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諸葛青雲《江湖夜雨十年燈》 說明

2011/4/15 (857K) 2015/2/6
2011/4/15 (843K) 2015/2/6
2011/4/15 (584K) 2015/2/6
2014/12/5 (584K) 2015/2/6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整理製作 (2011/4/15)。感謝嘉明更新 (2014/12/5)。感謝A Yung、Gilbert、敖先榮勘誤。

諸葛青雲《江湖夜雨十年燈》提要

《江湖夜雨十年燈》一書成於1963年。

所據校正版本為二零一三年台灣出版風雲時代版本。該版本與之前各版本略異;段落與分節略有分別,即文字亦間有潤色。本版本似較佳。

兩者分回亦不同,大陸本與網絡本多為二十回,本書分六十三回;回目亦不同,如大陸本第一回為「江湖夜雨十年燈」,本版本則改為「江湖夜雨」;原有回目句式參差,有四言至十四言不等,本版本亦一律為四言。

※※※

本書內容如下:

「飛環鐵劍震中州」韋丹,被西崑崙歐陽老怪師徒,與北天山雪海雙兇聯手攻擊,雖最後突出重圍,但仍告毒發不治。

其子韋明遠手持父親「二相鋼環」,心切父仇,乃到幽靈谷找一奇人「幽靈」學藝。韋明遠得悉「幽靈」脾氣古怪,動輒無故殺人,谷中白骨累累,不知如何進入危險重重的幽谷,以遂拜師心願,躑躅徘徊於幽靈谷外。

後於谷外酒舖遇一眇目跛足老人胡子玉。胡子玉指點他如何進入幽靈谷的法子,並為韋明遠阻擋「東川三惡」,設計殺害三人,令三人無法用手持的「天香三寶」中其中二寶,要求成為「幽靈」的關門弟子。韋明遠乃成為「幽靈」的傳人。

胡子玉原為劇盜,當年跛足,竟然是韋明遠的父親韋丹仗義行俠時所為。但胡子玉之所以不惜一切,幫忙韋明遠,是否不計前仇?還是另有所圖?

韋明遠技成出山,其師「幽靈」要跟隨當年公開所立誓約,找到傳人授卻一身武藝後,要為愛侶天香仙子殉情。韋明遠生離死別,只有與師傅訣別離山找尋歐陽老怪與雪海雙兇。

可是在洞庭大會上,師傅「幽靈」竟然出現,並阻止他他父親報仇。……

※※※

本書作者雖冠以諸葛青雲,惟只有首部分為其親撰,稍後由古龍接手,跟著又轉由倪匡執筆,最後則由一位新進作家司馬紫煙完成。以此推斷,倪匡與古龍文名其時尚未非當響亮,司馬紫煙更不待言。

諸葛青雲不少作品,不乏有由他人續寫之例,但多未見說明捉刀者為誰,如此具體的卻少見。《江湖夜雨十年燈》又可說是「接龍小說」的濫觴。

※※※

該版本書前有秦懷玉的【導讀推薦】《台灣武俠創作史上的一部奇書:且看〈江湖夜雨十年燈〉》,茲錄如下:

在台灣武俠小說創作史上,《江湖夜雨十年燈》是一部承載了諸多意外與因緣的奇書。首先,它是本來以文筆華麗、敘事規整為公認特色的武俠名家諸葛青雲忽而變異風格之作,儼然改以詭怪、冷血、懸疑、殘酷為訴求,書中情節每每出人意料,甚至令人有匪夷所思之感;這與他先前那些主力作品所營造的俠義事蹟與情操反差極大,一時間在武俠寫作圈引起轟動。其次,本書從起筆開始,即充斥著滄桑、無奈與悲愴的氛圍,與一般武俠小說中習見的江湖意氣、英雄情懷大異其趣,顯見它所訴求的是較為成熟、較有反思傾向的讀者,而非只以武俠為娛樂消遣的讀者;這與人們對武俠小說的刻板印象,顯亦迥然有異。

