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溫瑞安《布衣神相二:葉夢色》 說明

2013/4/26 (175K) 2016/5/6
2013/4/26 (172K) 2016/5/6
2016/5/6 (508K)
2013/4/26 (127K) 2016/5/6
2013/4/26 (127K) 2016/5/6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匿名參照原書再整理校正過。感謝Mars.C勘誤。感謝邱應琦參照原書再校正補缺。感謝敖先榮勘誤。感謝Mark勘誤1處。

勘誤表
(mPDB 2016/5/6)
修改標點 (數處)
抿著薄辱/抿著薄唇
生死知交/生死之交
林的佈署及敵/林的部署及敵
出去。。/出去。
大師但然道:/大師坦然道:
一蓬蜻蜒翅膀/一蓬蜻蜓翅膀
飛鳥忍不往又瞪/飛鳥忍不住又瞪
之外。。/之外。
管子,。管子/管子。管子
布衣道﹁你們/布衣道:﹁你們
纖月征了一怔/纖月怔了一怔
惜的輪廊上/惜的輪廓上
哀怨緋惻/哀怨悱惻
電光火石/電光石火

(Mark 2016/5/6)
笑著招呼道:「銀卻步。你終於來了。/笑著招呼道:「銀卻步。你終於來了。」

(敖先榮 2013/9/20)
葉楚甚的劍裡/葉楚甚的劍鞘裡
劍鞘裡面已/劍鞘裡而已
風流社牧/風流杜牧
飛烏大師/飛鳥大師
她淡淡他說/她淡淡地說
飛鳥人師/飛鳥大師
自己己出口/自己已出口
約束大緊/約束太緊
雙眉一蹩/雙眉一撇 (改成雙眉一蹙)
白青衣服前/白青衣眼前
葉夢甚/葉楚甚
猝然問/猝然間
射人寒潭/射入寒潭
鍾神秀領土的水珠/鍾神秀額上的水珠
雙掌柏出/雙掌拍出
以致地下唇/以致她下唇
鐘石秀/鍾石秀 (兄弟要同姓)
還劍人鞘/還劍入鞘
釣鱉礬/釣鱉磯
鉤鱉礬/釣鱉磯
鈞鱉礬/釣鱉磯
釣鰲磯/釣鱉磯
出們帶上/出門帶上
人木三分/入木三分
就忍不往/就忍不住
卻有根多/卻有很多
農叉烏/農叉鳥 (前後文集要同名)
袖子裡忽然緊崩/袖子裡忽然緊繃
藏劍老人造/藏劍老人道
哥舒來明/哥舒未明
痛人心脾/痛入心脾
老人員勉強/老人原勉強
手持雙飛又/手持雙飛叉
一般無形/一股無形
談淡地道/淡淡地道
像塊本頭/像塊木頭
鍾神秀髮覺/鍾神秀發覺
那口氏矛似的/那口似矛似的
破自而入/破窗而入
蕩治之色/蕩冶之色
鍾石秀一揖之下/鍾石秀一拑之下 (閱文即知)
骨肉勻停/骨肉勻婷
又不想到到口的/又不想到口的
一巴拿之重/一巴掌之重
枯木著著王蛋/枯木看著王蛋
白衣和藏劍/白青衣和藏劍
一腿端出/一腿踹出
傅晚飛頭道/傅晚飛道
獵大的白牙/獵犬的白牙
井發出/並發出
劈力兩爿/劈成兩爿
話己不易/話已不易
但後來自、谷、/但後來白、谷、
不借一死/不惜一死
害成你成樣了/害成你這樣了
抗拒的魁力/抗拒的魅力
鳥亮的眸子/烏亮的眸子
實在大多了/實在太多了
總不會惜/總不會錯
狐身一人/孤身一人
攻人纖月/攻入纖月
掙扎口到山道/掙扎著到山道
兔受塵沾/免受塵沾
連春細鏈/連著細鏈
走人內堂/走入內堂

