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阿來《塵埃落定》 說明

2011/1/21 (517K) 2012/6/18
2011/1/21 (502K) 2012/6/18
2011/1/21 (507K) 2012/6/18
2011/1/21 (367K) 2012/6/18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guinness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windrose校正:「下載這個“典藏版”之後,讀起來才發現觸目驚心,這個“典藏版”的質量還不如一般的“經典版”。於是參照人民文學出版社2000年7月第一版、2001年3月第3次印刷的掃描PDF版邊讀邊訂正,得到下面的勘誤表。」

作者簡介

阿來,一九五九年生於四川西北部藏區馬爾康縣。俗稱「四土」,即四個土司統轄之地。畢業于馬爾康師範學院,曾任成都《科幻世界》雜誌社社長、總編輯,目前已經辭職,全心創作新書《格桑王》。

一九八二年開始詩歌創作,八十年代中後期轉向小說創作。主要作品有詩集《棱磨河》,小說集《舊年的血迹》、《月光下的銀匠》,長篇小說《塵埃落定》、《空山》,長篇地理散文《大地的階梯》,散文集《就這樣日益在豐盈》。《塵埃落定》,一九九八年三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塵埃落定》是其第一部長篇小說,於二○○○年榮獲第五屆茅盾文學獎。

評委認為這部小說視角獨特,「有豐厚的藏族文化意蘊。輕淡的一層魔幻色彩增強了藝術表現開合的力度」,語言「輕巧而富有魅力」、「充滿靈動的詩意」,「顯示了作者出色的藝術才華」。著名軍旅作家柳建偉更是肯定地說,阿來有可能以此書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內容簡介

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四川阿壩地區,當地的藏族人民被十八家土族統治著,麥琪土司便是其中之一。

老麥琪土司有兩個兒子,大少爺為藏族太太所生,英武彪捍、聰明勇敢,被視為當然的土司繼承人;二少爺為被土司搶來的漢族太太酒後所生,天生愚鈍、憨癡冥魯,很早就被排除在權力繼承之外,成天混迹於丫環娃子的隊伍之中,耳聞目睹著奴隸們的悲歡離合。

麥琪土司在國民政府黃特派員的指點下在其領地上遍種罌粟,販賣鴉片。很快暴富,並迅速組建了一支實力強大的武裝力量,成為土司中的霸主。

眼見麥琪家因鴉片致富,其餘的土司用盡心計,各施手段盜得了罌粟種子廣泛播種,麥琪家的傻少爺卻鬼使神差地建議改種麥子,於是在高原地區漫山遍野罌粟花的海洋裏,麥琪家的青青麥苗倔強的生長著。

是年內地大旱,糧食顆粒無收,而鴉片供過於求,價格大跌,無人問津,阿壩地區籠罩在饑荒和死亡陰影下。大批饑民投奔到麥琪麾下,使得麥琪家族的領地和人口達到空前的規模。傻子少爺也由此得到了女土司茸貢的漂亮女兒塔娜,並深深地愛上了她。就在各路土司日坐愁城,身臨絕境之時,卻傳來二少爺開倉賣糧,公平交易的喜訊。

各路土司雲集在二少爺的官寨舉杯相慶、鑄劍為犁。很快在二少爺的官寨旁邊出現了幾頂帳篷,進而是一片帳篷,酒肆客棧、商店鋪門、歌榭勾欄、甚至妓館春樓,應有盡有。在黃師爺(當年的黃特派員)的建議下,二少爺逐步建立了稅收體制,開辦了錢莊,在古老封閉的阿壩地區第一次出現一個具有現代意義的商業集鎮雛型。

二少爺回到麥琪土司官寨,受到英雄般的歡呼,但在歡迎的盛會上,卻有大少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陰毒的眼光。一場家庭內部關於繼承權的腥風血雨又悄然拉開了帷幕。

