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司馬紫煙/臥龍生/獨孤紅/諸葛青雲《龍虎風雲》 說明

2013/8/16 (315K) 2013/8/30
2013/8/16 (301K) 2013/8/30
2013/8/16 (300K) 2013/8/30
2013/8/16 (207K) 2013/8/30
2013/8/16 (207K) 2013/8/30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敖先榮勘誤。

司馬紫煙/臥龍生/獨孤紅/諸葛青雲《龍虎風雲》提要

本書於一九八零年出版,由倪匡作序,於臺灣「時代周刊」連載,由司馬紫煙、臥龍生、獨孤紅、諸葛青雲諸人聯合執筆,採用接龍方式寫作,本事見下倪匡序。

※※※

雲振天與妻子凌翠仙及二女兒雲施施、三女兒雲素素及門下二十名絕色女弟子,以雜耍班子「翠雲班」為幌子,一過二十年,明裏巡迴表演,賺取十多二十萬銀子,暗裏則到處連絡及周濟各地反清復明的義軍,以便擴展勢力。

但這次巡迴表演,在連雲開始,一位叫方豪的小伙子卻鍥而不捨,以迷戀雲二小姐表演為名,一直追隨「翠雲班」流徙各地,甚至不惜一切,委身進入「翠雲班」打雜工。

雲振天覺得方豪事有可疑,另有目的,意圖打聽義軍虛實。其實「翠雲班」內早滲入了清廷的內奸明月,她是九格格手下「十二玫瑰」之一的紫茵。在蘇州表演時,雲施施與當地聯絡人戴玉麟會面時便遭出賣,被清廷鷹犬躡蹤而至。

雲施施不惜一切掩護戴玉麟逃走,以免當地分會遭一網成擒,但卻雙拳難敵四手,即將束手就擒,方豪卻從天而降,救了雲施施。

方豪是連雲方家的少爺,方家財雄勢大,和官府也有良好的關係。

原來這是計中計,救了雲施施的方豪,竟然是清廷中的大內侍衛統領「神勇威武玉貝勒」玉琪所冒名頂替。

戴玉麟事發後,蘇州府衙派出捕快,暗裏拘捕了雲振天及僕從焦大,又監視「翠雲班」餘下各人。

清廷要連根拔起反清復明的義軍,不惜出動了宮中玉貝勒、九格格及血冠羽士三股勢力,三方面互相抗衡制約,到蘇州進行秘密活動。

玉貝勒為欲擒先縱,放長線釣大魚,暗中到蘇州府衙著清廷爪牙釋放雲氏主僕,以便沿藤摸瓜,連根鏟除反清勢力。

雲施施與方豪獨處時,感覺竟然不一,有時熱情,有時冷淡,不知適從;雲家班對方豪的身分實在難以測定,他忽而慷慨激昂,脫他們於困境;忽而又鬼鬼祟祟,意圖刺探他們的秘密。

謎底終於解開了——

連雲方家的方豪與「神勇威武玉貝勒」僧格林沁‧玉琪原來是同母異父的兄弟;方豪的父親有次遊歷京師,認識了一位貴婦,兩情纏綿後,才知道她是京師第一好漢神力貝勒的福晉。神力貝勒得悉愛妻與人有染,大為生氣,不過他倒是很有氣魄,親自去找那江湖人決鬥。兩人交手後,竟是功力悉敵,惺惺相惜,在那位夫人苦苦相求之下,罷手息鬥,結為兄弟。後來福晉有孕,一胎雙生,產下了兩個男孩,於是方家與僧格林沁家各領兩個。大的被方家帶走,同胞弟弟就姓了僧格林沁,繼承了爵位,成了神勇威武玉貝勒。

方氏與僧格林沁認為兩兄弟不宜時常相見,遂在蘆溝橋頭,對月立誓,限定兄弟一生,最多再見三次,否則,其中之一必遭奇禍。

方家原本是義師的中堅,後來忽然退出,是因為方家受了僧格林沁不少照顧,那時有不少前明世家受到了誅戮,方家卻能身免。

方家得知清廷深悉雲家班的秘密後,立刻叫方豪相機解圍,沒想到玉琪竟是主事者之一,兄弟鬩牆,看來是不免的。

為保存義師實力,及拯救被捕的戴玉麟。方豪冒充玉琪,混入府衙,與九格格等人周旋。在嚴密的防衛下,方豪未能得手,只有暗殺戴玉麟,免其受苛刑迫供之苦。就在功成離去之際,真的玉琪卻出現,方豪束手成擒。

玉琪竟然放過方豪,約定第三次在蘆溝橋頭決鬥,但暗中卻使詐下毒,不念手足之情,幸方豪洞識其計。

雲施施終於到京師下嫁玉琪,她雖鍾情於玉琪,但也要視乎情況,通風報訊予義師。

各地義軍首領,相約在思宗皇帝殉難之日,齊集煤山之前,設壇恭祭,嗣後舉行重要會議。方豪竟然是統領天下反清復明勢力的共主「日月令主」,當然要到京師主持煤山大祭,與玉琪決鬥,是因利乘便而已。

決鬥之夜已屆,方豪到了蘆溝橋頭,長橋望明月,明月漸西沉,遲遲鐘鼓,耿耿星河,業已天光欲曙。玉貝勒卻人跡未見……

※※※

《龍虎風雲》序——倪匡《名家武林小說接力賽》

諸葛青雲、臥龍生、司馬紫煙、獨孤紅,這四位都是各有風格武俠名家,各據一方的盟主,忽然聚在一起,難道武林之中會有什麼大事?只因這番有分教,且看!