(邱應琦 2013/5/31)
※第壹回
墳墓間/墳塚間
無寶/元寶
隱狼嗥/隱隱狼嗥
分拂掃/的拂掃
一尊石雕/一尊石雕像
顫了起未/顫了起來
剩下了我/只剩下了我
不然不去/不然不會
他們存在/他們的存在
野獸咧能著利齒/野獸齜咧著利齒
江南草木詞/江南草木凋
啼噓不已/唏噓不已
緣水橋邊/綠水橋邊
使沒有了/便沒有了
黑夜間電/黑夜閃電
※第貳回
十年爬起/十年又爬起
你們而已。/你們而已。」
竹箋上/竹筏上
射人江中/射入江中
口光一閃/目光一閃
遊目一回/遊目一顧
不住住外翻/不住往外翻
都一樣。/都一樣。」
※(1)飛鳥大師道:「你不要臉!」
(2)枯木道人霍然而起,怒不可抑:「你才不要臉!說什麼……
※以上兩小段改為:
(1)飛鳥大師霍然而起,怒不可抑:你說什麼,你要臉不要!」
(2)枯木道人好整以暇,怒然道:「你才不要臉!說什麼……
搐抖看/搐抖著
棋劍雙絕/棋殳雙絕
※飛鳥大師道:「我不愛吹!」/(整句改為:)枯木道人不提猶可,一提飛鳥大師連鼻子都氣紅了:「你說竹松坡上,是你贏我?」
斧口正面/斧口正圓
圖勝/圖騰
一劍劈下/一殳劈下
※第叁回
管也管也了那未多/管也管不了那麼多
那未的/那麼的
雛烏/雛鳥
像剛脫/就像剛脫
忽眨眼/忽眨了眨眼
迷迷地/瞇瞇地
枯木道人道:「好,你去…/枯木道人跺著腳道:「好,你去…
這輩了後悔/這輩子後悔
笑得身子輕顫不已。/(未完後接:)他的聲音如紋木裂一般乾啞難聽。
※(1)飛鳥大師嬉皮笑臉……。……更守信諾。」
(2)葉夢色忍不住也微微笑……。……但我們也有一個人。」
※以上改為:
(1)本句不變。
(2)枯木道人忍不住也微微笑道:「你別來這套了;」臉色一整,道
:「還是議定如何攻打『五遁陣』罷。」
(3)葉夢色忽道:「對方有……。…但我們也有一個人。」
仿似未覺/宛似未覺
※第肆回
小伙於/小伙子
部署/佈署
不可不必/大可不必
的一陣裡/的一陣決戰裡
葉楚甚只聽說/葉楚甚兄所說
簡潔的/簡捷的
認為公平/認為還公平
每年在飛來峰派出代表一名/每三年在飛來峰派出代表五名
三十月內/三個月內
則要光過/則要先過
怔廠一回/怔了一回
烏的羽毛/鳥的羽毛
羽毛是自槭樹上卻沒有生命/羽毛是自槭樹上飄落的,可是槭樹上卻沒有生命。
沒有烏/沒有鳥
三雙/三隻
雛烏/雛鳥
那未殘忍/那麼殘忍
探了探,很,又發現/探了探,很快的又發現
※第伍回
三柄斬馬刀落空,馬刀一旋落空,卻見劍光一寒。/三柄斬馬刀落空,迅即迎上其中一匹坐騎,兩騎本來奔馳甚速,剎那間已貼近,斬馬刀一旋落空,卻見劍光一寒。
撞倒三騎/撞倒二騎
看著馬道/看著馬韁
陽光一陰/陽光陰隱處
飛鳥」白青衣/飛鳥,白青衣
我這是一樣/我還是一樣
空然之間/突然之間
※第陸回
一陣怪鳳/一陣怪風
接堵著/擋堵著
——葉楚甚在潭底做什麼?/但潭底仍無聲息——葉楚甚在潭底做什麼?
「好輕功!/「好輕功!」
你幾時退出?/你怎能退出?
早已落後的/早已落霜似的
見了血死人/見了血死了人
也在咕哦/也在咕噥
在7年前/在七年前
※第柒回
帝兒被掀起/簾被人掀起
身達達達/身子達達達
葉楚甚及閃/葉楚甚及時一閃
對了李鱷魚/封了李鱷魚
也沒有出來/也沒有看出來
衣榴/衣褶
※面臨大事,這般……大笑數聲。/(全段如下:)飛鳥大師哈哈笑道:「面臨大事,這般洒脫的商量法,才痛快!要贏會贏,要輸便輸,既來之則安之,生死何足懼也!這般分派,才算過癮!」說著又哈哈地大笑數聲!
這次到枯木/這次輪到枯木
迅速測覽/迅速流覽
覺似/宛似
這裡只犯人/這裡只是犯人
我肚子大,我肚子大/我肚子大
正在揮汗/正在揩汗
※第捌回
只見她/只見他
掛子一流星/掛了一流星
精光湛瀲/精光湛湛
水棒一般/水棒一般,水光灩然
死護著雙劍/偏又死護著雙劍
紮了一劍/扎了一劍
※第玖回
央然化作/突然化作
又立時招/又立時把
鐵練/鐵鍊
胸腹著的/胸腹傷的
寂靜已汲/寂靜已極
那於柴一般/那乾柴一般
枯木飛躍之時/枯木飛跌之時
※第拾回
背省一陣/背脊一陣
這地鋪滿/遍地鋪滿
彈破衙堂/撞破衙堂
卻射進來/卻遞進來
※他眼睛立刻……/然後他聽見嗤笑聲。他眼睛立刻……
※第拾壹回
※……四人分頭掠去。/(後接下段:)