終於,在解放軍進剿國民黨殘部的隆隆炮聲中,麥琪家的官寨坍塌了。紛爭、仇殺消彌了一個舊的世界終於塵埃落定。

本書改編的同名電視劇集於2003年播出,並於2006年由香港舞蹈團改編為舞劇。

勘誤表:
(windrose 2012/6/18)
36節與37節次序錯,應對調。

宮寨/官寨
大隊人馬就出發了。土(分段位置錯)
瑣吶/嗩吶
吸吶響起/嗩吶響起 (本句末分段錯)
釋迎牟尼/釋迦牟尼
話佛/活佛
僵直偽步子/僵直的步子
咄咄逗人/咄咄逼人
富寨/官寨
場上階人/場上每個人
憎侶/僧侶
一副字/一幅字
憂心沖沖/憂心忡忡
嬰粟/罌粟
多吉次仁頂著大路/多吉次仁順著大路
瞄脹起來/臌脹起來
眉問冒出來/眉間冒出來
這T/這下
蔭影/陰影
巨大的氣流上上下下/巨大的身子上升或下降
尖銳的鳴叫/尖銳地鳴叫
拴釋/詮釋
鼠啊就都鑽到洞裡去了。/鼠啊就都鑽到洞裡去了。」那鳥中之王帶著強勁的風聲,從土司 和活佛面前一掠而過,從樹叢裡抓起一隻慘叫的鳥,高高飛起,投身到樹林中有高岩的地方
去了。
耗牛/犛牛
癲蛤蟆/癩蛤蟆
這時,,/這時,
把我的腦袋據在/把我的腦袋摁在
一件大磐上面/一件大氅上面
是;堆木頭/是一堆木頭
看見活佛著樓梯/看見活佛又順著樓梯
門媚/門楣
窗根/窗欞
麥面/麥麵
將墜末墜/將墜未墜
輕輕佻開/輕輕挑開
心給摳出來了/心給捋出來了
晤晤對我說/咿咿唔唔對我說
詣媚表情/諂媚表情
我一門/我一出門
烏黑的九子/烏黑的丸子
害伯的地方/害怕的地方
臉喇一下白了/臉唰一下白了
兩個小腸/兩個小廝
憎人/僧人
一朋個僧人/一個僧人
土司不橡/土司不像
吞吞嚥咽/吞吞咽咽
一滴湧流下/一滴滴流下
唾不著覺/睡不著覺
我們家是風/我們家是從風
淋瀝而下/淅瀝而下
就便著我/就偎著我
土司太大/土司太太
不要害伯/不要害怕
宜貢呢/直貢呢
氈色鑲邊/氆氌鑲邊
初級軍官的鑲邊是賴皮/初級軍官的鑲邊是獺皮
望不見的山館/望不見的山壪
馬脖子上的澤鈴/馬脖子上的驛鈴
叮叮吟吟/叮叮咚咚
但於這事/但幹這事
塔挪/塔娜
休浴更衣/沐浴更衣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一縷,一縷/一綹,一綹
銀匠的子/銀匠的錘子
他們轉過山不見了/他們轉過山壪不見了
一邊於活/一邊幹活
塔娜端過灑來/塔娜端過酒來
銀製酒杯換成了珊瑚的/銀製的,酒杯換成了珊瑚的
懷疑自已/懷疑自己
為什麼不於呢/為什麼不幹呢
原因之一./原因之一。
置若閣聞/置若罔聞
曲紮/曲扎
新派僧入/新派僧人
什麼樣於/什麼樣子
撤播/撒播
販子管家/跛子管家
不遠的開闊草地/不遠的開闊草地上。
頭人還要還要/頭人還要在這時
麥其家的祝福麥其家的希望/麥其家的祝福,麥其家的希望
怎麼會木重要/怎麼會不重要
取出一九藥/取出一丸藥
暗出跟蹤/暗處跟蹤
反正下手/反正他們不敢下手
漸漸瀝瀝/淅淅瀝瀝
管家麥其土司/管家鋪開紙,給麥其土司
粟就從三個人頭/罌粟就從三個人頭
都帶回來了。「/都帶回來了。」
眼光合著我/眼光看著我
是說唉/是說,唉
喇如跌足嘆息/喇嘛跌足嘆息
「喇嘛畢竟是喇嘛/」喇嘛畢竟是喇嘛
」也好,「他說,」/「也好,也好」他說,「
黑色功石炭/黑色的石炭
什麼也不於/什麼也不幹
解簡/蟒筒
哎吶/嗩吶
重新冰浴/重新沐浴
汪波土司、手下/汪波土司手下
看.不到/看不到
那,邊傳來消息/那邊傳來消息
撤向面前/撒向面前
辯氈或攝制皮子/擀氈或鞣制皮子
跟著從容的步子/踱著從容的步子
我站車山崗上/我站在山崗上
萬紫干紅/萬紫千紅
打掃於淨/打掃乾淨
留粟/罌粟
萬世水存/萬世永存
傢伙要知道/傢伙,要知道
