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東方玉《縱鶴擒龍》 說明

2012/7/1 (1476K) 2017/5/5
2012/7/1 (1529K) 2017/5/5
2016/12/2 (4173K) 2017/5/5
2012/7/1 (1000K) 2017/5/5
2016/12/2 (1000K) 2017/5/5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giff勘誤6處。

東方玉生平簡介

茲引述劉乃濟論相——燕青《(人物)東方玉有真功夫》一文以為東方玉生平簡介及《縱鶴擒龍》的寫作背景:

「在武俠文壇群雄之中,有一位實際年齡不比其他文友小,但在寫作年齡來說,還算是小老弟的作家,那就是東方玉。

「東方玉所以會執筆寫起武俠小說來,是因為他平時喜歡看武俠小說。

「他的原名叫做陳瑜,是個公務員,住在郊區的政府單身職員宿舍裏。每逢假期,別人會聯群結隊,前往花花世界的台北尋找娛樂享受。他的性格喜愛清靜,烹一壺茶,租來幾本武俠小說,便可以打發一個假期。

「由於時常去租武俠小說來看,便與租書店的老闆稔熟了。這位租書店的老闆也是一個武俠小說迷,店裏的武俠小說,他幾乎看過大半。陳瑜去租書,遇著租書店老闆有空時,兩人便大談武俠小說。既談論那些武俠小說作家的寫作風格,也評論那一本武俠小說寫得成功抑或失敗。

「租書店老闆很佩服陳瑜的見地,他鼓勵陳瑜也去寫武俠小說。陳瑜說自己不認識出版社,寫了也不能出書,難道寫來給自己看?租書店老闆說自己認識一些文化界的朋友,或者可以替陳瑜找尋出版的機會。

「這番話本來是閒談,陳瑜沒有放在心上。過了幾天,租書店老闆打電話給陳瑜,請他下班後到附近一間飯店喝酒。陳瑜平時喜歡喝兩杯,和租書店老闆是酒友。於是,下班後便去赴約。

「租書店老闆已經在座等候了,還帶來一位未曾謀面的朋友。請教過貴姓名之後,大家便坐下來喝酒,一邊喝一邊談天,話題逐漸轉到武俠小說這方面來。那位初次見面的朋友對武俠小說也很有興趣,陳瑜喝了兩杯之後,更加是議論縱橫了。

「陳瑜發表完一番高見之後,那位朋友忽然問道:『如果有人想請你寫武俠小說,你肯執筆嗎?』陳瑜說:『我連一個文化界的人都不認識,誰會請我寫小說?』

「此時,這位朋友遞上一張名片,原來是台灣新生報的副刊主編。他說:『我是很誠意的邀請老兄替我們報紙寫一篇武俠小說。以老兄剛才的一番議論,我對你很有信心。』

「回到宿舍之後,陳瑜恍如熱血沸騰,立即展開紙筆,開始撰寫他的第一篇武俠小說。

「這晚恰巧是元宵佳節,所有同事都出外尋歡作樂,宿舍裏就只有他一個人在奮筆疾書。這篇武俠小說,就是刊登在台灣新生報的《縱鶴擒龍》。

「武俠小說發表時,總該有個筆名。陳瑜不想用甚麼『樓主』或者甚麼『居士』。那時候,武俠小說作家喜歡用複姓,陳瑜也改了一個複姓的筆名。陳姓旁邊有個東字,東便是東方。瑜字旁邊有個玉字,於是他便用東方玉作為筆名。

「東方玉是浙江人,外貌文質彬彬,事實上他確實生長於書香世家。中日戰爭把他的大好家庭摧毀了,逼得要做流亡學生,跟隨著學校避入安徽邊境山區。不過,這段顛沛流離的生活,把他磨練得可以吃得起苦,也養成他獨立自主的性格。