——枯木和飛鳥掠回刑室,白青衣和藏劍老人則趕赴葉楚甚處。
※第拾貳回
絆紅色/緋紅色
他像肚般/他象肚般
腐木神功/枯木神功
一生人被人/一生中被人
數十年死交/數十年生死交
溫言談幾句/溫言深談幾句
※第拾叁回
※插著一把青竹杖,當他落地……/(全文如下:)插著一把青竹杖,當他落至一半的時候,長竹竿上捲著的白布徐徐地舒了開來,到他落地……
憑掌柏/憑掌相
中國掌法/中國相法
纖月冷做地/纖月冷傲地
李布衣服前/李布衣眼前
纖月被自刀尖/纖月被應手命中的快感自刀尖
※第拾肆回
下大可能/不大可能
高笑三聲。/高笑三聲,以抒鬱志。
正游太湖,錦衣衛補緝/正遊太湖,被內廠,錦衣衛補緝
他要我的/他要找的
堅翠如冰/堅脆如冰
吸吃死屍/啄吃死屍
優柔哀愁/悠柔哀愁
第二大/第二天
※第拾伍回
眼淚籟籟/眼淚簌簌
吸人了一點/吸入了一點
滄桑注事/滄桑往事
芽上了/穿上了
哀怨絆惻/哀怨緋惻
幽谷臣的/幽谷裡的
一樣發向風笑做/一樣地向風笑傲
綴緩地/緩緩地
消散得炔/消散得快
※第拾陸回
而他善於/而他擅於
至柔的落花/至柔的羽毛
又不發和/又不發生
師父銅門/師父同門
時分誠懇/十分誠懇
而來的中國人/而來的國人
足遍大下/足遍天下
微唱道/微喟道
背著晨而迎著風/背著晨色而迎著春風
大家物相/還有物相
※第拾柒回
殺人人群/殺入人群
粉未/粉末
※白色絲巾,抹著他那強烈的咳嗽…/白色絲巾,抹著他那極之秀氣的右手,他手上的血,也抹到純白的絲巾上這時他又強烈的咳嗽…
三寸到的/三寸不到的
一句不漏他/一句不漏的
大色微亮/天色微亮
受傷大重/受傷太重
※第拾捌回
蟋伏/蜷伏
血流大多/血流太多
少吃力妙/少吃為妙
釘人/釘入
他於澀地/他乾澀地
於啞/乾啞
就像一相/就像一扇
中氣已弱/中氣已衰,氣數已弱
撣響/撞響

