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蕭麗紅《千江有水千江月》 說明

2010/12/29 (284K) 2012/3/7
2010/12/29 (272K) 2012/3/7
2010/12/29 (299K) 2012/3/7
2010/12/29 (205K) 2012/3/7

好讀書櫃《經典版》,感謝SHG整理製作。感謝Shiung、涂正明勘誤。感謝chin223提供掃描檔。

作者簡介

蕭麗紅,1950年生,台灣嘉義布袋鎮人,目前專事寫作。曾以《千江有水千江月》獲聯合報長篇小說獎。代表作有《桂花巷》、《千江有水千江月》、《白水湖春夢》,另有作品《桃花與正果》、《冷金箋》。

內容簡介

(一)

《千江有水千江月》為台灣知名作家蕭麗紅著作之長篇小說;1980年在《聯合報》上連載,1981年6月初版。書名出自《嘉泰普燈錄》卷十八:「千山同一月,萬戶盡皆春。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該小說內容是寫書中主角:大信與貞觀之間似有若無的愛情故事。貞觀四妗的小兒子銀祥因玩捉迷藏躲進棺材內被活活悶死,四妗的姪兒大信前來安慰。大信被虱目魚刺扎到咽喉,貞觀給他一根麥芽糖,解除疼痛,因而結緣,隨着二人成長,情意日深。大信入伍後,因一場誤會,寫一封信給貞觀說:「妳這樣做,我很遺憾!」之後兩人就失聯了。貞觀的大妗守家三十年以待夫婿歸來,但是生還的丈夫竟然已經在日本娶老婆還生了小孩,大妗為了還願,入廟帶髮修行。貞觀上山探望出家的大妗,與一名天真的小男孩偶遇,在童言童語中,貞觀豁然開朗,決心將她的痛苦,還天,還地,還諸神佛。

《千江有水千江月》是聯合報六九年度首獎作品,評審委員司馬中原認為:「內容是以布袋的蕭姓大家族為中心,從生活中體現傳統的習俗和親情,能與我們的文化道統融而為一,文字平實、洗鍊,情景生動、高妙,而著者在文字佈局格調,頗有《紅樓夢》的味道;另外,這篇小說生活性很強,寫得細緻深沈,且具有無限的愛心與無形的教化力,從古老的人平樸風情的觀念寫到今天重私利的社會,寫得相當厚道。」龍應台在《龍應台評小說》裡批評:「作者以極度感情式的、唯美式的、羅曼蒂克式近乎盲目的去擁抱、歌頌一個父尊子卑、男貴女賤的世界,對這樣一個世界沒有一點反省與懷疑,使『千江』成為一本非常膚淺的小說……。」

《千江有水千江月》1981年在台灣出版,多年來一直暢銷不衰,累計印刷72次,銷量達32萬冊。最早出版該書的台灣聯經出版公司總編輯林載爵稱,該書是台灣本土作家創作的最暢銷的長篇小說之一,幾乎成為目前台灣中年人集體記憶的一部分,被台灣很多大中學校指定為課外必讀書。台灣文壇泰斗司馬中原以「很成熟的古典詩,明朗、清雅、高潔」來評價該書。

(二)

《千江有水千江月》開始即為大信與貞觀的二人糾結埋下了伏筆:講過同樣的話,有著相同的離鄉感受,對同樣的簫聲感到好奇。他們也定是在不同的人的口中聽到過對方。貞觀與大信的過從也是一點一滴的積累:貞觀為卡了魚刺的大信送麥芽,為大信補紗帳,為大信煮麵……這些點滴的細碎往事都保留在二人的記憶中,從不曾被抹去。

貞觀一直生活在自己狹小的世界中。在遇到大信之前,貞觀尚是懵懂的:「人生的苦痛和甜蜜,都是大信給的。」貞觀自幼喪父,父親的位置是缺失的,大信是進入她生命的第一個男子,也是她真正瞭解的第一個男子。在與大信的愛情中,貞觀一直是被動的,信開始只是大信一封封地寫,見面也是大信一次次地主動。面對愛情的停滯,貞觀也只是等待。

大信不同,與貞觀通信已是在經歷了一次感情失敗之後。前女友嫁了教授,在那個亂世,許是為了生計。他要找一個純粹的人來傾吐和分享生活。他的世界很大,生在台北,念過大學,可以接觸到不同的人和事。貞觀的世界很小,她的世界多少帶了自閉的色彩,戀鄉,一直走不出家族的「圓」。貞觀之於大信的情感也是放在故鄉這一背景下的。貞觀到過台北,卻始終對台北生不出感情。她是進不去大信的世界的,隔閡在二人之間已經產生了。她不喜歡「人隔閡著人」的台北,卻不好在信中向大信提起。在他們的通信中,已經埋藏了二人的命運:「鳳凰花在台南府,才是鳳凰花,杜鵑花也惟有栽在台北郡,才能叫做杜鵑花,若是彼此易位相移,則兩者都不開花了。」

在貞觀的小世界裡,關於大信的一點波瀾就會翻江倒海,也因了她的多思敏感葬了這段感情。貞觀的眼淚填了親手捏的「七夕圓」的凹,七夕是大信的生日。

故鄉是一輩子的故鄉,而大信也好,台南也罷,對於貞觀都是經過。她自己在給大信的信中說:「鳳凰是心愛的花,台南是熱愛的地,然而,住過就好。」

※※※

作品特色

台灣作家蕭麗紅是站在局外對《千江有水千江月》裡的故事進行描述的,而蕭的感觸則多由貞觀的視角呈現。據說她擅仿張愛玲,只是張下筆極冷,而蕭的筆帶著溫情。張把自己埋藏得很好,而蕭在不知不覺中通過主角的心思來表達她對人事的看法。