「他也曾經參軍,在浙江的四明山區執起槍桿作戰。後來跟隨軍隊渡海去台灣,被安排在政府機構裏做公務員。

「東方玉的性格喜愛清靜,與聲色犬馬無緣,歌壇舞榭也沒有他的足跡。結婚之後,更是個住家男人。但在武俠小說中,不可能沒有美人,更不可能沒有戀情。別些武俠文壇作家,例如臥龍生、諸葛青雲和蕭逸等,不但曾經倚翠偎紅,而且情場經驗豐富,一些盪氣迴腸的戀情,其實就是他們的夫子自道。東方玉卻沒有這種經驗,在他的小說中所出現的男女戀情,完全是他憑空想像出來的,但也說得頭頭是道,甚至能夠使讀者感動得流下熱淚來,這就不能不佩服他的想像力確實夠豐富了。

「自從他的武俠小說《縱鶴擒龍》在新生報連載刊登以後,便引起其他報紙的注意,也都請他寫稿。因為每天都要寫三四篇稿,實在忙不過來,於是他辭去了公務員的職務,索性專心做一個職業作家。

「每一個成名的作家,寫稿時都有特別的癖性,東方玉也不例外。他寫稿時絕對不能受到騷擾,連妻兒的嘻笑聲音,都會影響他的文思。所以他必須把自己鎖在書房裏,這樣才能文思泉湧,下筆千言。

「既然連妻兒的嘻笑聲音都會影響文思,現在大為流行的音響設備,東方玉當然更不能忍受。妻兒知道他有這種『怪癖』,即使看電視,也都盡量把聲音減到最低,甚至戴上耳筒。

「由於東方玉喜歡喝兩杯,他又能夠煮得一手精美小菜,所以在家裏,時常由他親自下廚,陳太也就樂得清閒,坐享美味。因此,他這個家庭與別人略有不同。人家是男主外,女主內;這個陳家恰好相反,卻是女主外,男主內。東方玉整日在家裏寫稿煮飯,對外的一切事務,卻完全由陳太太辨理。

「不過,東方玉也喜歡運動,例如爬山、游泳、旅行和攝影。他就是不喜歡太過喧擾的交際應酬。

「東方玉只喝酒,卻不抽煙。茶是要喝的,早晚一杯香濃的咖啡更是不可少。他對於自己的酒量頗為自豪,作家群中,古龍和高陽的酒量也不錯,可是他們的性格都很外向,喜歡交際應酬,與東方玉喜歡清靜的性情格格不相合,彼此很難成為共酌的酒友。

「東方玉生長於書香世家,自小便受到長輩的薰陶,舊文學極有根柢,平日更喜歡吟詠古詩。另一方面,在長輩的督促下,他曾經在書法上下過苦功。而且在長時期做公務員的平淡清苦生活中,寫字便成為他的精神上慰藉。在多年來鐵硯磨穿的苦練下,他的書法造詣,確實可以列入名家之列。

「他把平日吟詠的佳作,印成一本《漢山詩集》,漢山是他的別字。這本詩集與眾不同,別人的詩集是用鉛字排印,而這本詩集是他自己用毛筆謄寫的,然後用柯式印刷出來,這才顯得他是『詩書雙絕』。

「認識東方玉,是由台灣一家出版社的老闆介紹,因為他的作品都由這家出版社出版,而這位出版社老闆,是我認識多年的好朋友。也許是緣分,我和東方玉頗談得來,蒙他送我一本詩集,卻是《東方玉詩集》,而不是《漢山詩集》,這也許是他的第二本或者第三本詩集了。

「在這本詩集中,他用了多種不同的書法。我對書法所知有限,但有內弟在香港是書法名家,曾經在許多地方,甚至在擁有碑林的中國西安開過書法展覽,聲譽甚佳。我把東方玉的詩集拿給他看,他也很稱讚東方玉的書法。得到行家的稱讚,確實是不容易的。