(Mars.C 2013/5/3)
第拾一回/第拾壹回
像雨座孤峰/像兩座孤峰
大力驚訝/大為驚訝
有根多人/有很多人
臉色跟上裡的死人也死無差異/臉色跟土裡的死人也毫無差異
江永滔滔/江水滔滔
使抖動了一下/便抖動了一下
那未快的人/那麼快的人
在所不辭的活/在所不辭的話
儒夫/懦夫
嬉皮笑臉/嘻皮笑臉 (未改,原也正確。)
在堅硬的岩壁上被鳳吹過/在堅硬的岩壁上被風吹過
又容不得他說出真話。〕/又容不得他說出真話。
全往勝判的方向/全往勝利的方向
低低他說了一聲/低低地說了一聲
白道總監/白道總部
放浪形害骸/放浪形骸
其他高乎在場/其他高手在場
二化為二/一化為二
不如仇從何來/不知仇從何來
是圖把藏劍老人/試圖把藏劍老人
施稍們/施稍夜
埋劍老臾/埋劍老叟
流墾錘/流星錘
背戶/背部
傷口是流星錘所至/傷口是流星錘所致
黑白天常/黑白無常
作過大多/作過太多
都敢掠動/都敢掠奪
我下選在那時候/我不選在那時候
實在大老了/實在太老了
椅堂/衙堂
耳際使傳來/耳際便傳來
大則起來/大叫起來
殺那擰身/剎那擰身
白佈下/白布下
一濰血跡/一灘血跡
滿險血污/滿臉血污
先進一避/先避一避
幸災樂渦/幸災樂禍
種了迷香/中了迷香
但使未有一種蕩治之色/但是有一種蕩治之色
鐘石秀修笑道/鐘石秀笑道
鐘石秀髮覺自己/鐘石秀發覺自己
身形飛掠進比鷹還快/身形飛掠竟比鷹還快
無慾宮/天慾宮
從衙堂芽人/從衙堂躍入
沿塗中/沿途中
──個黑影/一個黑影
伺機功擊/伺機攻擊
責現了青筋/賁現了青筋
東嬴/東瀛
桔木/枯木
裝品/飾品
寒襟/寒噤
李布木/李布衣
他眼神中第一閃閃現了怒意/他眼神中第一次閃現了怒意
丈武雙全/文武雙全
五潛心陣法/五遁陣法
冷做的/冷傲的
突然波折斷冷了般/突然被折斷了般
從握刀的字/從握刀的手
確有些聞名不如眼見。/確有些聞名不如眼見。」
在材上落下來/在樹上落下來
佞臣宦宮/佞臣宦官
錦衣衛捕輯/錦衣衛捕緝
古屏鳳/古屏風
流星而/流星雨
一技長竹竿/一支長竹竿
佈由想起/不由想起
江湖賣藝得可憐人/江湖賣藝的可憐人
覺不是普通的/絕不是普通的
與一種嘍囉/與一眾嘍囉
一翻鬥爭下/一番鬥爭下
這位相土/這位相士
乍喜中稍事惘然/乍喜中稍釋惘然
再有力量尋找出路/才有力量尋找出路
又徒又峭/又陡又峭
呆了這些陣/呆了這陣子
他……她現在……/他……他現在……
桃花飄到他鬢邊/桃花飄到她鬢邊
類而落到頷邊/淚而落到頷邊
會發生過種種的事/曾發生過種種的事
李布衣卻不知值/李布衣卻不知道
金瓔略/金瓔珞
五循陣法/五遁陣法
我一旦出乎/我一旦出手
侮厚日本武士/侮辱日本武士
春日本心/春日水心
傅曉飛/傅晚飛
大部是武林高手/大都是武林高手
自然看是/自然看出
仍大力可慮/仍大為可慮
若是否通兵器/若是普通兵器
只間了一句/只問了一句
藏劍老人碎道/藏劍老人啐道
你不用功了/你不用勸了
鳴鼓報案中冤用的/鳴鼓報案申冤用的
李布衣滿臉眼紅/李布衣滿臉通紅
股色變白/臉色變白
只見全後頸/只見後頸
死於全屬/死於原屬
生起,種冥冥中自有主宰/生起一種冥冥中自有主宰
大概還保得注/大概還保得住
沒想到來到達種地方/沒想到來到這種地方

(mPDB 2013/4/26)
名字,,而且/名字,而且
處教吹蕭?」/處教吹簫?」
以為自已又是/以為自己又是
笑臉他說:「/笑臉地說:「
先說兒句話。」/先說幾句話。」
木的身於兀如/木的身子兀如
苦臉他說:「這/苦臉地說:「這
林的佈署及敵/林的部署及敵
快意思仇/快意恩仇
愛的小烏? /愛的小鳥?
人世問是給/人世間是給
看,只伯/看,只怕
兒家說的活跟佛/兒家說的話跟佛
神秀一下於像老/神秀一下子像老
連馬疆都平/連馬韁都平
哺哺道:/喃喃道:
己然不見/已然不見
大刺刺地道/大剌剌地道
看的景像一閃/看的景象一閃
下一句活:「/下一句話:「
瘦骨鱗峋的臉/瘦骨嶙峋的臉
這句活/這句話
變化他說:「/變化地說:「
長袍下擺裂開/長袍下襬裂開
怙惡不俊/怙惡不悛
暮然/驀然
纖月做然道:/纖月傲然道:
纖月做然地笑/纖月傲然地笑
那時侯她的/那時候她的
聽得人耳。/聽得入耳。
消洱一場/消弭一場
說這句活的時/說這句話的時
絲中/絲巾
退了出未/退了出來
瀑佈/瀑布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