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柳殘陽《修羅七絕》 說明

2011/2/25 (1145K) 2014/12/5
2011/2/25 (1177K) 2014/12/5
2011/2/25 (779K) 2014/12/5
2014/12/5 (779K)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Gilbert勘誤。

柳殘陽《修羅七絕》提要

本書面世於1961年,初名《玉面修羅》,為柳殘陽的處女作。其後此書又有續集《幻劍毒刃》。後來再版時將兩書合而為一,改名為《修羅七絕》。

柳殘陽早期作品與傳統的「家變——奇遇——復仇」的構思無異。本書的男主角濮陽維少遭孤露,父母雙亡,受盡族人欺凌,只剩下忠僕朱福忠心耿耿,撫育遺孤。一日,因事與張大戶的管家嚴二爭執,嚴二失手殺死朱福。嚴二惡向膽邊生,放火意圖殺死濮陽維滅口。濮陽維倖而不死,又因機緣服下朱蘿仙果,又復得拜退隱江湖的「毒手魔君」關毅為師,遂矢志為己及為師父復卻當年一敗之恥,及振興恩師式微的「冷雲幫」,重新稱雄天下。

本書之所以成為柳殘陽的首品面世作品,據稱有以下傳奇故事。劉乃濟《人物柳殘陽——憑一個狠字闖江湖》(原載於香港《武俠世界》)中謂:

「……柳殘陽的軍旅生涯也算很幸運,這時沒有爆發戰爭,只是作經常性的演習。不過,軍中的生活是十分枯燥的,休息時無事可做,頗為無聊。這時候,台灣的武俠小說風魔一時,於是,柳殘陽在放假期間,在市區書店中買來一些武俠小說,帶返軍營中閱覽,作為枯燥生活的調劑。那時候的武俠小說流行薄裝本,只印刷幾萬字,正好適合塞在軍服口袋裏,有空時便掏出來看幾頁。

武俠小說看得多了,柳殘陽有著一種創作的衝動,覺得自己也可以寫武俠小說。可是,軍營中沒有書桌,甚至連畫板都沒有。靈感來到之時,柳殘陽便伏在坦克車的甲板上,或者彈藥箱面,掏出原子筆在拍紙薄上開始寫他的大作。而他的第一本武俠小說《玉面修羅》,便是這樣寫出來的。

小說雖然寫出來了,可是,柳殘陽卻連一個出版商都不認識,他只好在看過的武俠小說中,抄下其中一位出版商的地址,把作品寄出去。這個出版商向來收到的文稿,都是整整齊齊的,卻還未收到過大大小小,參差不齊,好像一疊廢紙似的稿件,而且作者的名字又十分陌生。他沒有興趣去看,便把這包文稿丟在一旁。

也許命中註定柳殘陽將來要吃寫作這一行的飯,那個出版商這天恰巧很空閒,無意之間瞥見丟在一旁的那包文稿,便把那堆參差不齊的紙張拿出來,打算隨便看看。就是這麼一看,連那個出版商自己也都吃驚起來,因為他被小說中的情節吸引住了,不知不覺巳經看了幾十頁,而且還想看下去。

出版商終於把柳殘陽寄來的那疊文稿一口氣看完,覺得這個陌生的作者,無論文筆與情節都與眾不同,這本書印出來,一定會受到讀者歡迎。於是,他立即寫信給柳殘陽,告訴他這本小說馬上付梓,並請柳殘陽繼續把新作寄來。」

也是因為這樣,柳殘陽在軍中一邊服役,一邊暗中在寫武俠小說。到他退役後,他便順理成章成了職業作家。

柳殘陽出身軍旅,也構成了他獨特的寫作風格,以上劉乃濟一文又對他的風格構成有以下的分析:

「他看過不少前輩所寫的武俠小說,這時就拿從軍中所學到的,把敵情作客觀地分析和檢討,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他認為:寫情,寫不過臥龍生;寫奇,寫不過諸葛青雲;寫人性,寫意境,寫不過古龍;寫細膩,寫不過蕭逸和司馬紫煙。而且,出身環境,性格和日常生活,對於寫作也有很大的影響。臥龍生和蕭逸擅於寫情,是因為他們時常留連在歌台舞榭,在脂粉叢中耳鬢廝磨;諸葛青雲擅長寫景,是因為他曾經走過大半個中國。至於其他名家,寫情,寫人,寫事,寫奇,寫玄,寫趣,各擅勝場,這都是柳殘陽覺得自己有所不及的。