「說起書法,便想起一個有趣的故事。那家出版社的老闆和諸葛青雲是老朋友,而且諸葛青雲的武俠小說,也是由這間出版社出版。諸葛青雲的字寫得不錯,於是這家出版社所出版的書,便都請諸葛青雲寫書名。其實,寫書名對諸葛青雲完全沒有好處,這份工作是義務的。由於這是老友的請託,諸葛青雲也認為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別人的書由諸葛青雲來寫書名,完全沒有問題。可是,東方玉的武俠小說也由諸葛青雲來寫書名,便會有人說閒話了。

「有人問東方玉,你的書由諸葛青雲來寫書名,是不是有人認為你的字沒有諸葛青雲寫得那麼好呢?東方玉連忙回答:『諸葛大老是前輩,而且他的字確實寫得好。他肯替我寫書名,我覺得很光榮。』

「可是,這番話傳到諸葛青雲耳裏,他以後便不肯再替東方玉的武俠小說寫書名了。出版社老闆覺得這件事自己做得也欠周詳,以後再出版東方玉的武俠小說時,便由他自己寫書名了。

「東方玉的書法確實受到很高的評價,不但『中日書道展』和中國文化學院舉辦的書畫展,都邀請他把作品送去參加,連歷史博物館也都收藏了他的作品。

「東方玉的字雖然寫得好,但他有一個毛病,在人多的場合,他就寫不出字來;就好像他寫稿時,要把自己關在書房裏不能受到干擾一樣。他很佩服人家在大庭廣眾、人聲喧嚷的場合裏,也能即席揮毫,他自己就沒有這個本事。

「他的書法雖好,詩亦寫得不錯,遺憾的卻是不懂得繪畫,未能做到題詩在自己的畫上。不過,這個遺憾卻由他的下一代彌補了。他的兒子讀到小學六年級時,已經是個小畫家了,尤其是梅花畫得最好。這位小朋友的作品,時常被邀請參加公開畫展,與名家的作品並列亦不遜色。他的成就得到詩壇名宿馬壽華、周樹聲等賞識,時常替他的梅花題詠。將來也可能會父題子畫,成為藝壇佳話。

「在武俠文壇名家之中,除了前輩郎紅浣確實懂得武功之外,其他人都只是紙上談兵。別看東方玉的外貌像個文弱書生,原來他卻是個『練家子』,據說他從七八歲便開始練拳,學的是少林外家功夫。

「許多朋友都好奇地想看看東方玉的武功造詣,使能一開眼界。但他極謙遜說自己只懂得一些皮毛而已,不敢炫耀,以免貽笑大方。

「只有過一次,正當酒酣耳熱之際,大家又提出這樣的要求。他不想掃朋友們的興趣,便隨便立了一個馬步,叫大家走過來推他。於是,五六個朋友合力去推他,像蜻蜓撼石一樣,沒法把東方玉的身軀移動分毫。這時候,大家也都深信東方玉確實是身懷絕技的了。」

《縱鶴擒龍》內容提要

本書成於1960年,為東方玉的成名作。觀本書擬寫的傳統回目、內容及風格,都比較接近傳統武俠小說。

※※※

「中華武俠文化網」曾對本書有以下內容簡介及評論,茲錄如下:

「岳天敏少年時便跟隨崑崙派的高手田潛學習『縱鶴擒龍』這門武功,後來他的父親及父親的好友上官靖夫婦同時被盜匪何成蛟和王三元所殺,上官靖的女兒上官錦雲則被劫持。岳天敏身遭家變,於是聽從田潛的指示前往九華山,準備學好武功以報家仇。在前往九華山的途中結識了女扮男裝的萬小琪及尹稚英,並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獲得了一把寶劍。這時隱居巢湖的商震天、商泰官父子想要搶奪這把寶劍,在爭奪的過程中,商泰官被殺,岳天敏和萬小琪則被打落懸崖,在懸崖底被崆峒派的玉簫真人所救,岳天敏因為身受重傷,因此玉簫真人便指引他們去找崑崙派的太虛真人醫治,但是兩人找到太虛真人時,他已經去世,幸好在太虛真人居住的山洞中藏有許多珍貴的丹藥,吃了之後不但可以起死回生,而且可以增加數十年功力,洞中還藏有失傳已久很高深的崑崙派武功,於是岳天敏的傷治癒了,兩人便在山洞中練了一年的武功。出洞時,岳天敏要尋找殺父仇人,萬小琪則去拜玉簫真人為師學習武功。