長長的甫道/長長的甬道
河裡的卵歹/河裡的卵石
沒有害伯/沒有害怕
血凝任了/血凝住了
憐借/憐惜
去經堂早找書/去經堂裡找書
我又沒有說,你怎麼知道?「/「我又沒有說,你怎麼知道?」
我撤了一個謊/我撒了一個謊
她棒著/她捧著
薑是我們的朋友/姜是我們的朋友
罌栗/罌粟
書記宮/書記官
害怕一就沒有/害怕一下就沒有
非得伯什麼/非得怕什麼
指揮人過鬥/指揮人過斗
國壬/國王
就伯吃下去/就怕吃下去
那很小指頭/那根小指頭
貪糊不清/含糊不清
神精大夫/精神大夫
班撣/班禪
游渦/漩渦
拾腿/抬腿
那不可能糧食/那不可能!糧食
沉吟了半響/沉吟了半晌
是個傻子./是個傻子。
院望外邊/瞭望外邊
臉喇一下白了/臉唰一下白了
迷茫的神情/迷惘的神情
迷憫/迷惘
迷茫的臉/迷惘的臉
二場戰爭/一場戰爭
僻僻啪啪/噼噼啪啪
不再橡/不再像
手裡還攝著/手裡還攥著
喂一餵/餵一餵
向鳥群撤出/向鳥群撒出
往空中撤去/往空中撒去
拋撤著麥子/拋撒著麥子
撤下麥子/撒下麥子
一樣重的銀子.「/一樣重的銀子。
拉雷巴/拉雪巴
就把位於移交/就把位子移交
咿咿晤晤/咿咿唔唔
不知不黨/不知不覺
女人的英容/女人的笑容
少爺,那姑娘多麼漂亮呀!「/「少爺,那姑娘多麼漂亮呀!」
牛蟒/牛虻
大方幾年前/大方。幾年前
濕施施/濕漉漉
在水中依然/在水中,依然
迫到牧場/追到牧場
叮叮恍恍/叮叮咣咣
我在那裡?/我在哪裡?
知道月己/知道自己
自己在哪裡。「/自己在哪裡。」
她問我./她問我
耍談正事/要談正事
百姓們要挨餓了你要/百姓們要挨餓了。你要
記得清清楚楚。/記得清清楚楚。」
一兩銀子也沒有聽見/一兩銀子也沒有!聽見
她的到肯定/她得到肯定
被搶你的意思/被搶了!你的意思
拉雪巴的禍事臨頭了。「/「拉雪巴的禍事臨頭了。」
」你的麥子不止得到了十倍報酬。」/「你的麥子不止得到了十倍報酬。」
幹了一大碗/乾了一大碗
被拉雪巴土司槍了/被拉雪巴土司搶了
沫浴/沐浴
該怎麼於/該怎麼幹
末卜先知/未卜先知
半時間/半天時間
膛過河/蹚過河
便人感到/使人感到
崎嘔/崎嶇
麥面粥/麥麵粥
游渦/漩渦
喊了:/喊了一聲:
女士司/女土司
現在,我們可以得到麥子了嗎?「/「現在,我們可以得到麥子了嗎?」
」./」
害苦了。/害苦了。」
邏輯采說/邏輯來說
也是下樣/也是一樣
麥面/麥麵
犬群下的人/大群下人
騷粟/罌粟
我在那裡?/我在哪裡?
伸出於來/伸出手來
於那事情/幹那事情
招沒留多少人/把沒留多少人
在於事/在幹事
晚上就干夠了/晚上就幹夠了
早己起床/早已起床
重新醒來。她只重新睡了。一小會兒,就醒來了。/重新醒來。
但不這,/但不這樣,
豐盛品/豐盛的食品
咯哈哈/咯咯咯
斑塢/斑鳩
蔓著/蔓菁
濫殘/濫賤
顧著越來越開闊/順著越來越開闊
好好於/好好幹
沒主高/沒主意
訂著響亮/打著響亮
來自.四面八方/來自四面八方
帽據很寬/帽簷很寬
肉稻子/肉褶子
往她的胸口上鉛/往她的胸口上摁
成了我的丈夫。「/成了我的丈夫。」
」那個人也是/「那個人也是
醉眼暖吮/醉眼朦朧
就像,不認識/就像不認識
嘩呀呀/咿呀呀
她大意了/她太蠢了
一群高呼/人群高呼
拾下來/抬下來
十足的傻子.只要/十足的傻子。只要
給了你下個/給了你一個
傳到入耳朵/傳到人耳朵
二三兩兩/三三兩兩
三個我們動身/三個人了。我們動身
賠在腳前/蜷在腳前
過得真侵/過得真慢
被子管家/跛子管家
打了一個隔/打了一個嗝
一腳端在/一腳踹在
沒有端便走開/沒有踹便走開
牛勞/牛蒡
我是.病了/我是病了
人聲噪雜/人聲嘈雜
他跟在我的身後i/他跟在我的身後,
剛才你聽見了!」/剛才你聽見了,
平平安安。/平平安安。」