猛然,四座山就穩落在眾人面前,一抬眼,四座山居然動了。

原來是四名大漢。

不知道是那一條道上的漢子,日正當中都縱馬前來了,一路上行人皆探出頭來,在馬蹄飛揚的塵沙中,才見四個人意氣雄發,各具威態。

為首的一名身長六尺,戴著一副黑框眼鏡,雙下巴,一身白衣,噸位奇大,乘著一騎紅鬃烈馬,顯見是來自北方平原的樣子,剛健穩重,有那眼尖的人早已看出,那不是北俠「諸葛青雲」麼?他隱在北方大漠多年,何事來到中州?

眾人一聽,不禁仰首凝目、屏息,這個雄據北方的盟主,十餘年來以一把「奪魂旗」震撼武林,黑白兩道聞之驚心,息影已久,為什麼冒著鄉野的冰寒,又出現了呢?

隨後身形稍矮的漢子,蹬著一匹白馬,悠閒行來,身著一襲黑色唐裝,一臉書卷氣,從容顏上看他已經奔行千里,可是氣不喘、神不變,非有蓋世武功不能臻此。

眾人正在議論紛紛,路旁一家客棧掌櫃的老者探頭一看,低聲說,那是南俠臥龍生,多年前曾以一支「飄花令」,使黑道人物個個喪膽。此人溫文儒雅,但武功深不可測,聽說在柳河莊畔讀書練劍,久已不問世事,最近剛練成「天龍甲」武功,不知道為什麼也跑到這裏來了?

老人話音一落,大家目光一移,看到左右兩名勁裝的漢子,敞胸露臂,太陽穴高高隆起,目光銳利,練過武功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眾人疑竇不解,便向那掌櫃的老人詢問。老人果然見多識廣,說:「左邊那個乃是『天馬行空』司馬紫煙,右邊的是『梅嶺劍客』獨孤紅,雖然比起前兩名崛起較晚,但武功在伯仲之間,這兩人,一個行俠東疆,一個仗義西陲,已建立了赫赫威名。」

「這四人一向各有各的門派,加上體軀特大,友誼甚篤,人稱『四大肥俠』。」

「可是為什麼會突然聚在一起呢?」眾人問。

老人略一沉吟,搖搖頭說:「這可奇了,武林享譽的四大肥俠一旦相聚,必是武林間有大事發生,人說三十年風水輪流轉,武林平靜三十年,又要生事,不知是吉還是凶,真是天意難料!」

「會發生什麼事呢?」眾人不免張頭探腦議論紛紛。

接力賽中見真章

只見四大肥俠自座騎上翻身落馬,往路旁的一家客棧行去,客棧不大,設在地下室,右邊寫著「家鄉味」,左邊是「太白遺風」,四人一踏上機關,因噸位奇重,機關門咿啞一聲急速開啟。一向提供武林俠客論劍的「時報週刊」掌門人簡瑞甫已迎迓上來。

略一作揖,四人各依長幼紛紛落座,簡掌門人說:「今天能請到四位大俠,實乃敝門的光榮,這一次的武林論劍,門下諸君經過長期討論,決定一改過去『武打』的作風,來一次『文鬥』,從文才中見武略,在招式中見真章,不知諸位大俠以為如何?」

四人略一思索,異口同聲讚道:「好也,不知如何比法?」

簡掌門人略一分析近年武林大勢,謂已砍殺成風,血流遍地,早不知俠為何物,四位武林耆宿,德高望重,各有功架,何不在今年的論劍大會中一示當年雄風,來一場鬥智鬥招的比法?

「此番論劍,雖然賽分四陣,各上二場,卻不是當面對敵,單打獨門;而是依次出場,各有場地四尺見方(注一),但請各位盡出絕學,各將多年所練劍式拳招,盡力施展,以啟後學,共昭武林。每一人比劃招式之後,接下之人必須順著前招,接上後式,最後一人則總結其成,方能使這場武林論劍圓滿無缺。(注二)」