「岳天敏因為吃了可以增加數十年功力的丹藥,又學到了失傳數百年的崑崙派高深武功,打敗了幾位在江湖上已經享譽數十年的前輩武林高手,使他名滿天下,受人尊敬,在奔波江湖的過程中找到了當年失蹤的上官錦雲,原來上官錦雲被綁架後不久,就被玄陰教的人救走而加入了玄陰教,而玄陰教的教主則是脫離了崑崙派的旡垢師太,尹稚英也同樣的是旡垢師太的徒弟。岳天敏和萬小琪、尹稚英、上官錦雲三位女子重聚後便一同行走江湖,找尋殺父仇人。來自西域的赤衣教企圖統一武林,他們利用迷藥使中原武林的少林、武當等大門派的掌門人聽從他們的命令,武林其他門派知道了以後非常緊張,很害怕中原武林從此被赤衣教所控制,於是武林各大門派便聯合起來一起對付赤衣教。在九月初九這一天,赤衣教教主茅通帶著他的部下朱缺等人面對面的公開和武林各大門派的高手決戰,這件事轟動了整個武林,當天前來參加與旁觀這場決鬥的武林人物多得無法估計。

「由於岳天敏找到了解除赤衣教迷藥藥性的解藥,因此赤衣教就只能在武功上和武林各大門派爭勝,後來岳天敏施展他高強的武功打敗了赤衣教的重要人員,躲在赤衣教中的何成蛟和王三元兩人也被岳天敏找到誅殺,報了殺父之仇;赤衣教主茅通也被眾人擒殺,赤衣教赤化中原武林的野心落空,江湖又恢復了平靜。岳天敏則高高興興的娶了萬小琪、尹稚英、上官錦雲三位女子為妻。

「《縱鶴擒龍》是東方玉所寫的第一部武俠小說,在本書中男主角是武功高強的年輕美男子,身邊環繞著多位美女,再加上書中常出現的易容術,這些都成為東方玉後來的武俠小說的基本模式與特色。而本書中的赤衣教及其教主茅通,重要部下朱缺等情節,則很明顯的影射了海峽對岸的共產政權與毛澤東、朱德等重要人物,讀來令人會心一笑。」

