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司馬遼太郎《司馬遼太郎短篇選》 說明

2011/9/20 (741K) 2015/9/4
2011/9/20 (767K) 2015/9/4
2015/9/4 (2095K)
2011/9/20 (497K) 2015/9/4
2013/10/18 (498K) 2015/9/4

好讀書櫃《經典版》,感謝Jack整理製作。感謝Joy、Vivian、sue1289勘誤。

司馬遼太郎(一九二三年八月七日──一九九六年二月十二日),是日本的大阪出身的小說家。本名福田定一。專攻歷史小說。筆名司馬遼太郎是「遠不及司馬遷」的意思。被認為是日本大眾文學的巨匠,也是日本國民中最受歡迎的作家,被認為是中流砥柱般的人物。

司馬遼太郎最重要的文學成就在描寫江戶末期的歷史小說。透過他筆下描寫出來的人物如坂本龍馬等,如今已成為時代劇裡反覆傳誦的典型。司馬筆下的人物在那個幕藩制度崩潰的時代裡,一面承傳著根深蒂固的傳統,一面對嶄新的未來抱持著光明的想望。評者認為這樣的性格呼應著日本人一世紀以來面對現代化與傳統時的心情,也是司馬的小說歷久不衰的原因。

勘誤表
(mPDB 2015/9/4)
正經他說。/正經地說。
大方他說。/大方地說。
傷心他說。/傷心地說。
松於略有/松子略有

(sue1289 2015/9/4)
反來復去/反來覆去
席地面坐/席地而坐

(mPDB 2014/2/7)
驚赫/驚嚇

(Vivian 2014/2/7)
已稱為/已成為
徘諧/徘句
拔除不祥/袚除不祥
病情有了點轉色/病情有了點起色
速見裡地界/速見里地界
不行啊,/不行啊!
母裡太兵衛/母里太兵衛
收到寵愛/受到寵愛
名家/名門 (未改,原正確。)
帶會/帶回
流浪/浪人
城廂/城廓
了望/瞭望
人嗎/人馬
一到城佇立即入浴/一到城內立即入浴
母親和寧寧/「母親和寧寧
水牛前飾/水牛角飾
告秀吉/告訴秀吉 (未改,原正確。)
「喝」/「喝!」
收到寵愛/受到寵愛
很看中彌彌/很看重彌彌
各了/各個
陟過石川河淺灘/涉過石川河淺灘
是以為筆者認為/是因為筆者認為
後來該為/後來改為
一線之隅/一線之隔
走的過去/走得過去
有哪麼/有那麼
拿個一隻/拿了一隻
做的到/做得到
你覺的怎麼樣/你覺得怎麼樣
九州爆發的「島原之亂」/九州爆發了「島原之亂」
老友來說/老友來見
表情變的/表情變得
元旦哪天/元旦那天
沖在/衝在
與該事變前一年/於該事變前一年
寫的不壞/寫得不壞 (未改,原正確。)
出類拔革/出類拔萃
藩邪/藩邸
藩土/藩士
將滅亡,/將滅亡!
諸如對家兄一樣/請如對家兄一樣
我沒想到,」/我沒想到。」
不受牽累,/不受牽累。
並伊/井伊
大人物。」/大人物。
無力的嗎,/無力的嗎?
回事。?/回事。
白牆/石牆
霍!/嚄!
肖象/肖像
斬釘截鐵他/斬釘截鐵地
唉,治左衛門/哎,治左衛門 (未改,原也正確。)
在內其他/在內,其他
抬左衛門/治左衛門
他的腳/他的腿 (未改,原也正確。)
剖腹/切腹 (未改,原也正確。)
流浪漢/流浪人 (未改,原也正確。)
人影戳戳/人影 (改成人影幢幢)
奇人奇像/奇人奇相
膳大夫的家來/膳大夫的家老
半句客套/半句客套話
屬一屬二
冷天冷/冬天冷
慍色?/慍色,
待過一個月」/待過一個月。」
是乎更能識人/似乎更能識人
道不行乘桴與海/道不行乘桴於海 (改成道不行乘桴浮於海)
言簡義潔/言簡意潔
叢刀鞘/從刀鞘
搭船橋/搭浮橋
我麼這麼進攻敵人/我們這麼進攻敵人
搞此夜襲如何/搞個夜襲如何
自持城高牆固/自恃城高牆固
一氣歸入/一起歸入
不想當/不相當
那幅/那副
禮數豈可費/禮數豈可廢
後世稱為/後世所稱的 (未改,原也正確。)
攜兩千/挾兩千
躥近來一個人/躥進來一個人
多豎些戰功/多樹些戰功
至薩兵於/置薩兵於
大總督府的下令/大總督府下令
稠密的計算/周密的計算
和化學家/和化學家一樣
戰況一進一推/戰況一進一退
肥前藩,大戰/肥前藩在大戰
家長裡短/家長里短
玲木町/鈴木町
悄悄得,/悄悄地
眼看時辰以到/眼看時辰已到
默默地念/默默地唸
靠念「錢」/靠唸「錢」
他的官職「京都守護職」/他的官職是「京都守護職」
准治安組織/準治安組織
招勢十足/架勢十足
抱台腳/抱檯腳
隔三叉五/隔三差五
游勇,推倒/游勇推到
那裡、那裡/哪裡、哪裡
蹭亮/?亮
葦席/葦蓆
天色以近黃昏/天色已近黃昏
飛上屋鏨/飛上屋脊
意見相左/意見相左的人
戴著低沿斗笠/戴著低簷斗笠
多的是/多得是 (未改,原正確。)
伊勢神官/伊勢神宮
善盡征夷職所/善盡征夷職責
准在打什麼主意/準在打什麼主意