更重要的是,本書的創意設定、佈局大綱及敘事調性雖出自諸葛青雲,但後來更有古龍、倪匡、司馬紫煙加入筆陣;因此,本書實際上是四大武俠名家的集體創作,且由此而開創了一種可稱之為「接續協作」的武俠書寫模式,不失為當年在台灣武俠創作鼎盛時期的一股新風潮。其時古龍尚屬懷才待時的新秀,但其筆下靈氣已然呼之欲出;若以起、承、轉、合的視角來看,則《江湖夜雨十年燈》開篇不久,古龍即出手承接,故而此書由「起」到「承」一直顯得新意盎然,為後來倪匡的「轉」、司馬的「合」奠定了無往不利的基礎。

也正因如此,本書結合了以下的四種風格與特色:起先,是諸葛展示他所擅長的詩情畫意,卻以頗具蒼涼況味的筆調呈現,為全書設定了猶如瀟湘夜雨的淒迷底色。隨後,才華煥發的古龍以奇魅而迷人的筆觸,將相關情節推向撲朔迷離的境界。接著,其時正著迷於推理和解謎的倪匡出手,將已經埋下的伏線再作進一步的鋪陳,並在原已渲染過的諸般懸疑之外,另行設置新的疑竇,使得全書主軸出現大逆轉。最後,則由司馬紫煙以平淡中見出奇崛的筆調,在萬花撩亂中不慍不火地收束全書。「接續協作」得以煥發異彩,實因諸作者皆投注心力之故。

本書的另一特色是:一反傳統武俠小說、乃至一般通俗類型小說約定俗成的寫作套路,竟然不設定主角。表面上,矢志為父報仇雪恨、出場時尚屬青澀椎嫩的少年韋明遠勉強算得上是男主角;然而,若從全書情節的推展與矛盾張力的產生來看,老奸巨猾的「鐵扇賽諸葛」胡子玉(胡老四)才是不可或缺的主角;若再仔細思量,則始終不曾正式出場,但以其深情和怪癖隱隱籠罩全局的「幽靈」姬子洛才是真正的主角。甚至有人認為,若以引致許多衝突、貫穿許多情節的「天香三寶」作為主角,亦無不可。

至於女主角,究竟是對韋明遠一往情深的「五湖龍女」蕭湄,抑或因師門淵源而自然結合的梵淨山女傑杜素瓊,又或是著墨不多、天真無邪,卻不惜為愛而死的湘兒,亦著實難以究詰。事實上,諸位作者所要表述的,本來就是隱喻世道險惡、人心叵測的「江湖夜雨」,而不是英雄兒女成名立萬的傳奇故事。

而世道險惡、人心叵測,歸根究柢言之,則不外乎是因為世人爭權奪利、貪慾無度之故。由於爭權奪利,所以江湖上不時出現意圖壓服群雄、一統武林的野心人物,出面進行爭奪「盟主」的戰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使用心純正、旨在行俠仗義的人物,一旦刀下濺血,與人結仇,亦常不免遭到對方報復。像韋明遠之父「飛環鐵劍震中州」韋丹,因鋤暴安良而為雪嶺雙兇等邪派高手害死,韋明遠當然要排除萬難,學藝復仇;然而,韋丹生前曾因故刺傷胡子玉,致其跛足,乃被胡銜恨終身,亟欲在韋明遠身上報復。然則韋明遠何辜,亦遭株連?

再深一層言之,胡子玉雖然心胸狹隘,狡計多端,但對自己在江湖道上的結義兄弟,卻亦頗有真情。當發現曾有結義之誼的「飛鷹」裘逸遭到慘殺,他不顧對手的功力顯然遠非自己所能企及,矢誓要追查兇手,與其一拚。及至發現行兇者應是與裘逸齊名的「白鷹」白沖天,而白沖天竟已攫取了「幽靈」姬子洛的奇功絕技「太陽神抓」,進而奪得「天香三寶」中極具殺傷力的「拈花玉手」,已足以橫行天下,殊非自己與義弟「鐵掌金鉤」許狂夫二人所能對抗;於是,胡老四竟下定決心爭奪「天香三寶」,不惜身冒鋒鏑,親歷險厄,甚至一再參與主導武林盟主的奪位之役。則其人雖落旁門左道,亢盛的權力意志卻不可輕估。