勘誤表
(giff 2017/5/5)
地無暇洗/也無暇洗
身勿匆/身匆匆
地面。下墜/地面,下墜
瑛妹妹/琪妹妹
岳示敏/岳天敏
太虛煩人/太虛道人

(mPDB 2016/12/2)
修改標點 (幾處)
錢谷師爺/錢穀師爺
哀毀逾恒/哀毀逾恆
還不如道自己/還不知道自己
沖/衝 (數處)
還在汨汨地冒/還在汩汩地冒
說看回過/說著回過
如何如道的呢/如何知道的呢
那裹借得/那裏借得
那裹碰到/那裏碰到
苦綀的/苦練的
以老賣老/倚老賣老
驚喜逾恒/驚喜逾恆
說看玉手/說著玉手
一陣嘴嚼/一陣咀嚼
一挻身/一挺身
三枘劍碰/三柄劍碰
冷不妨突覺/冷不防突覺
不知趕住石臼/不知趕往石臼
坐下鈙談。/坐下敘談。
天敏憑幾遠眺/天敏憑几遠眺
天氣睛朗/天氣晴朗
幾個蹤躍/幾個縱躍
恭謹逾恒/恭謹逾恆
泠芒乍/冷芒乍
有無暇隙/有無瑕隙
空中迥翔/空中迴翔
箭簇入骨/箭鏃入骨
喉的巨毒。/喉的劇毒。
寒風凜烈/寒風凜冽
電光火石/電光石火
孔中啍了一/孔中哼了一
抱拳這:﹁這/抱拳道:﹁這
戮中左側/戳中左側
寺之苜/寺之首
聲不啍,兩/聲不哼,兩
暗處戮到。/暗處戳到。
一陣剌痛/一陣刺痛
瘴煙毐霧/瘴煙毒霧
為面苜,一/為面首,一
收懾心神/收攝心神
在他寬潤的胸/在他寬闊的胸
她嬌傭乏力/她嬌慵乏力
螓苜/螓首
向上蹤躍飛奔/向上縱躍飛奔
這一霋那/這一霎那
支援不住/支持不住
一限看到兩/一眼看到兩
僻的港彎/僻的港灣
淵停嶽峙/淵渟嶽峙
口沒遮欄/口沒遮攔
甘敗下風/甘拜下風
瞪目結舌/瞠目結舌
一縐眉頭/一皺眉頭
心悢得癢/心恨得癢
一顆懪炸/一顆爆炸
恨悢地道/恨恨地道
妮聲/昵聲
子直縐眉。說/子直皺眉。說
得他七暈八素/得他七葷八素
有點嬌傭乏力/有點嬌慵乏力
以兔惹事/以免惹事
慘慘旳眼睛/慘慘的眼睛
小琪早己一個/小琪早已一個
樊帥傅/樊師傅
直挺挻的站/直挺挺的站
敝聲笑道/敞聲笑道
地上檢起一隻/地上撿起一隻
直挻挺的/直挺挺的
著他寬潤的肩/著他寬闊的肩
哥哥抱看,她/哥哥抱著,她
星只悢爺娘/星只恨爺娘
畫楝連雲/畫棟連雲
挻胸凸/挺胸凸
空中趺落下來/空中跌落下來
顛倒陰煬陣法/顛倒陰陽陣法
間的過結/間的過節
化解過結/化解過節
怡到好處/恰到好處
上去檢便宜。是/上去撿便宜。是
胡裏湖塗/糊裏糊塗
真氣貫住/真氣貫注
條忽之間/倏忽之間
跳崖自栽/跳崖自裁
紛紛蹤躍而出/紛紛縱躍而出
一聲泠哼/一聲冷哼
笑顏逐開/笑逐顏開
睛空霹靂/晴空霹靂
了。挻著長/了。挺著長
眨,暗喑替﹁/眨,暗暗替﹁
功,圴極深/功,均極深
星目徒然射出/星目陡然射出
白衣文土/白衣文士
把他一睹氣牆/把他一堵氣牆
文士敝聲笑道/文士敞聲笑道
來一鈙,好/來一敘,好
受人烏氣/受人鳥氣
獨狐長老/獨孤長老
專心一致的浸/專心一志的浸
不有暇隙。/不有瑕隙。
氣相頡頑的,/氣相頡頏的,
一陣蹤躍/一陣縱躍
不寒而懍/不寒而慄
少年大剌刺的視/少年大剌剌的視
一陣痙孿/一陣痙攣
平日雞得見到/平日難得見到
舔嘴砸舌/舔嘴咂舌
中說道﹁晚輩/中說道:﹁晚輩
法看凊進來/法看清進來
他旱晨手上/他早晨手上
極為寬敝。/極為寬敞。
沒有瞧道﹁聖/沒有瞧到﹁聖
急叫道﹁絳珠/急叫道:﹁絳珠
貼身待女/貼身侍女
風聲,己身往/風聲,已身往
加果這人/如果這人
到廣埸,岳/到廣場,岳
正在蹤馬飛馳/正在縱馬飛馳
急怒交並,氣/急怒交併,氣
奇奧莫側,劍/奇奧莫測,劍
言譏剌?/言譏刺?
亳不在意/毫不在意
屍也沖著藍/屍也衝著藍
請匆介意/請勿介意
縐了縐眉/皺了皺眉,
身予往後/身子往後
義可不明就理/義可不明就裡

(mPDB 2012/7/1)
攻勢淩厲/攻勢凌厲
他因自已是成/他因自己是成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