(他又開口了,站在比他傻兒子高三級樓梯的地方,動情地說:「我知道你會懂得我的心的。剛才你聽見了!」

  老百姓一聲嘆息,好像大地都搖動了?他們瘋了一樣把你扛起來奔跑,踏平了麥地時,我就害怕了,我真的害怕了。連你母親都害怕了。就是那天,我才決定活著的時候把位子傳給你哥哥。

  看著他坐穩,也看著你在他手下平平安安。)—— 這幾句不分段

瞎喂作響/嚯嚯作響
傻子們謳氣都是在心裡摳/傻子們慪氣都是在心裡慪
你妻子定時/你妻子走時
左顧有盼/左顧右盼
嗚叫/鳴叫
=團/一團
吟吟跳動/咚咚跳動
滑過頭髮的咳咳聲/滑過頭髮的嚓嚓聲
,些衣服/,這些衣服
滴滴塔晤/滴滴嗒嗒
剪成的名一樣/剪成的一樣
太大的衣襟/太太的衣襟
又橡一隻鳥/又像一隻鳥
哪人像是崩潰/像是崩潰
藍尹之下/藍天之下
定到遠處/走到遠處
打了一個寒酸/打了一個寒噤
撤過尿/撒過尿
睡上,/晚上,
就加樣/就那樣
塔塔/嗒嗒
吐得一場糊塗/吐得一塌糊塗
混潺潺/潺潺
膛著月光/蹚著月光
大牽掛/太牽掛
美麗的太大/美麗的太太
──座開放的建築/一座開放的建築
藏──藏/藏一藏
瑪蹈/瑪瑙
已經徑成/已經長成
而不理在邊界上/而不是在邊界上
站在地樓/站在地毯
書記宮/書記官
自已沒有回去/自己沒有回去
我於了/我幹了
呆坐了了──會兒/呆坐了一會兒
不緊不饅/不緊不慢
給你一個傻瓜兒子。/給你一個傻瓜兒子。」
我的心感到痛楚「/我的心感到痛楚了
下面干了/下面乾了
嘴唇也干了/嘴脣也乾了
夏官/夏宮
這是事情/這類事情
把你賞給我。/把你賞給我。」
這個姑娘我的稅務官/這個姑娘,是我的稅務官
同床共枕的茸貢土司/同床共枕的麥其土司
以為──個好時代/以為一個好時代
陳望遠方/瞭望遠方
工息已/自己
汪被土司/汪波土司
初是親我/而是親我
老點了數/老闆數了數
箱子罕/箱子裡
來D巴/來吧
忿動/念動
我不該知道嗎?/我不該知道嗎?
便改口說,」/便改口說,「
見到他仍我就認得出來。「/見到他們我就認得出來。」
鎮子出的其他/鎮子上的其他
認出那些漢人是有顏色/認出哪些漢人是有顏色
土哥們/土司們
陰鴛/陰鷙
吟吟地跳蕩/咚咚地跳蕩
開玩實/開玩笑
復執/復仇
肉末『彈掉/肉末,彈掉
小旋挽/小旋風
坐迅欲片/塵土、紙片
僻啪聲/噼啪聲
好多人物面/好多人一面
行刑拄/行刑柱
在地土司/在地上了。土司
我這,輩子/我這一輩子
對著這援助女兒/對著心愛的女兒
使用一隻手/便用一隻手
要散場嚴/要散場了
白色漢人,取得勝利/白色漢人取得勝利
放戀情慾/放在情慾
也是一樣那怕/也是一樣,哪怕
太大從馬背/太太從馬背
離開個天後/離開十天後
搭漣/褡褳
記起來,,當初/記起來,當初
銀匠此行是沒有希望,/銀匠此行是沒有希望的。
女兒L一個人/女兒一個人
在他迫上之前/在他追上之前
汪披/汪波
胯間間/胯間
索即澤郎/索郎澤郎
他聳著肩膀/他们聳著肩膀
供給你們糧食/供給他們糧食
被此瞭解/彼此瞭解
蠻於/蠻子
特別服天/特別的冬天
跟他們干/跟他們幹
生死他關/生死攸關
叫漢人去大漢人/叫漢人去打漢人
記著自已/記著自己
旺波土司,她說/汪波土司,他說
燈芯僻僻/燈芯噼噼
迷憫惶惑/迷惘惶惑
左搖有晃/左搖右晃
給幾點什麼/給人點什麼
行府柱/行刑柱
也思他們/也跟他們
曬腆/靦腆
立即樓上來了/立即樓上樓下奔忙起來
有曲替爾依/有的替爾依
太大沒有帶走/太太沒有帶走
她不再哭了,這個賤人在吻我的身上更多的地方,她吻過我身上更多的地方,使我舒服得像
畜牲一樣叫喚。/她不再哭了,這個賤人在吻我的腳趾。過去,她吻過我身上更多的地方,
使我舒服得像畜牲一樣叫喚。
乎乎的鼾聲/平穩的鼾聲
有入說/有人說
機關搶/機關槍
控瞞了星星/掛滿了星星
一大壇灑/一大壇酒
越近近了/越近了
緊緊抓住來/緊緊攫住了
麥其管寨/麥其官寨
走了二天/走了三天
進發出/迸發出
我額子裡/我頸子裡
把手伸邊了/把手伸進了
畫眉鳥在廟子外面/畫眉鳥在窗子外面
夫哪/天哪
五十歲工/五十歲了
飛到遠過/飛到遠處
傻乎平/傻乎乎
茶咕咕地開/茶嘟嘟地開
從頭到腳;散發/從頭到腳,散發
鴉片姻泡/鴉片煙泡
吞下丁/吞下了
土司家族人;/土司家的人,
迤儷/逶迤
處處都可以跟到/處處都可以遇到
穿過床欞/穿過窗欞
把被子裹待緊緊/把被子裹得緊緊
「我連個夢都沒有做/我連個夢都沒有做
於些什麼/幹些什麼
紅色藏入/紅色藏人
滴滴喀塔/滴滴嗒嗒