韋明遠要報仇,胡子玉要報仇,白沖天要報仇,而在情節的推進中,一個又一個被捲入尋仇或奪寶漩渦的江湖人物慘遭殺戮,他們的至親好友或門人弟子又何嘗不要報仇?「天香三寶」作為殺敵致勝、威懾天下的利器,是所有暗懷野心的武林中人不擇手段也要奪取之物,但三寶暗藏玄機,迴環互剋,其本身何嘗不是引來不測之禍的淵藪?在本書中,循環報復的情節與迴環互剋的利器,儼然形成了一個生生不息、無休無止的「貪慾輪迴」……而傳統武俠小說中著意描繪的那些名門正派中人,在這個「貪慾輪迴」中都只淪為可有可無的邊緣性角色。這是本書刻意凸顯的情節,其隱含的寓意似乎頗有顛覆正統武俠書寫之企圖。

於是,隨著整個「貪慾輪迴」的呈現,開篇所設計的那個看似恐怖詭異、不近人情的「幽靈」,反而成為最耐人尋味的、自我救贖的典型。原來「天龍」姬子洛之所以裂變為乖戾可怖的「幽靈」,乃是因為愛侶「天香娘子」不幸喪生,姬子洛的種種反常行為,皆是由於不堪愉殤之毒煎熬,傷心人別有懷抱之故。相形之下,一代又一代爭權奪利的江湖人物,從雪嶺雙兇、白沖天、胡子玉,直到新冒起的野心家如任共棄、文抄侯……,無非都是身不由己被捲入「貪慾輪迴」的可憐人而已。

至於飽經憂患的韋明遠,將來是效法師父「天龍」姬子洛,完全不理世間名利誘惑,終身守護心中的摯愛;抑或超脫不了紅塵孽海的恩怨糾纏,終究還要在「貪慾輪迴」中再翻騰起伏?這是一個有待未來分解的懸念,但已超出本書的範圍。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春風拂面,快意恩仇,是武俠人物奮揚、歡悅的一面;然而,浩浩江湖,森森劍氣,這人世間的詭譎與險惡,蒼涼與悲情,又豈是夜雨秋燈下的三卷書冊所能涵蓋?

※※※

司馬紫煙接手寫這小說,也有以下的故事,據香港「武俠世界雜誌」中「劉乃濟論相」《司馬紫煙不敢做過江龍》 《司馬紫煙不敢做過江龍》有以下記載,茲撮述如下:

「大學畢業後,司馬紫煙就和其他大專學生一樣要去服兵役,他被派到通訊部隊裏做電訊員。……

「那時候,司馬紫煙寫的不是武俠小說,而是一個很典型的文藝青年。……

「有一間老牌的春秋出版社,曾替司馬紫煙出版過幾本文藝小說,而這間出版社的主要業務,卻是出版武俠小說。有一天,司馬紫煙休假回到臺北,順便去春秋出版社去支取稿費。出版社姓呂的老闆一眼看見司馬紫煙,就好像見到了救星一樣,拉著他說有事要和他商量。

「原來這間春秋出版社正在替諸葛青雲出版一本武俠小說《江湖夜雨十年燈》。那時候市面上流行薄裝本,每本只刊登幾萬字,作者一邊寫,一邊交稿給出版社印書發售。豈料諸葛青雲寫了十集便斷稿,一來是他在這時候紅得發紫,每天要替幾家報紙寫長篇連載的武俠小說,忙個不了;另一方面是他的性格喜愛活動,朋友眾多,忙於吃喝玩樂,難以抽得出時間來續寫這篇武俠小說。

「最要命的,卻是這本《江湖夜雨十年燈》出版之後,讀者的反應非常好,各地的發行商和讀者紛紛打電話來追問,續集究竟幾時才能出版?呂老闆每天都接到十幾個這樣的電話,害得他急如熱鍋螞蟻,最後還是要硬著頭皮向諸葛青雲求救。

「……幾經商量,終於想出一個解決的辨法,就是由春秋出版社找個代筆的人,把這篇小說續寫下去。……

「解決辨法雖然有了,難題卻是找誰來做捉刀人?呂老闆把自己旗下的作家逐個想過,始終沒法想到一個適合人選來。如今看見司馬紫煙,恍如踏破鐵鞋無覓處,尋來全不費工夫。他向來很欣賞司馬紫煙的文筆,但司馬紫煙從未寫過武俠小說,若是找他來做捉刀人,未知他是否能夠勝任?