小說是在台灣鄉村的背景裡鋪展開的,筆下的人物大多一輩子都未離開過故土,他們對鄉土有一份深深地眷戀,「故鄉即是這樣,每個人是息息相關」,「這一家一族,整個是一體的,是一個圓,它至堅至韌,什麼也分它不開」。對於異鄉,是「不能喜愛的」,因為異鄉是「人隔閡著人」,也因了「異鄉、外地所可能扎痛人心的創口,都必須回得故里之後,才能醫治,才能平復」。故鄉是溫暖的,城市是帶血的,隱約可以看到與廢名、沈從文鄉土小說的一脈相承。

蕭的筆下故土是沖淡、平和的台灣鄉村,可以埋葬幾乎所有人的淚水和創傷。也因了故土對傷痛的消化,蕭筆下的人物才多平和淡泊。蕭所展現的多是人性中善的一面。她下筆頗為寬厚,筆下的人物也都是「好人」,這些好人大多背負了中國傳統的人文情結而不會計較過多。儘管被傷害,也還是以平和來化解。被日本軍調往南洋作戰的大舅停妻又娶,蕭也只是透過貞觀的一句「事事常在信得過之外另有情態」來化解。

蕭筆下豐滿的多是女性的形象,男性的形象多被淹沒了。男人一個個地相繼離去,生活由女人獨自承擔:大妗丈夫早早地服了兵役,二姨丈夫過早地離世,貞觀父親的意外去世讓這些女性與生活直面相對。而這些女人所有的孤獨和苦悶是在這個家族、故土中化解的。大家族中有細細碎碎的生活和剪不斷的人情。在蕭家僅剩的幾個男性中,蕭也只是寥寥數筆地帶過。男人的隱退也造就了女人的隱忍。蕭並不苛責男人。她筆下的女性形象也多是寬厚淳良,女人的情也是中國人傳統的情,愛情中夾雜著恩情。聽到大舅的再娶,大妗淚流成河,最後也只是一句「多人多福氣」;面對丈夫的離世,二姨終生只守著他的恩情不能釋懷。對於情,她們多不怨不艾,尋求自我的消化與解脫。大妗選擇了上山參禪,貞觀選擇了忍耐和還鄉。

書中也見警句,多是通過貞觀的細微感觸來呈現的:「人世的創傷,原來都可以平愈、好起來的,不然漫漫八九十年,人生該怎麼過呢」,「中國人為什麼深信轉生、隔世,佛道兩家所指的來生,他們是情可它有,若是沒有下輩子,則這世為人,欠下的這許多的恩:生養、關顧以及知遇的恩怎麼還呢,怎麼還?」

蕭文的語言極精緻,文字也美,早年她讀《紅樓》、張愛玲,想是受了蔭澤的。可以從她的文字中聽到聲音,看到顏色,嗅到氣味。蕭有極好的古文功底,信手拈來的古詩皆可入文。她講煉字:月照進缸底是「冷冷」,月光自頭頂是「灑下」,漁家的燈火在夜空中是「銜」。景是故鄉的景,情亦是故鄉的情,蕭的煉字想亦是為了這份情吧!

勘誤表:
(涂正明 2012/3/7)
裏麵包以重物/裡面包以重物
她看著她微蜷的發/她看著她微捲的髮

(Shiung 2012/2/28)
里間/裡間
手銀/手錶
以小石臼搗花生/(這一句以及它附近的那些句子中,所指的到底是“peanut”還是“potato”?臺灣和大陸用語中,「花生」和「土豆」的所指有差異,這本書應該是發佈者依據大陸簡體電子版的《千江有水千江月》轉換成正體製作的。) (「土豆」,台語是指「花生」,全書只有一處用「土豆」,改成「花生」)
一直未見/一直未講
貼好春節/貼好春聯
連銀安、銀安娶妻/連銀安、銀定娶妻
塑料袋/塑膠袋(大陸用「塑料袋」,臺灣是用「塑膠袋」吧?) (改了)
---------虛線框住的部分全是把「它」改為「牠」-------
它全身老皺/牠全身老皺
見它會跳/見牠會跳
給它瞞騙過去/給牠瞞騙過去
捉了它/捉了牠
在它肚皮/在牠肚皮上
翻找出它的/翻找出牠的
縫它/縫牠
跟它借一片/跟牠借一片
放它回去/放牠回去
它還能再生嗎/牠還能再生嗎
它的肝/牠的肝
你把它們全放到/你把牠們全放到
只有它們都好好活跳著/只有牠們都好好活跳著
輕放它們下來/輕放牠們下來
它們也已是生動/牠們也已是生動
它們仍會再生/牠們仍會再生
他為了擺脫困境/牠為了擺脫困境
將它隔做兩小段/將牠隔做兩小段
看著它蛻皮/看著牠蛻皮
看著它吐絲/看著牠吐絲
(「它」指沒生命的東西,「牠」指代有生命的生物)
-------------------------------------------------
使日本飛臺北/從日本飛臺北
于/於 (文中,有的地方用「于」,有的地方用「於」,要不統一使用一個字?) (改了)
閑/閒 (文中,有的地方用「閑」,有的地方用「閒」,要不統一使用一個字?) (改了)

(Shiung 2012/2/25)
誰入/誰人
並州/并州 (ㄅ|ㄥ ㄓㄡ)
立于床沿/立於床沿 (于,通「於」,不改也對)
」你無同感嗎?」/「你無同感嗎?」

(mPDB 2012/2/25)
淩遲/凌遲
淩晨/凌晨
激蕩/激盪
幾率/機率

(mPDB 2010/12/29)
知書達理/知書達禮
寅夜/夤夜
畫夜/晝夜
系/繫
喂/餵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