小聲響咕/小聲嘀咕 (windrose 2012/6/11)
土司太大下樓/土司太太下樓
太大踩著一級級梯子/太太踩著一級級梯子
我揉著結了哆的雙眼/我揉著結了眵的雙眼
神邸/神祇
神柢/神祇

一個房問,更/一個房間,更 (mPDB 2011/1/21)
我主耶酥。﹂/我主耶穌。﹂
他說;﹁你這/他說:﹁你這
弄清白己在這/弄清自己在這
開口;﹁我們/開口:﹁我們
子說;﹁我一/子說:﹁我一
實在呆不住了。/實在待不住了。
他說;﹁少爺/他說:﹁少爺
慢慢拾起頭來,/慢慢抬起頭來,
:﹁晦,我正/:﹁嗨,我正
郎離開丁多少/郎離開了多少
子裡呆了這/子裡待了這
人家呆一天/人家待一天
裡多呆了好/裡多待了好
刑人呆在一/刑人待在一
那裡呆到冬/那裡待到冬
願閒呆著的/願閒待著的
自己呆著。/自己待著。
娜還呆在那/娜還待在那
丁們呆在一/丁們待在一
個人呆著,/個人待著,
土司呆在一/土司待在一
一起呆一會/一起待一會
裡面呆些時/裡面待些時
親還呆得長/親還待得長
父親呆了一/父親待了一
裡多呆一會/裡多待一會
裡又呆了一/裡又待了一
他就呆在那/他就待在那
官寨呆著,/官寨待著,
地方呆不下/地方待不下
裡久呆,我/裡久待,我
行者呆的山/行者待的山
這也呆不住/這也待不住
個人呆在家/個人待在家
子裡呆著的/子裡待著的
個人呆在那/個人待在那
,就呆在官/,就待在官
的人呆在一/的人待在一
一起呆過。/一起待過。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