「『事急馬行田』,呂老闆在這時候唯有像賭博一樣,把注碼押在司馬紫煙身上。他把事情始末告訴司馬紫煙,央請拔刀相助。……

「這時候,司馬紫煙還在軍中服役,軍隊裏沒有書房,甚至連可以坐下來寫字的桌椅也都欠奉。能夠有桌椅的地方,就只有電訊室。但當時的通訊器材還是不大先進,電訊室裏安置了五十枝真空管,室內溫度經常高達攝氏四十度。司馬紫煙在電訊室裏一邊寫稿,一邊揮汗如雨。

「司馬紫煙就是在這種別人不能抵受的環境裏,替諸葛青雲續寫《江湖夜雨十年燈》。他既要依照原著的人物和線索,把書中情節繼續發展下去;還要模仿諸葛青雲所習慣的用詞遣句,免致被人發覺前後是出於兩個人的手筆。

「司馬紫煙續寫了二十多集,才把這個故事完結。出乎意料的是:出版社的職員報告呂老闆,由司馬紫煙續寫的那二十多集,銷路比諸葛青雲寫的前十集還要好;而且,有些讀者是看了後面那些書,才來補購前面的幾集。

「這還不算出奇,最出奇的卻是:竟然有電影公司看中了《江湖夜雨十年燈》的故事,要購買這部武俠小說的拍片版權。因為這本小說是用諸葛青雲的名字寫的,諸葛青雲也就老實不客氣的把版權費收進自己的口袋裏。……

「呂老闆……鼓勵他再繼續寫武俠小說,但這次不是替別人捉刀,而是用自己名字去闖天下。……」

故此《江湖夜雨十年燈》實是司馬紫煙成名之作。

現行網上文字版乃據大陸「中原農民版」掃描,多有漏略,漏略部分現一一逐字補正,故「好讀版」為網上較完善版本。又在第二十章後有一文字說明:「(後接續集,原名《白頭吟》)」。現據重印台版校正,並依照該版本刪去續集《白頭吟》部分。

在該版本最後一章寫韋明遠掌斃白沖天,放過敵人胡子玉及任共棄而退隱江湖。

司馬紫煙在末章留下以下伏線,以便撰寫續集《白頭吟》:

「韋明遠稍了恩怨,當然他是回到梵淨山去,對著佳侶稚子,去過他的悠遊歲月。

「可是他能如願嗎?

「胡子玉能心甘情願地就此算了嗎?

「任共棄與文抄侯會就此銷聲匿跡嗎?」

就此可見,司馬紫煙已不甘為人操刀,有了另起爐灶的打算了。

勘誤表:
(敖先榮 2015/2/6)
神劍鐵掌/神鉤鐵掌
鬧情逸致/閒情逸致
諾葛/諸葛
以嘲非嘲/似嘲非嘲
許狂久/許狂夫
雙漿/雙槳
陰把/隨把
本出數合/不出數合
凡達三丈/幾達三丈
駐額丹/駐顏丹
駐顏寺/駐顏丹
蕭羽/蕭之羽 (人名)
一雙通體/一隻通體 (閱文即知)
這雙「拈花/這隻「拈花
知道在主/知道莊主
丹桂山在上/丹桂山莊上
見於不見午/見子不見午
月華掩往/月華掩住
身穿華眼/身穿華服
鼓定/鼓足
嫌艙中大小/嫌艙中太小
胡蘆/葫蘆 (全文統一)
內家受氣/內家罡氣
待來『幽靈/特來『幽靈
可今恩師/可令恩師
清心老尼及父親/清心老尼提及父親 (閱文即知)
木魚極/木魚槌
韋明運/韋明遠
手臂一場/手臂一揚
仇人放手/仇人敵手
太陽抓/太陽神抓
不是放手/不是敵手
一亮,退/一亮,道
咱然難不倒/自然難不倒
他即始終/他卻始終
炯娜/婀娜
繡花之後/繡花針之後
濃香之昧/濃香之味
玄冰怪奧/玄冰怪叟
右拿緩緩/右掌緩緩
密束/密柬
許狂去/許狂夫
一個個結論/一個結論
戲弄施他/戲弄於他
自老大/白老大
老蚌含殊/老蚌含珠
一般柔和/一股柔和
看在限中/看在眼中