可是,柳殘陽也發覺自己的長處。由於度過了幾年的軍旅生涯,而且隸屬於裝甲部隊,接受過最嚴格的訓練。只要發現敵蹤,便要立即把它消滅,決不手軟。上陣交鋒時更要勇往直前,義無反顧,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因此,他寫出來的情節,就好像他當年駕駛著坦克車一樣,橫衝直撞,奮勇向前,可說是一針見血,拳拳到肉。

所以說,作家的寫作取向,往往會受到出身環境的影響。柳殘陽就因為受過軍旅生活的薰陶,他的作品便以兇、猛、殘、狠為主,講的是快意恩仇,下手絕不容情。許多讀者就喜歡他這種直接了當的作風,絕不婆婆媽媽,更不拖泥帶水,讀來痛快淋漓。」

要補充的是,柳殘陽除了寫快意恩仇外,又擅於血腥打鬥場面,及豪雄彼此間的情義。其實與當時電影界中紅透半邊天的鐵血導演張徹的電影風格,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勘誤表:
(mPDB 2014/12/5)
一座險竣聳拔/一座險峻聳拔
急的搖看老人/急的搖著老人
魔君按著又講/魔君接著又講
按著,毒/接著,毒
唯一遺撼的/唯一遺憾的
高吭/高亢
淵停嶽峙/淵渟嶽峙
頓覺灸熱迫人/頓覺炙熱迫人
身後跟看董家/身後跟著董家
心事??/心事?
蜿蜓/蜿蜒
,喝到:﹁/,喝道:﹁
笑問到:﹁/笑問道:﹁
擊飛出丟。/擊飛出去。
的一聱便向/的一聲便向
自已/自己 (多處)
一征/一怔
楊真剌來/楊真刺來
天雷鍛羽/天雷鎩羽
是個豐神夷沖/是個丰神夷沖
兵刀所置/兵刃所置
出的蹩扭與難/出的彆扭與難
前來伺侯。﹂/前來伺候。﹂
支援不住/支持不住
各呈能耐/各逞能耐
傾刻/頃刻
失而複得/失而復得
夢寢難忘/夢寐難忘
好整似暇/好整以暇
張的等待者/張的等待著
痙孿/痙攣
視著埸中戰/視著場中戰
不予殺戳/不予殺戮
裝模做樣/裝模作樣
喘息半響/喘息半晌
逾恒/逾恆
倒底/到底
么魔小丑/么麼小丑
恒古不變/亙古不變
你難到不知/你難道不知
驚俱得連/驚懼得連
已被戮穿了十/已被戳穿了十
他心靡深處/他心扉深處
一闕/一闋
確是辣手/確是棘手
破碇/破綻
忽忙間/匆忙間

