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史傑鵬《賭徒陳湯》 說明

2010/12/10 (478K) 2016/8/5
2010/12/10 (503K) 2016/8/5
2016/8/5 (1360K)
2010/12/10 (313K) 2016/8/5
2015/2/6 (313K) 2016/8/5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陳偉森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yu man Po、邱子軒勘誤。

內容簡介

史傑鵬原本就是以說故事見長的成熟作家,在《賭徒陳湯》中,他更將「說故事」這件事發揮到極致:全書是由不同角色分別以第一人稱視角發聲來講述:青梅竹馬樂縈、鬥雞都尉萭章、廷尉陳遂、匈奴郅支單于、北軍中壘副校尉陳湯;而這五個主角,又引帶出四個配角用不同風格娓娓道出幾則短篇故事:結巴的縣令之子王君房、身份神秘的陳湯之母、粗中帶細的強盜呂仲、擅說鬼的老僕陳長年。

故事中有故事,而且每個故事都因為不同的講述者、不同的講述環境和不同的聽眾,有著全然不同的風味,每個講述者各自有各自的口調、各自的口頭禪。

王君房之結巴,將近兩千字的故事卻毫不遲滯;陳湯的母親懷想當年,旁枝比主線說得更津津有味;呂仲有一句可為招牌的口頭禪,令人印象深刻;陳長年的鬼故事說來聲音表情十足,驚悚萬分。

故事的主要核心,則是由樂縈、萭章、陳遂、郅支單于四人,將陳湯的一生用好幾種截然不同甚至恰恰相反的角度鋪陳而出,宛如芥川龍之介《竹藪中》,卻又生動有趣而不至詭譎難讀。

陳湯在末章才現身說法,然而身為最主要主角的他,前面幾章當然也不會缺席。有趣的是,同一個故事,不同人嘴裡卻有了出入,而這些微的出入,正是暗示了巧妙之處。

※※※

《賭徒陳湯》一書後記

寫陳湯這個人,曾是我心底的願望,而追溯源頭,大概在於他在殺了郅支單于後,說的一句極其豪邁的話:「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每個男子年輕的時候,心底裡不一定都夢想能成為英雄,但一定會崇拜英雄,我也不例外。所以,檢閱了陳湯在大漠中千里奔襲的豐功偉績,免不了心中激盪。他肯定讓很多年輕的男性熱血沸騰,到現在的網絡上,「犯強漢者,雖遠必誅!」就已經成了廣為人知的一句名言,雖然網民中的大多數並不知道這是陳湯說的,也不知道陳湯為何許人。有一點區別必須點明,陳湯說這句話的時候,背後的確有一個實實在在的強大的漢朝在支撐著他。而現在網絡上的小青年們,則僅僅能把它當作一句口頭壯語了,流行的稱呼,這叫「意淫」。

別族的人,大概會說這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者罷。可是,誰又能真正拋棄自己的民族屬性呢?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首相帕莫斯頓勳爵曾經自豪地說:

法國人說:「假如我不是法國人,我一定希望做個英國人。」英國人說:「假如我不是英國人,我一定希望自己成為一個英國人。」古羅馬人呢,他從會說「我是一個羅馬公民」時起,就知道保護自己不受侮辱。英國臣民,無論他在哪塊土地上,也應當確信,英國警惕的眼睛和強健的臂膀將隨時保護他不受侵害和虐待。

這是多麼自豪的話,為這樣的國家獻身是值得的,在這樣的國家中生活是幸福的。

當然,漢朝還不是這樣的國家。

相對於漢朝來說,匈奴雖然更為野蠻,更為落後,但邊境上仍然時常有哀苦無告的漢朝人逃到匈奴去,寧願忍受著那「以肉為食兮酪為漿」的生活。漢朝的一個知識分子曾經激憤地說:「難道我作為一個大漢的子民,受了冤屈,我的皇帝不能幫我,反而要逼我去向匈奴單于告狀嗎?」他為這句話差點遭到殺頭的命運。可是在兩千年後,我對這句話產生了深深的共鳴。

陳湯千里奔襲去誅殺郅支單于,表面上是因為漢朝的使節被郅支單于殺害,漢朝必須要報復。而就陳湯個人來說,不過是一次個人主義的冒險,這和十七、十八世紀歐洲殖民者在全世界的冒險沒什麼兩樣。當然,這冒險客觀上擴大了漢朝的聲譽,震懾了匈奴的另一個領袖呼韓邪單于,從此,騷擾漢朝達兩個世紀之久的匈奴就徹底拜服在漢朝的腳下,漢朝邊境保持了幾十年的平安。即便從一個普通百姓的角度來說,像陳湯這樣的冒險無疑也是值得的。 我在小說中盡量展示我心目中真實的陳湯,他的品德一點也不高尚,但也絕不卑劣,他只是一個意志比我們堅強一些的普通人而已。塑造高大全的英雄,是我無能為力的。

