得最少李結巴拉著他的馬韁繩/一路上除了孫九外罵李旭罵得最少的李結巴,拉著他的馬韁繩
早以從/早已從
執失拔部/執失部
一遍喝酒/一邊喝酒
陶闊脫絲娥茹/陶闊脫絲和娥茹
女人的縫製的衣服/女人縫製的衣服
肯能/可能
前方的亂做一團的功夫/前方亂做一團的功夫
搬不倒/扳不倒 (未改,原也正確。)
沒在把自己的手/沒再把自己的手
山孿/山巒
李旭眼當日/徐大眼當日
祖狄/祖逖
伸出手裡/伸出手指
氈塌/氈榻
向是在/像是在
無一處令人心曠神怡/無一處不令人心曠神怡 (觀上下文義可知)
淅淅瀝瀝淋地濕了/淅淅瀝瀝地淋濕了
稀裡糊塗喝了一場酒/唏哩呼嚕喝了一場酒 (未改,原正確。)
轄然/豁然
致死不能相信/至死不能相信
稀裡糊塗地丟了性命/糊裡糊塗地丟了性命 (未改,原正確。)
神俊/神駿
陪了黑鵰/賠了黑鵰
哥哥的內心的尷尬/哥哥內心的尷尬
熏眩/暈眩 (未改,原正確。)

(Gilbert 2016/2/5)
上致部族首領,下致剛剛學會/上至部族首領,下至剛剛學會
五株錢/五銖錢
楊老夫門下/楊老夫子門下
明個/明兒個
還給要我讀給/還要我讀給
楊老夫在李旭/楊老夫子在李旭
楊夫子/楊老夫子
自有他的有道理/自有他的道理
劉夫子/劉老夫子
徐大眼睛/徐大眼
徐大眼角/徐大眼
圖了彩/塗了彩
始皇帝王統一天下/始皇帝統一天下
衝上去狠狠跟揍他們/衝上去狠狠揍他們
怕得不是/怕的不是
大將軍楊/楊大將軍
身重多箭/身中多箭
值滿月十分/值滿月時分
二人都出過塞/二人都沒出過塞 (觀上下文應是沒出過)
絆到了跟爛木頭/絆到了根爛木頭
趕了過了/趕了過來
旅率/旅帥
武藝在高/武藝再高
在此稍後/在此稍候
手臂合赤裸的/手臂和赤裸的

(鄧乃昌 2015/6/5)
眾所周之/眾所周知
有間客店/有間客棧
不敢在頂撞/不敢再頂撞
「有間」客棧/「有間客棧」
天時』地利』人和/天時、地利、人和
醉倒在了座位上/醉倒了在座位上 (改成醉倒在座位上)
敵人那邊將來什麼來頭/敵人那邊將領什麼來頭
報打不平/抱打不平
李旭領悟道/李旭領悟到
半夜得寒氣/半夜的寒氣
才跑出一裡多路/才跑出一里多路
他是故意給賣弄給眾人看的/他是故意賣弄給眾人看的
而向王麻子、杜疤痢之流/而王麻子、杜疤痢之流
絕不會將讓刀箭染上善良人的血/絕不會讓刀箭染上善良人的血
直把把徐大眼,李旭二人/直把徐大眼,李旭二人
替祖師報打不平/替祖師抱打不平
熟絡/熟落 (未改,原也正確。熟絡:熟悉。如:「等大家都熟絡了,氣氛就會比較融洽。」)
但其中可稱為彼此稱為師父弟子的/但其中可彼此稱為師父弟子的
而李旭雖然外表上雖然沒有徐大眼看上去/而李旭外表上雖然沒有徐大眼看上去
勁頭卻狠霸道/勁頭卻很霸道
反覆吟嘆了熟遍/反覆吟嘆了數遍
留在席前為繼續為長老斟酒/留在席前繼續為長老斟酒
他坐在他另一側的孫九/坐在他另一側的孫九
生了兒子,稱為弄瓦/生了女兒,稱為弄瓦
沒有回答蘇啜杜爾/沒有回答蘇啜西爾
改變了注意/改變了主意
事態的反展/事態的發展
不會讓敵人人能舉著刀/不會讓敵人能舉著刀
越喝關係說熟絡/越喝關係越熟絡
令人李旭驚詫的是/令李旭驚詫的是
腿在生你自己身上/腿生在你自己身上
蘇啜杜爾/蘇啜西爾 (未改。蘇啜杜爾,突厥名字,意思即為蘇啜部的健兒。)
可蘇啜部的羊肉也不是都白送/可蘇啜部的羊肉也都不是白送
難得蘇啜部要打仗麼?/難道蘇啜部要打仗麼?
不會給永遠給他們帶來好運/不會永遠給他們帶來好運
不是西爾立排眾意/不是西爾力排眾意
長生天借兩個少年給賜給咱們的機會/長生天借兩個少年賜給咱們的機會
從蘇啜杜爾眼中/從蘇啜西爾眼中
陶闊脫思/陶闊脫絲
阿絲藍在疾馳/阿思藍在疾馳
為父親掃平的反對者的縝密心思/為父親掃平反對者的縝密心思
雖千萬人,我往矣/雖千萬人,吾往矣
他們說後天明天中午之前/他們說明天中午之前
他看見了一雙雙不甘心得眼神/他看見了一雙雙不甘心的眼神
才又一絲不苟地掛回遠處/才又一絲不苟地掛回原處
族各部的少女/各部族的少女
女人在問你的氈包哪裡/女人在問你的氈包在哪裡
額闊脫絲/陶闊脫絲
伸手過了抓住了/伸手過去抓住了
又期盼著在著春天的曠野間/又期盼著在春天的曠野間
抬起來頭來/抬起頭來
他得話中/他的話中
幽然神往/悠然神往
一定回跳起來/一定會跳起來
沒人看得上得駑馬/沒人看得上的駑馬
投射了過了/投射了過來
買統郡守大人/買通郡守大人
小老二知道/小老兒知道
說話得腔調/說話的腔調
出不起錢場/出不起錢財
陶闊托思/陶闊脫絲
執子之手,與子同老/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固定的收貨方/固定的收貨地方
黏在了他得身體上/黏在了他的身體上
是你家養的雕兒有怎麼樣?/是你家養的鵰兒又怎麼樣?
萬萬沒想道到在這偏僻之地/萬萬沒想到在這偏僻之地
有人大聲嚷嚷了一句/有人大聲嚷了一句
狂奔而致/狂奔而至
手持放彎刀和套馬索/手持著彎刀和套馬索
鐵青者臉/鐵青著臉
如同被同一隻無形的手臂/如同被一隻無形的手臂
把韁繩交道阿思藍手裡/把韁繩交到阿思藍手裡
西爾族長得弟弟附離/西爾族長的弟弟附離
聯姻的分上/聯姻的份上
叔叔說得是事實/叔叔說的是事實
不會在留在此地/不會再留在此地
狼對自己的種群愛護有加/狼對自己的族群愛護有加
他回找到/他會找到

(ED2015 2015/4/3)
三天后/三天後

(mPDB 2015/2/6)
遇的幾率減小/遇的機率減小
寥寥無己/寥寥無幾
詞都一摸一樣/詞都一模一樣
乍舌不止/咋舌不止
去蕪存精/去蕪存菁
無法分辯他的/無法分辨他的
子也自已多努/子也自己多努
貌和神離/貌合神離
苦笑不得/哭笑不得
眷養之物/豢養之物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