(Gilbert 2014/12/5)
額得/顯得
括皮/刮皮
猥屑/猥褻 (未改,原正確。)
強顏推笑/強顏堆笑
煙霧迷漫/煙霧瀰漫
果竟被他衝出/果然被他衝出 (改成果真被他衝出)
怎個屋宇/整個屋宇
心如刀劃/心如刀割
打踵/打腫
骸人/駭人
怕我穿得大多/怕我穿得太多
略一恍動/略一晃動
憤恐/憤怒
把你掉下這個絕澗/把你丟下這個絕澗
寒風凜烈/寒風凜冽
眼睛大加銅鈴/眼睛大如銅鈴
矮如東瓜/矮如冬瓜
滋牙一笑/吱牙一笑 (改成呲牙一笑)
及會/即會
堅愈精鋼/堅逾精鋼
顯待空曠異常/顯得空曠異常
濮陽直覺/濮陽維直覺
混身/渾身 (未改,原也正確。)
兩丈遠近的杯中/兩丈遠近的林中
林身驟然爆出一陣狂笑/林深驟然爆出一陣狂笑
並回未答/並未回答
當下說走/當下說定
粗約半圍約六顆巨柏/粗約半圍的六顆巨柏
正息有五隻山雀/正棲有五隻山雀
差譴/差遣
旁窗/傍窗
大門驚閉/大門緊閉
驚然揚手/驀然揚手
慄然/悚然 (未改,原也正確。)
冷削/冷酷 (未改,原也正確。)
齊齊回音/齊齊回首
有看滿腹辛酸/有著滿腹辛酸
腫陣/陣陣
水的綠的/水是綠的
維衣少女/綠衣少女
嗆琅一聲/蹌琅一聲 (改成嗆啷一聲)
快捷熟練之朽/快捷熟練之極
釣身/鉤身
修維九絕/修羅九絕
斷腸釣/斷腸鉤
怨毒的一撇/怨毒的一瞥
遭到毒手約/遭到毒手的
齪齷/齷齪
攝伏/懾服 (未改,原正確。攝伏:收伏、鎮壓。五代史平話˙周史˙卷上:「領樞密則可以攝伏諸將.便宜行事,號令行矣。」)
爬飯/扒飯
三花驟頂/三花聚頂
另一值/另一隻 (改成另一個)
線林道/綠林道
「青木掌」法/「青木掌法」
躍同/躍向
詩聖李白/詩仙李白
靡爛/糜爛 (未改,原正確。靡爛:腐爛,皮肉橫裂。史記˙卷一二二˙酷吏傳˙王溫舒傳:「姦猾窮治,大抵盡靡爛獄中,行論無出者。」亦作「糜爛」。)
本篇虛實互用/本為虛實互用 (改成本屬虛實互用)
殞命!123/殞命!
畢命/斃命 (未改,原也正確。)
三兩刃刀/三尖兩刃刀
獨腳大道/獨腳大盜
善伺人意/善體人意 (未改,原也正確。)
卻位/那位
根根倏起/根根豎起
連削帶打/連消帶打 (未改,原正確。)
以外功硬力見長/以外力硬功見長 (未改,原正確。)
不在遲疑/不再遲疑
全力群出/全力揮出
維緩睜開眼睛/緩緩睜開眼睛
長像/長相 (未改,原也正確。)
不在客套/不再客套
叮叮連想/叮叮連響
目眨神搖/目眩神搖
神彩奕奕/神采奕奕
超出倍屣/超出倍許
竟對襲來敵劍擋開/竟將襲來敵劍擋開
不便在下出醜/不使在下出醜
和尚群起/和尚舉起
偌!/喏!
咕嚨嚨/咕嚕嚕 (未改,原也正確。)
不準貧僧/不准貧僧
大聲喝斷道/大聲斷喝道 (未改,原也正確。)
快愈閃電/快逾閃電
修罹/修羅
外單長衫/外罩長衫
兩條銀紅/兩條銀虹
左欄右架/左攔右架
電彩輕法/電彩鞭法
一倍觀戰/一旁觀戰
鋼捧/鋼棒
鋼俸/鋼棒
千茫球/千芒球
活袁古/活鬼袁古
肌腸轆轆/饑腸轆轆
幸而補得/幸而捕得
兩指微並/兩指微併
始才/適才 (未改,原正確。)
如其與/如果與
一的聲/的一聲
的是/的確是 (未改,原也正確。的是:確實是。元˙關漢卿˙魯齋郎˙第三折:「這的是敗壞風俗,那一個敢為敢做!」)
如銀瀉地/如水銀瀉地
環佩叮噹/環珮叮噹
走雙手向下/雙手向下
不庸/不用 (未改,原正確。庸:需要)
