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獨孤紅《關山月》 說明

2014/6/6 (1610K)
2014/6/6 (1519K)
2014/6/6 (613K)
2014/6/6 (818K)
2014/6/6 (818K)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

獨孤紅《關山月》提要

據二零零二年臺灣上硯初版校正。

本書為《無玷玉龍》後傳,又是《丹心錄》的前傳。主角關山月義父關將軍為明末袁大將軍(崇煥)麾下將領,鎮守遼東。袁大將軍遭讒害,手下大將四散。諸將雖然流散各處,但仍為反清復明貢獻一己之力,而滿虜與一些棄宗忘祖,賣身投靠之徒,也思趕盡殺絕、斬草除根,派出大批鷹犬大搜天下。

關將軍年老多病,隱居於遼東的千山。天大寒,關將軍遂命關山月到山上撿拾柴枝取暖。關山月不放心,央請青梅竹馬的鄰居虎妞暫為照顧義父。孰知下山回到家中時,義父已遭清廷鷹犬殺害,人頭不翼而飛,而虎妞亦不知所終。關山月哀痛逾恆昏倒,醒來後已身處南海。原來關山月為關大將軍另一舊日袍澤「苦和尚」所救,「苦和尚」收關山月為徒。「無玷玉龍」郭懷則是關山月的師兄。

關山月學成後離開南海到中原後,尋覓當日殺害義父的殘兇。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多名兇手都是關山月在無意行俠仗義中遇上,得以快意恩仇。

清廷鷹犬有心滅門,永絕後患。關山月不至被斬草除根,原來是虎妞哄騙那些清廷鷹犬,她是關大將軍的唯一女兒,是以關山月當日下山時,眾殺手均已離去。

尋尋覓覓,查得未落網的是清廷「神力侯府」的老侯爺和他的侍衛。老侯爺當年奉命聯絡各藩邸的高手,追殺關大將軍。

關山月躡蹤而至蒙古,當要準備下手時,不料失蹤十年,多番追索的虎妞,竟然是老侯爺的乾女兒,正是「恩義兩難全」……

三書雖屬前後傳,惟本書只略點「無玷玉龍」郭懷,篇幅不多。

本書與《丹心錄》同寫關山月,情節又略有矛盾舛誤,前後不一;本書指關山月為袁大將軍(崇煥)麾下將領的義子,而《丹心錄》卻寫關山月年約廿至卅歲,從小行俠仗義,為報效國家,投身於軍旅之中,奔馳沙場,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後來成為大將軍袁崇煥麾下一員上將。(除非義父子兩人同名同姓)至於本書的年代舛誤之處,已於《丹心錄》提要中表過,不贅。

※※※

又該版本書後有內容簡介如下:

第一部《南海孤島》:

相依為命的關氏父子落腳於「遼東」的「千山」,靠莊稼為生,只是父親七十多歲,兒子才十五、六,未免令人起疑!

風雪天,上山打柴的小月回到家時,發現臥病在床的老父那白髮蒼蒼的頭顱赫然不見!受託代為照顧老父的鄰家女孩——虎妞亦已失蹤;心膽俱裂之下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老和尚娓娓道出關大爺及前朝的淵源,原來他竟是……,關山月決定定下心來,在這四周峭壁百丈、猿猱難攀、飛鳥難渡的南海孤島上潛心向學;老和尚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數年下來,終有所成……不料甫一出山,即遇上海盜船……

※※※

第二部《百年雙奇》:

「南霸天」羅強甘鳳英夫婦在保出關山月之後,為何對他態度前後判若兩人?原來甘鳳英已識破「總捕頭」遭刺一事,唯恐關山月與海威幫影響了羅家與官府的良好關係;然而其愛女羅碧珠的一縷芳心卻早已……

城外林中官道,北上必經之路,海威幫主郭懷已等候多時。被「海皇帝」與「哭和尚」譽為「百年雙奇」的郭懷與關山月初逢,雙方一番較量……

當今朝廷紅人——內閣學士張廷玉為何持有「海皇帝」當年信物?他奉當朝皇帝密旨求見郭懷,要郭懷上京城長住,開出的優厚條件竟是……

※※※

第三部《客棧風雲》:

關山月赴京途經南昌,慕「滕王閣」——秋水共長天一色之名,登閣賞景,正為壯闊的景色所吸引時,卻為突來的四男四女八人所擾……出手教訓之際……

偌大的「興隆客棧」今晚竟然只住了兩個人。前來尋仇的十幾個兇神惡煞還真沒把關山月看在眼裡,準備先對另一間房的女客出手……關山月這才知道,這名女子居然是當日南海海濱……

「南昌王」既非朝廷所封,「南昌王府」當然不是官家府邸;這主人到底是甚麼來頭?何以有如此排場?……聲名狼藉的「一狐三狼」以夫人及舅爺之名潛伏在南昌王府如此之久,目的是甚麼?主人與當年的「三藩」又是甚麼關係?