(Gilbert 2015/1/2)
拈在玉手/拈花玉手
迎賓之處門曰/迎賓之處門口
金振甫手肘/金振宇手肘
那知他將/哪知他將
刷地向後/唰地向後
一覺庭愧。 歌吹竹西/一覺庭愧。歌吹竹西
冬近春至/冬盡春至
「褚家三傑」,中是她俗家親人/「褚家三傑」中有她俗家親人
踴中心窩/踢中心窩
或則自有道理/或者自有道理 (未改,原也正確。或則:或者。如:「別急著走!或則聊聊天,或則喝口茶,再動身也不遲。」)
並忽忘/並勿忘
姬子治/姬子洛
檀樾/檀越 (未改,原也正確。檀樾:施主。譯自胡語。指以財物、飲食供養出家人或寺院的俗家信徒。平時出家人也用來尊稱一般的在家人。儒林外史˙第二十一回:「像你小檀越偷錢買書念,這是極上進的事。」或譯作「檀樾」。)
璇起一片/旋起一片
「幽靈」擋了過來/「幽靈」撞了過來
血流披面/血流滿面 (未改,原也正確。)
請怨我疏懶/請宥我疏懶 (改成請恕我疏懶)
把位了/把住了
閒蕩江湖/闖蕩江湖
她對我無理/她對我無禮
對妳無理/對妳無禮 (未改,原也正確。)
無理的正是蕭湄/無禮的正是蕭湄 (未改,原正確。)
蕭湄一擊慘叫/蕭湄一聲慘叫
輕輕地將頭,向外探了寸許/輕輕地將頭向外探了寸許
掌風堪將挨倒樹上/掌風堪將挨到樹上
四哥為問說出/四哥為何說出
踏破鐵鞋無處覓/踏破鐵鞋無覓處
山路大約定了半個時辰/山路大約走了半個時辰
六一年後/六十年後
我量他必到/我諒他必到 (未改,原也正確。)
天下第一『高人之譽』/『天下第一高人』之譽
此他此恨/此仇此恨
立向即後/立即向後
一闋/一闕 (未改,原正確。闋:量詞。計算歌、詞、曲的單位。史記˙卷七˙項羽本紀:「歌數闋,美人和之。」)
倩然微笑/歉然微笑 (未改,原正確。)
可憐飛燕倚新裝/可憐飛燕倚新妝
興致高級了/興致高極了
明心大師太/明心師太
羅綺/綺羅 (未改,原也正確。)
兄仇切心/兄仇心切 (未改,原正確。)
凜烈/凜冽

(A Yung 2014/12/5)
低頭視抨/低頭視枰
枯搞/枯槁
萬科不到/萬料不到
籍藉之名/籍籍之名
罄折/磬折
回頭耘己/回頭修己 (未改,原似正確。)
畫防/畫舫
茜鈔銀燭/茜紗銀燭
萌蘆/葫蘆
鈕動/扭動
頡抗/頡頏
滿口黃虯? (改成滿口黃牙)
兩校小柏/兩株小柏

(mPDB 2014/12/5)
據為已有/據為己有
暗合奇門/暗含奇門
一聲攝人心魄/一聲懾人心魄
:﹁難到他此/:﹁難道他此
正是一闕﹁八/正是一闋﹁八
凱覦/覬覦
淵停嶽峙/淵渟嶽峙
衣抽拂出/衣袖拂出
得他如些說法/得他如此說法
目己萬萬/自己萬萬
目己功力/自己功力
怔了一征/怔了一怔
次我待別找了/次我特別找了
年與今尊曾有/年與令尊曾有
內咎/內疚
思深義重/恩深義重
電光火石/電光石火
迷憫/迷惘
蕭湄忍不往淚落/蕭湄忍不住淚落
我會後侮的!/我會後悔的!
一種懺侮/一種懺悔
一闕清平/一闋清平
門人大客氣了/門人太客氣了
朝指著胡/戟指著胡

(mPDB 2011/4/15)
自已/自己
心無旁鶩/心無旁騖
兔起鵲落/兔起鶻落
老袖/老衲
又己/又已
頗首道:/頷首道:
我還能力你燒幾/我還能為你燒幾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