氣憤填胸/氣憤填膺
儒俊/儒酸
滴咕/嘀咕
旋回/旋迴
全貫注/全神貫注
凜視/凝視
複羞於苟且/復羞於苟且
深郁/深鬱
沉氣凝氣/沉氣凝神
濮陽維維緩緩/濮陽維緩緩
一擊奪人心魄的厲嘯/一聲奪人心魄的厲嘯
已濮陽維沉重如山的「赤煞掌」/已被濮陽維沉重如山的「赤煞掌」
轟然而立/矗然而立
絕壁如削/絕壁如刀 (未改,原正確。)
彎曲如徤/彎曲如鉤
濮陽山/淮陽山
慄悍/慓悍
那堅固的非常的牛筋索/那堅固非常的牛筋索
剛牙/鋼牙
「三裏」二穴/「三里」二穴
自已卻絕未想到/自己卻絕未想到
複顫成/復顫成
精妙至不可諭言/精妙至不可言喻
閃連掌/閃連擊
一道吃到午時/一直吃到午時
『力拔九岳』其師『大力尊者』/『力拔九嶽』,其師『大力尊者』
香煙嫋嫋/香煙裊裊
亦相到/亦想到
部勒不住/都勒不住
出招手數/出手招數
加雜/夾雜
方便鏟是是舞得/方便鏟是舞得
秋月大師『百手仙猿』/秋月大師,『百手仙猿』
紫鯊斷腸徤/紫鯊斷腸戟
橫七八豎/橫七豎八
武京武京,/武京,
這些「黑砂島」的魔崽子/這些『黑砂島』的魔崽子
力量之大只怕武林中人/力量之大,只怕武林中人
號稱「拐子腳」的邱雄的香主/號稱「拐子腳」的邱雄香主
更有那「銀鷹孤叟」武京,態度不明/更有那『銀鷹孤叟』武京,態度不明
徤形/戟形
腑肺/肺腑
戰斗/顫抖
交結一番/結交一番 (未改,原也正確。)
「寧自閻羅十殿轉,莫見『玉面修羅顏』。/「『寧自閻羅十殿轉,莫見玉面修羅顏』。
生像威猛/生相威猛 (未改,原也正確。)
漢得紫紅/脹得紫紅 (改成漲得紫紅)
複出/復出
徤光/戟光
紫鯊斷腸?/紫鯊斷腸戟
這美的少女對濮陽維/這美少女對濮陽維
掌起起已將/掌起已將
陰陽十三徤/陰陽十三戟
徤法/戟法
雙徤/雙戟
寂翏/寂寥
巨徤/巨戟
六個個人/六個人
獨臂獨夫/「獨臂毒夫」
『冷雲幫』主濮陽維/『冷雲幫』幫主濮陽維
黑龍『魔爪』/黑龍山『魔爪』
「霹靂鎚」法/「霹靂鎚法」
整正天/整天
一種為難練/一種極為難練
板一個平手/扳一個平手
侯間/喉間
熱茶時時分/熱茶時分
做答/作答
「百靈劍」法/「百靈劍法」
穿章打扮/穿著打扮
媽夾巴子/媽個巴子
背瘠/背脊
消皮/俏皮
敵抵/抵敵 (未改,原也正確。)
『幽靈毒砂』顧老賊/『幽靈毒砂』,顧老賊
『五絕』雙兇、一如來/『五絕、雙兇、一如來』
清喝一聲/輕喝一聲 (未改,原正確。)
一的位/的一位
癒打愈不是/愈打愈不是
以驟而施出/已驟而施出
急著抱重孫子/急著抱孫子 (未改,原正確。)
『五絕』、雙兇、一如來/『五絕、雙兇、一如來』
李藩/李蕃
濮陽維然洒然自若/濮陽維洒然自若
連連向前推橫推三掌/連連向前橫推三掌
輕輕挪五步/輕挪五步
內哄/內鬨
艷明/明艷
何誰生氣/和誰生氣
赫嚇/赫赫
估不道/估不到
會合意/會合
謙然低聲/歉然低聲
火燥/火爆
蒙得過/矇得過
做對/作對
冰海雪濤十三徤/冰海雪濤十三式
以若/已若
松轡/鬆轡
掌老/長老
,駝神」/,「駝神」
狂猛無的/狂猛無比的
「斷魂鏢」法/「斷魂鏢法」
鼻翹煽動/鼻翹搧動
一多有半/一半有多
太息/嘆息 (未改,原正確。太息:大聲嘆氣。楚辭˙屈原˙離騷:「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文明小史˙第四十六回:「臨出門時,安紹山還把手一拱,說道:『前途努力,為國自愛!』說完這句句,掩面而入。勞航芥又不勝太息。」)