使提筆/便提筆
頻頻顎首/頻頻頷首
血淋淋的頭額/血淋淋的頭顱
跌了六分之一/跌了六分之三 (改成跌了六分之五)
貢給江戶的染房/供給江戶的染房
夏本武揚/榎本武揚
鰥夫/老光棍 (未改,原正確。)
門庭羅雀/門可羅雀
紅毯挾在腋下/紅球挾在腋下
將毯/將球
送球入球/送球入門
島律/島津
跑掉的的/跑掉的
飛黃騰達了嗎?」/飛黃騰達了嗎?
流著匠人的髮髻/梳著匠人的髮髻
再加,令人/再加上令人
每到夜裡的讓/每到夜裡就讓
部已/都已
如地大的決心/如此大的決心
即是將流傳至/卻是將流傳至
身旁行人喊住他/身旁有行人喊住他
托我/託我
真是傷腦筋/真是傷腦筋。
天武天皇/神武天皇
重托/重託
雲發/雲髮
腰間揮著/腰間插著
砰──砰地跳動著/怦──怦地跳動著
兼管旅館/兼營旅館
有段軼問/有段軼聞
意興闖珊/意興闌珊
京都見回組/京都見迴組
洽然淚下/淒然淚下
連頰/臉頰
一一血/──血
我把它/我把牠
念道/唸道
塌塌米/榻榻米
等待大庭的該來/等待大庭的歸來
即可動身出發/即刻動身出發
已時/巳時
消沉得/消沉的
幾名扛行囊/一名扛行囊
再長四寸」/再長四寸──」
岌岌無名/籍籍無名
土方君」/土方君,」
近藤拉了拉近藤的袖子/近藤拉了拉土方的袖子
一閒宿舍/一間宿舍
新徵組要賣給/新徵組賣給
隊伍的很亂/隊伍很亂
賣命錢/買命錢
跑的了和尚/跑得了和尚
「是的」/「是的。」
習慣啊,/習慣啊!
「啊」/」啊!」
土方想/土方想。
的光榮了/光榮了
說到:/說道:
松平榮保/松平容保
更恨得是/更恨的是
關顧/光顧
事情。?/事情。
一把阿梅拖進/把阿梅拖進
加上衝田/加上沖田
系裡/系里
誰下了的手/誰下了手 (未改,原正確。)
辨才女神/辯才女神
新作,:/新作:
恐喝/恐嚇
哪裡干/哪裡幹
粘滿了鮮血/沾滿了鮮血
真好遇到/正好遇到
煩透了」/煩透了!」
空擋/空檔
的事。?/的事?
家來/家老 (未改,原正確。家臣)
幹得了/乾得了
抱在籠手裡/包在籠手裡
長的赤白唇紅/長的齒白唇紅
扳著個臉/板著個臉
左衛們/左衛門
有的是/有得是
嗎。?/嗎?
不共戴天的敵人,/不共戴天的敵人。
走進了兩個人/走近了兩個人
師傅/師父 (未改,原正確。)
那幅充滿/那副充滿
都已能夠招到/都以能夠招到
等會把/等會吧
才能想見/才能相見
大阪志士/大阪的志士
放幹你的血/放乾你的血
師妹令人叫聲一直跟著他/? (改成師妹令人發悚的叫聲一直跟著他)
吃的開/吃得開
他那幅/他那副
看了看周圍又沒有/看了看周圍有沒有
後背湧出/後背穿出
血賁擴張/血脈賁張
把它包在/把牠包在
豐富得/豐富的
念叨/唸叨 (未改,原正確。)
茶店的婢女/茶店的女侍
柏葉定紋/柏葉家紋
人以掠過/人已掠過
鋪著和/鋪著
入隊田代/入隊的田代
他以被/他已被
身行一動/身形一動
一個,不能/一個不能
乘之為「癖」/稱之為「癖」
較小柔軟/嬌小柔軟
頑皮得說:/頑皮地說:
更有意/便有意
二位長兄/二位兄長
喝的不少/喝得不少
向趕上去勸架/想趕上去勸架
忌日拉/忌日啦
干布/乾布
「喂」/「喂!」
「這個」/「這個。」
靠」/靠!」
往啐了啐/往旁啐了啐
長於舌辨/長於舌辯
──這個」/──這個──」
集結郎黨/集結朋黨
佐佐木只三郎/佐佐木唯三郎
久米已經/久米部已經
甭笑/甭開玩笑
就呆呆得就/就呆呆地
灑滿庭原的櫻花瓣/灑滿庭園的櫻花瓣
開始盟友/開始的盟友
對費/隊費
四個間隙/四個奸細
的踢他的/踢他的
忽忽的/呼呼地
走進看/走近看
接住了/結住了
一個就是/一個,就是
幹的不錯/幹得不錯
幹嗎/幹嘛
就想起了腳步聲/就響起了腳步聲
背腳邊/被腳邊
這條命就是/這條命的就是
洗耳朵,/洗耳朵。
窄大多/窄,大多
是俺打得/是俺打的
試膽子的(不如說「野蠻」)的遊戲/試膽子的(不如說「野蠻的」)遊戲
那像/哪像
一追一敢/一追一趕
在這樣放任/再這樣放任
對付的了/對付得了
來耍那/來耍哪
一頭天狗/一隻天狗 (未改,原也正確。)
那匹天狗/那隻天狗 (未改,原也正確。)
這幅,那幅/這副,那副
大大小小「妖怪」/大大小小的「妖怪」
這樣老掉了/這樣走掉了
裡掃聽到/那裡聽到
中間人的是/中間人是
節哀順便/節哀順變
做到,絕對/做到絕對
搵色/慍色
怪的嗎/怪的嘛
好像一支/好像一隻
授之父母/受之父母
很任何/跟任何
平的褲/平底褲
象嵌/鑲嵌
筆梁/鼻梁
一會藩邸/一回藩邸
富山雖說/富山竟然
誓死如歸/視死如歸
懶懶得/懶懶地
秋蟲淅淅/秋蟲唧唧
這是他和富山/這時他和富山
一下子送了下來/一下子鬆了下來
身影。再也/身影再也
和伊東,聯絡/和伊東聯絡 (改成和伊東的聯絡)
行乞/化緣
作者會在/做者曾在