※※※

第四部《抽絲剝繭》:

「南昌王」王伯華,藉官府巡捕之勢,硬誣關山月不僅是打家劫舍的強梁,而且還是「當誅九族」的叛逆!待關山月揭發其身分時,他卻趁機灑出漫天淬毒暗器,欲將在場之人滅口……

「鄱陽湖」上的水上人家「姜家」與關山月素昧平生,何以姜明對他似有深仇大恨,欲置其於死地?而姜明之妹——姜芸姑,為何在夜深人靜之時對關山月表明以身相許之意,其父姜四海也不攔阻……

「鄱陽湖令」勤政愛民,深得地方百姓擁戴,其子「孝廉」行事亦頗獲好評。縣令之子失蹤,究竟是離家出走抑或為人所擄?現場留下的「百里香」與神秘的「小孤山」有何關連?關山月如何逐一抽絲剝繭……

※※※

第五部《天網恢恢》:

「孤山仙境,凡人莫入;膽敢擅入,必遭天譴」。關山月隻身獨上「小孤山」,輕描淡寫之間就破了小孤山賴以防衛、立寨以來尚無人能闖的劍陣,逼使小孤山主人終於現身。

「九江城」的「黑白雙煞」突然駕臨「小孤山」,所為何事?以重金委託「小孤山」綁架「董公子」的幕後主使呼之欲出!小孤山主——華綺雲,為何收了重金還不願將人交出?難道……

眾人以為關山月已辭行北上,他卻悄悄到了「九江」。九江城內風起雲湧,隱隱之中,與他的身世似也有所牽連;他能查明真相嗎?他能全身而退嗎?

※※※

第六部《水中異人》:

高梅之弟高垣為江南水域中,水性第一之奇人,在水中宛如人魚一般,卻被當地漁夫以漁網捕獲,從此音訊全無……

北丏幫揚州分舵與此事有何關連?為何又牽扯上揚州第一鹽商——白家?關山月為助高家尋回失蹤的兒子,於周旋期間身分即將暴露……

繼官府都不敢過問的「漕幫」出面攔截後,連「漕運總衙門」的「總捕」也出動了!關山月要如何擺脫糾纏?

※※※

第七部《鄱陽故人》:

總捕頭正與關山月、高家三口對峙,一觸即發的緊要關頭,「漕運總督府」石護衛親攜制軍大人手諭而至,總捕頭只得訕訕退兵……

關山月安頓好高家三口,回頭欲尋石護衛口中的「鄱陽故人」,途經「駱馬湖水寨」時,卻見水寨已被官軍包圍……原來新結交的李佩竟然劫了「八府巡案」……關山月可有兩全之策?

總捕頭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何連制軍大人對他都忌憚三分?他在漕幫安排的臥底到底是誰?竟連「領船」宮和都不知,關山月如何逼出他的原形?

※※※

第八部《懲兇除惡》:

原在「臥龍寺」帶髮修行的「大鬍子居士」不知為何不告而別,只知他是在一名中年女子造訪之後就離寺他去……

「開元寺」前賣藝的女子果真就是當日造訪「臥龍寺」的同一人?她與「大鬍子居士」竟是昔年雙雙任職於「神力侯府」的侍衛,且為人人稱羨的情侶……何以今日雙雙流落江湖?

「留侯祠」內並沒有關山月與中年女子要找的人,只有道士挾持著「留村」村長。究竟這群道士是何方神聖,所要為何?關山月是否不願節外生枝,束手不管?