小說的情節絕大部分是虛構的,除了誅殺郅支單于那段。情節上,在不違背漢代歷史的情境下我盡量使它曲折。人物也和我前此的兩部小說一樣,有王侯、有將相、有美女、有帥哥,他們圍繞著一個個生動或不生動的故事發生這樣或者那樣的緊密聯繫。敘事方式上,則和前兩部大不同。我採取了五個人各以第一人稱敘述的方式,為的是能盡量全面展示每一個個體的複雜心理。歷史小說作為小說,畢竟不是演義,不能單純講故事。我希望不會因為這點減弱它的可讀性。

這本書花了我大半年的時間,有時甚至做夢也思考情節。由於有歷史的限制,情節又不能天馬行空地胡編,因此頗為苦惱。但我仍願意絞盡腦汁在歷史和想像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過分滑到這個平衡點的這一頭或者那一頭,我都不能接受。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我寫的是一個中庸的四平八穩的歷史小說,我自以為它還算一個好看的小說,除了對歷史完全排斥的現代人之外,我希望有點文化素養的人都會喜歡。這不在於我提供了多少歷史知識,而在於我把想像力認真的嫁接到了歷史上面。我實實在在的花了力氣。

歷史不是一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歷史小說也不應該是。

※※※

陳湯生平

陳湯,生卒年月不詳,字子公,西漢山陽瑕丘(今山東兗州東北)人,爵關內侯。

陳湯少時家貧好學,有大志,但是品行不端,不為鄉里所稱。後赴長安求官,與張勃相識。漢元帝初元二年(前47年),張勃推薦陳湯為官,但是陳湯在待選期間父親過世,按照律法他應回家奔喪。陳湯隱瞞了這一消息,結果事情敗露而下獄。

出獄後,他被授予郎官閒職,多次請求出使西域,後於建昭三年(前36年)任西域都護府副校尉。時匈奴郅支單于因殺害漢使谷吉,為防漢朝出兵報復,率部眾向西遷居康居,受康居庇護。康居為借其威名稱霸西域,屢借兵與其攻掠漢朝屬國烏孫、大宛等。

建昭三年秋,陳湯矯制調發屯田兵士和西域各國軍隊共四萬人遠征郅支單于,並脅迫上司西域都護府校尉甘延壽服從其事。大軍既發,遂克郅支城(今哈薩克斯坦塔拉茲),全殲郅支單于及其本部部眾三千人。取得大捷後,二人上疏朝廷「臣聞天下之大義,當混為一。匈奴呼韓邪單于已稱北藩,唯郅支單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為強漢不能臣也。郅支單于慘毒行於民,大惡逼於天。臣延壽、臣湯將義兵,行天誅,賴陛下神靈,陰陽並應,陷陣克敵,斬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懸頭槁於蠻夷邸間,以示萬里,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陳湯私自貪污了部分戰利品,當司隸校尉前來查辦之時,他反指責司隸校尉「是為郅支報仇也」,加上與之交好的宗正劉向為他上疏,元帝不顧丞相石顯、匡衡的反對,賜陳湯爵關內侯,封其為射聲校尉。

漢成帝繼位後,陳湯貪污受賄事發,被免去官位。其後,他又誣稱康居所送質子並非真正王子,敗露後下獄被判死罪。太中大夫谷永為其求情,使其得免一死,免爵充軍。外戚王商、王鳳當政時,西域都護段會宗被烏孫軍隊包圍。二王諮詢陳湯意見,陳湯判斷烏孫軍隊必敗,果如其言,於是王鳳復起陳湯為從事中郎,掌管幕府參謀事宜。

陳湯復出後黨附王莽,仍經常受賄,時將作大匠解萬年欲求功,謀劃遷移關東良民至關內,建立初陵邑,陳湯上疏贊同,並表示自己將帶頭遷移。結果多年營造不成,民不聊生,該計劃只得放棄。當拆除已造好的房屋時,發現陳湯並未帶頭遷居。陳湯因此再次下獄,發現其受賄累累,再次被發配敦煌,後被赦回,過世於長安。

王莽掌權後,追諡湯為破胡壯侯。

勘誤表
(mPDB 2016/8/5)
惟妙惟肖/維妙維肖
積怒己久/積怒已久
竹蔑弓/竹篾弓
關心他說:/關心地說:

(mPDB 2015/2/6)
我的的意思/我的意思
屎黃的的,/屎黃的,
只會夸夸其談/只會誇誇其談
樂君自已也一/樂君自己也一
貴冑/貴胄
湯道;﹁如果/湯道:﹁如果
不行。,萭章/不行。萭章
虎視耽耽/虎視眈眈
事己至此/事已至此
小心翼冀地說/小心翼翼地說
們的頜下,滿/們的頷下,滿
嚎陶著跪/嚎啕著跪
大哭;﹁不,/大哭:﹁不,

(邱子軒 2011/1/21)
拔禊盛游/祓禊盛遊
產生樂/產生了
兩個裡/兩個里
裡牆/里牆
我們裡/我們里
所在的裡/所在的里
哪個裡/哪個里
蕩下來/盪下來
事跡/事蹟
干/幹、乾(視情況)
樂巔巔/樂顛顛
步帳/步障
委曲/委屈
你是你/就是妳
你/妳(視情況)
十個裡/十個里
芻稿稅/芻稾稅
絕堤/決堤
呆在/待在
同一個裡/同一個里
整個裡/整個里
裡中/里中
喂/餵
誇誇其談/夸夸其談
納彩/納采
和奸/和姦
兩手帶著/兩手戴著
呆的牢房/待的牢房
他們裡/他們里
周中夫/李中夫
呆得/待得
呆了三十年/待了三十年
馭下極嚴/御下極嚴
我搖搖頭。/我搖搖頭,一下沒反應過來。
因為官府申申給我們宣告過/因為官府給我們申申宣告過
頜下/頷下
游宦/遊宦
木婢子/木牌子
它/牠(指鬥雞)
那只/那隻(視情況)
谷梁傳/穀梁傳
問到:/問道:
我不容他分辨/我不容他分辯
請萭兄陪乘/請萭君陪乘
道不行,乘槎浮於海/道不行,乘桴浮於海
征辟/徵辟
喜滋滋/喜孜孜
呆久了/待久了
再也擺脫不了她/再也擺脫不了他
乾什麼/幹什麼
各陪著/各佩著
佔了一卜/占了一卜

卦辭/卦繇(原書為繇,疑為卦爻之誤。爻,音搖,爻辭的省稱------雖抱《中孚》爻,猶勞見錦詩。──南朝宋‧謝靈運《初發石首城》 )

你佔的卦/你占的卦
井隆/井陘
應合/應和
准,備/準,備
凶什麼/兇什麼
含怡弄孫/含飴弄孫
真挺挺/直挺挺
家巫/家丞
這種享受。/這種享受。
」 善自分/吾自分
只育﹃持轡來住字/只有﹃持轡來﹄三字
驚驚的/驚竦的
墉獺地/慵懶地
老埠/老婢
竹籃打水。/竹籃打水。﹂
孝佛/孝悌
二輔/三輔
奸合/姦合
掩逝/薨逝
紡束/結束
怏快地/怏怏地
借口/藉口
印何纍纍/印何累累
谷穗/穀穗
他袖出/他抽出
椽吏/掾吏
毫亭/亳亭
組繩/韁繩
哪漢子/那漢子
不認識。/不認識。﹂
﹁不是。地們吸懦道,/﹁不是。﹂他們囁嚅道,
酸痛/痠痛
僅儀/僅僅
劫奏/劾奏
藺子卿/萭子卿
羅數/羅敷
冀虎/翼虎
﹁唉﹂的一聲/﹁噗﹂的一聲
當戶氏。/當戶氏。﹂
緩帶/綬帶
稽侯孺/稽侯狦
宜稱/宣稱
前兒年/前幾年
肌肉蛇結/肌肉虬結
啟察/啟稟
節旋/節旄
稽侯舞/稽侯

甄脫/甌脫(1.「甌脫」出自《匈奴列傳》「東胡王愈益驕,西侵。與匈奴間,中有棄地,莫居,千餘里,各居其邊為甌脫」的記載。我以為它就是遊牧民族的「帳幕」或「蒙古包」,該字蒙古語謂chachir,(「察赤兒」),土耳其語謂chadir或otag,前者同蒙古語,後者正是「甌脫[格]」 。詳見「朱學淵:匈奴的血緣、語言和出逃的路線」2.黃易「邊荒傳說一」卷一第一章:在淮水和泗水之間,有一大片縱橫數百里、佈滿廢墟荒村、彷如鬼域的荒棄土地:南方漢人稱之為﹁邊荒﹂,北方胡人視之為﹁甌脫﹂)

事己至此/事已至此
雨雪撤到/雨雪撒到
頭上帶著/頭上戴著
蘭石/三石
撩牙/獠牙
憤愚/憤懣
偉人的單于/偉大的單于
銅鑲/銅鑊
叫道:﹂/叫道:﹁
于公於私/於公於私
一拼死於/一併死於