(mPDB 2013/10/18)
悄俏地/悄悄地
立斷他說:/立斷地說:
早己拋棄/卻早已拋棄
實在大暗了,/實在太暗了,
恐伯/恐怕
陸績/陸續
亳無軍備/毫無軍備
我就明自了。/我就明白了。
便己染上/便已染上
要求;﹁/要求:﹁
自始自終/自始至終

(Joy 2013/10/18)
官廷那樣/宮廷那樣
中流砒柱/中流砥柱
一官城的守將/一宮城的守將
當了關自/當了關白
帶會城中/帶回城中
二千八百人嗎/二千八百人馬
多喜兵衛所引起/對喜兵衛所引起
就離開的/就離開了
在決鬥之前的就/在決鬥之前就
勝重說/鄭重說
邊氣絕到地/便氣絕倒地

(mPDB 2011/9/20)
分別進人四國/分別進入四國
佈署/部署
亦或/抑或
咨詢/諮詢
之迷/之謎
欣然他說:/欣然地說:
視線一下於集中/視線一下子集中
他己/他已
死在床第之間/死在床笫之間
巳有/已有
滿瞼雀斑/滿臉雀斑
裙擺裡/裙襬裡,
當他拾頭時/當他抬頭時
己經/已經
籍此機會/藉此機會
裝得到挺像/裝得倒挺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