※※※

第九部《眾仇之首》:

挾持「留村」全村村民、藉以要脅村長的道士,共有七個人,號稱「全真七子」,為的是傳說中的「留侯」所傳的《子房寶典》;只不過,他們遇上了關山月。

《子房寶典》確有其書嗎?是真的「煉氣兼練劍」的「留侯」不傳之秘?否則為何天下群雄聞風而至,連素負俠名的「怪俠歐陽德」也起了覬覦之心……

「留侯廟」後山,孤墳上的木製墓碑雖已泛白,但仍看得清楚拳大的「霍居士之墓」五個字;所埋的是否就是關山月與孫美英要找的人?一個為仇,一個為情;若是其人,此時情仇皆已了。然而廟側「授書樓」突然現身的怪人,卻又引發……

※※※

第十部《關外風雲》:

之前所有跟關家血案有關的人,都是讓關山月碰上的,也都難逃關山月之手;而這「留侯廟」中、枯瘦長髮灰衣人「霍居士」,卻是關山月費盡心力、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此時何以下不了手……

終於得知「虎妞」的行蹤了!關山月單騎北行,直往塞外,不料剛出北京即被盯上,在「古北口」就被人攔下了;原因居然是胯下「南海王郭懷」所贈的蒙古馬,讓人誤以為他是官裡人……

歷年夏季,「虜王」出禁宮、離京城,前往承德避暑、熱河「打圍」,這回居然取消了!何以陣仗仍在?「大刀會」是素負俠名的「匡復」組織,半途埋伏欲一舉擊殺「虜王」,幸為關山月所阻,未落入「玉貝勒」所設之局,免於大禍;「大刀會」的內奸居然是……

※※※

第十一部《密宗之毒》:

出賣「大刀會」的人,竟然是老會主的徒弟宇文俊,現任會主司徒蘭的師兄。關山月逼得他現出原形,不料司徒蘭卻為他所挾持,眾人投鼠忌器,眼看這奸徒狡計即將得逞……

到承德販馬的蒙古老人,怎麼會得罪「熱河四狼」這樣的江湖黑道?關山月救了身中淬毒暗器、行將不保的他,到底又惹來了甚麼麻煩?

老喇嘛使出「密宗」絕學「無上氣旋」及「心劍」,卻接連為關山月輕易化解,憤而自絕。「庫倫」活佛豈能輕易善罷甘休?關山月往「科爾沁旗」尋虎妞之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第十二部《人事已非》:

人未到,箭先到!射出雕翎箭、止住兩個喇嘛襲向關山月之勢的,是一個器宇軒昂、威勇懾人的蒙古壯漢。喇嘛一見箭桿上的印記立時臉色大變,不再說話,拉轉駱駝走了。

呼格倫王爺知道關山月的來意嗎?既然知道了,就隨時可能化友為敵,還如此周到、熱誠,可見呼王除了有一身馬上馬下、萬人難敵的武功之外,威武豪邁、仁義蓋天,還有讓人感動的為人,才是他受舉世尊崇、敬重的原因。

關山月再見著虎妞;這相見,恍若隔世。十年離別,生死不知,歷經這麼久的找尋,好不容易找到了,虎妞卻不跟他走,究竟是為了……

勘誤表:
(mPDB 2014/6/6)
困為/因為
心無旁鶩/心無旁騖
真能今風雲/真能令風雲
跟看又要/眼看又要
火做鈑/火做飯
誰能冶令嬡/誰能治令嬡
救冶小女/救治小女
厲芒閃鑠/厲芒閃爍
淩厲/凌厲
令天趁這/今天趁這
別的原困/別的原因
兵刀/兵刃
創業唯艱/創業維艱
雖然己經聽出/雖然已經聽出
突然問顯得/突然間顯得
一變。。/一變。
狡滑奸詐/狡猾奸詐
上早巳垂下/上早已垂下
的。﹂﹂/的。﹂
?。﹂/?﹂
加何遭到/如何遭到
是麼。。﹂/是麼。﹂
這問堂屋/這間堂屋
諸事巳了/諸事已了
水性。。﹂/水性。﹂
江湖下久/江湖不久
這問書房/這間書房
繃臉槌胸/繃臉捶胸
寺﹄下久,這/寺﹄不久,這
栽種下久的一/栽種不久的一
他己經沒/他已經沒
心知要槽/心知要糟
一向獨來獨住/一向獨來獨往
眼間巳到近/眼間已到近
一時問,廳/一時間,廳
位大胡子那兒/位大鬍子那兒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