北俠諸葛青雲問道:「招式是否定要武當、少林,或是……有沒有什麼限制?」

「毫無限制,一任各位自由發揮,端看啟招的人施出什麼武功,後一人接著演練就是。」

天馬行空司馬紫煙問道:「順序上怎麼安排呢?是按長幼順序嗎?」

「為了公平起見,先後順序以抽籤決定,因為照武林比招,起式和收招最難,為了免使武林中人詬病,抽籤最好。」

四人皆頷首。

司馬、臥龍、獨孤、諸葛

然後眾人公推最年長的諸葛青雲做簽,以抽籤來決定先後順序。

南俠臥龍生先拆了簽,上書一個大大的「二」字,不覺縱聲大笑。獨孤紅一拆簽,是一個「三」字叫也閉嘴而笑。天馬行空司馬紫煙與北俠諸葛青雲面面相覷,司馬紫煙先拆了封,是觸目的「一」字,眾人豪情大發,皆仰天長笑,司馬紫煙笑道:「我早有預感,來,浮一大白。」

說著,一仰而盡,眾人一一舉杯慶賀。

臥龍生鄭重的對司馬紫煙說:「司馬老弟,照一般武林論劍的規矩,想必老弟知之甚詳,就是『點到為止』。你第一場比劃下來,招式萬不可使絕、使老了,得讓小弟有個轉圜的餘地。」

司馬紫煙神秘地笑笑:「這個小弟自然知道。」

諸葛青雲也對獨孤紅說:「你我乃是多年知己,新招可以獨創,但不可將刀光劍影混作一團了,使得老哥哥無以收場。」

獨孤紅一抱拳:「老哥言重了。」

商議既定,各人不覺敘起舊來,皆謂多年不見,風釆不減當年,想必武功已大有進境云云。也談一些武林掌故、人物志異,說得妙趣橫生、酒酣耳熱之際,倍覺溫馨。

招隨心轉‧式隨招出

簡掌門人忽然想起一事,說:「各位順序既已排定,可否共想一個題目,以好早作安排?」

諸葛青雲急忙說:「不行,不行,我等練武之人,武功到了相當的程度時,施展開來,心無旁騖,但知招中出式,式裏生招,萬不知下一招會出什麼招式來,所謂招隨心轉,要第一招使出之後,才知道下一招是什麼。」(注三)

其餘三人也說:「此言甚是,我們近年在報章雜誌上教導後輩習武,每天有每天的招式,但前一天不知後一天的發展,固不可限也。」

簡掌門人不覺莞爾:「失禮,失禮,簡某一時失察,忘了諸位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出招收招就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然後談到論劍日期,簡掌門人提起農曆春節之後,人人對比武論劍之事必然興致高昂,何不就定在那時。

四俠皆道:誰曰不宜。

到了午後陽光西斜,一格格爬上窗來,四俠起身告辭,一一縱馬而去。

但不知隔桌有耳,四俠要在「時報週刊」論劍的消息,在第二天就傳遍武林。

武林人物早已翹首凝睇,期待著論劍的開場了。

注一:武俠小說接力,每人寫四萬字,可自由發揮。

注二:第一位寫完後,第二位接著情節、人物往下發揮,務必使其精采。

注三:四人都有多年寫武俠小說的經驗,據說他們在報上寫連載,前一天都不知道第二天的發展是什麼。

第一擂臺

司馬紫煙
籍貫/安徽祁門
體重/87公斤
身高/170公分
成名招式/「環劍爭輝」

第二擂臺

臥龍生
籍貫/河南鎮平
體重/69公斤
身高/168分
成名招式/「風塵俠隱」

第三擂臺

獨孤紅
籍貫/河南開封
體重/98公斤
身高/172分
成名招式/「紫鳳釵」

第四擂臺

諸葛青雲
籍貫/山西解縣
體重/104公斤
身高/175公分
成名招式/「紫電青霜」

勘誤表:
(敖先榮 2013/8/30)
一個個郡是/一個個都是
雜要班/雜耍班 (二處)
方豪邁/方豪道 (多處)
派出入來/派出人來
不何個個/不但個個
爹很不在/爹娘不在
打下扦去/打下?去 (未改,原正確。打千:屈一膝行半跪禮,以示請安。紅樓夢˙第八回:「獨有一個買辦名喚錢華的,因他多日未見寶玉,忙上來打千兒請安。」老殘遊記˙第二回:「有打千兒的,有作揖的,大半打千兒的多,高談闊論,說笑自如。」或作「打扦」、「打僉」。)
打扦/打? (未改,原正確。)
既御命來/既啣命來
暫是雖然/暫時雖然
圍在門門/圍在門口
可以解敵/可以解散
管不到地/管不到她
本來充滿著光陰/本來充滿著風險 (閱文即知)
立郎驚喜/立即驚喜
不寒而凜/不寒而慄
還沒眼你算/還沒跟你算
配帶兵雙/配帶兵刃
他睜下去/他蹲下去 (閱文即知)
劫作夢也未想到/連作夢也未想到
雲素紊/雲素素
玉珙/玉琪
勾心門角/勾心鬥角
遷索性/便索性
唯妙唯省/唯妙唯肖
地點點頭/她點點頭
一番大卻過後/一番大劫過後
雙方料結/雙方糾結

(mPDB 2013/8/16)
我要間一問戴四/我要問一問戴四
端起幾上茶杯/端起几上茶杯
寒而傈。/寒而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