豪未/毫未
再浩飛的肩頭/在浩飛的肩頭
踣倒/跌倒 (未改,原也正確。踣:跌倒。如:「踣地不起」。聊齋志異˙卷一˙勞山道士:「頭觸硬壁,驀然而踣。」)
腸髒/腸臟
呼息似逐漸窒息/呼吸似逐漸窒息
由我攆你回去/由我扶你回去
俞大元得嗓音/俞大元的嗓音
回目四轉/迴目四轉
怯毒聖藥/去毒聖藥 (未改,原也正確。)
本席僅代表全幫上下/本席謹代表全幫上下
由衷的信賴的與愛心/由衷的信賴與愛心
火意熠子/火摺子
百來裏路/百來里路
笑得時候/笑的時候
靜得時候/靜的時候
仍然又些晦暗/仍然有些晦暗
胡髭/鬍髭
火暴/火爆
媽巴子/媽個巴子
尚不老人胸口/尚不及老人胸口
洪聲/宏聲 (未改,原也正確。)
暗影佇立時走出/暗影處立時走出
與本幫弟子做對/與本幫弟子作對
報拳/抱拳
事形/事情
倚戀/依戀
不寒而懍/不寒而慄
栓好/拴好
一隻只/一只只
此刻紅倏白/此刻倏紅倏白
蹬劃/蹬踏
削厲/冷厲 (未改,原也正確。)
七煞劍』法/『七煞劍法』
「七煞劍」法/「七煞劍法」
一掄急攻/一輪急攻
金錢豹倏起忽落/金錢豹皮倏起忽落
月牙隆/月牙鏟
虛飃飃/虛飄飄
俯在俞大元正旁/俯在俞大元耳旁
妙曼/曼妙
「赤手拐」法/「赤手拐法」
「韋陀金剛杖」法/「韋陀金剛杖法」
一拍南雲肩頭/一拍吳南雲肩頭
身掌名傾天下/執掌名傾天下 (未改,原也正確。)
涅盤/涅槃
這是也緩緩停下手/這也緩緩停下手 (改成這時也緩緩停下手)
緊張的凝注的廳中的二人/緊張的凝注廳中的二人
旋渦/漩渦
老猿長吟/老龍長吟
卻已只只分成/卻已支支分成
驚別聲/驚呼聲
征得/徵得
床笫/床第 (未改,原正確。)
全都幫中上下各人的預料/全都在幫中上下各人的預料
陪了一陣不是/賠了一陣不是
「白雁」兒/「白雁兒」
這出槓子戲/這齣槓子戲
本堂不知是/本堂主不知是 (未改,原正確。)
戴著滿腔的甜蜜/帶著滿腔的甜蜜
核桃班大小/核桃般大小
以手之頤/以手支頤
瘁心/悴心 (未改,原也正確。)
有帶有/又帶有
玲瓏浮圖/玲瓏浮凸
浪蟒居/浪莽居
促室/處室 (未改,原正確。)
再下痛愛的師侄/在下疼愛的師侄
在集殘兵/再集殘兵
心影/形影 (未改,原正確。)
大部高手/大部份高手 (未改,原也正確。)
死得值得,死得英雄/死的值得,死的英雄
醜陃/醜陋
狼辣/狠辣
大馬爬/大馬趴
最凌厲的而狠毒的/最凌厲而狠毒的 (改成最凌厲且狠毒的)
利徤/利刃
間而拍出得/間而拍出的
天蜈徤/天蜈戟
長徤/長戟
禿顱/禿頭 (未改,原正確。)
利劍飛舞如風「一百二十八手/利劍飛舞如風,「一百二十八手
俱有令人難以察覺/具有令人難以察覺
巨靈功/巨靈氣功
瓷罐然一聲/瓷罐咻一聲
暴裂/爆裂
汗毛之豎/汗毛直豎
說道這裏/說到這裏
遜的兩籌/遜了兩籌
金蠶利齒/金線蠶利齒
「修羅劍」式/「修羅劍式」
已安心不叫/已存心不叫
第一高,/第一高手,
癡唸/癡念
賭狀/睹狀
以老賣老/倚老賣老

(mPDB 2011/2/25)
心無旁鶩/心無旁騖
聳立看一家/聳立著一家
坐看一老/坐著一老
筷子己被他掌/筷子已被他掌
裝做腦怒的喝/裝做惱怒的喝
十分赦然/十分赧然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