(yu man Po 2011/1/2)
全書的「萭」字,都應是「萬」字。(未改,參照原書,確實是「萭」字。萭:ㄩˇ,一種草,也是姓,如漢代有萭章。)
富貴裡/富貴里
樂壽裡/里(很多應是「里」字的地方,誤為「裡」字。但也有一些本是「裡」字,不可全部一下改動。)
的旳意思/的意思
翁口/甕口
谷梁春秋/穀梁春秋
原諒諒/原諒
尋死的年頭/尋死的念頭
征發/徵發 (多處)
和和芻/和芻
昌邑王后來/昌邑王後來
於定國,於公,於家/「於」字應作「于」。
征書/徵書
傳捨/傳舍
亭捨/亭舍
  陳湯麵前/陳湯面前
系捕/繫捕(多次)
春秋持期/春秋時期
徵闢/徵辟
裡君辛苦了/里
裡居/里
佔了三次/占了三次
卦繇上說/辭
系押著/繫押著
沒詔誰惹誰/沒招誰惹誰,
干,怎/幹,怎
第一次干/第一次幹
含恬弄孫/含飴弄孫
廢黝/廢黜
號陶/號啕
牌僕/婢(「婢」字出現多種錯誤,要一一校正)
脾僕/婢僕
碑僕/婢僕
性格蝙急/偏
非常搜長/擅
恐俱/恐懼(「懼」字多誤為「俱」字,要一一校正)
輕怒薄咳/輕怒薄嗔
簡犢/簡牘
碑子/婢子
奴裨/奴婢
溢號/謚號
蟀僕/婢僕
裨女/婢女
奴碑/奴婢
奴牌/婢
脾女/婢女
裡想找打嗎/你想找打嗎
踞起腳尖/踮起腳尖
牌沒有/婢沒有
碑女/婢女
牌子/婢子
老牌/老婢
老裨/老婢
嬸女/婢女
老嬸/婢
貶人肌膚/砭人肌膚
渾身頗抖/渾身顫抖
水聲憐然/水聲
老蟀/老婢
尚且不樣/不祥
一定不樣/不祥
全君/主君
系獄/繫獄
宜布/宣布
茵欣/萬欣
發譽/發誓
左馮斕王翁季/左馮翊王翁季
不被奸按利用/不被奸佞利用
拔楔/祓禊
不冉客氣/不再客氣
凡十個/幾十個
左馮栩王/左馮翊王
洛遵聖訓/恪
懾哺地補充了/囁嚅地補充了
貴家巫/貴家丞
天生孝佛/天生孝悌
裨女/婢女
腳躁骨/腳踝骨
摔女/婢女
老裨/老婢
嬸女/婢女
碑子/婢子
牌子/婢子
老牌/老婢
孝銻之行/孝悌之行
愛書/ 爰書(爰書,記錄囚犯口供的文書)
栓梏/桎梏
恐俱仍舊/恐懼仍舊
反正民問/反正民間
攘解/禳解
嬸女/婢女 (懷疑所有「嬸」字都是「婢」字之誤,宜覆核)
餡媚/諂媚(多次)
孝涕/孝悌
扭長謅媚/擅長諂媚
汗滴渾滓而下/汗滴涔涔而下
不符閤/不符合
家承/家丞
家壓/家丞
重新授案一些愛書/重新案一些爰書 (原書是用覆字)
陳湯的愛書/陳湯的爰書 (多次)
往兒案/几案
們心自問/捫心自問
孝涕友愛/孝悌友愛
突然卜詔/下詔
訪束了朝會/結束了朝會
快快地走出/怏快地走出
叢相/ 丞相(多次)
摧拔臣為大司馬/擢拔臣為大司馬
才千/ 才幹
興奮之丘/興奮之?(參照原書,原正確)
樓緊了她/摟緊了她
面目熬黑/面目黝黑
哭他有點/「他有點
又何至於此暱/又何至於此呢
他的替力/他的替膂
蘭十掛零/三十(蘭的簡體字似三,故誤)(簡體字中的「蘭」與「三」,確實非常相似,讀友們如ocr整理的話,一定有這個經驗。)
翔致禍患/招致
郊支單于/郅支單于
水早災難/水旱災難
一下吏看人/(刪「一」字)
過去的朱意/過去的失意
家壓君/家丞君
弩鈍不才/駑鈍不才(二次)
家叢為輔佐/家丞為輔佐
對天發蓄/對天發誓
可以攘解/可以禳解
鑲解/禳解
任何鬼木身/任何鬼本身
一僻之力/一臂之力
鋪時過後/晡時
摘下發答/髮笲
替尖/笲尖
不避房鬧/房闈
再干一回/再幹一回
替子/笲子
凡行大雁/幾行大雁
我的身一下/(刪「一」字)
我氣唯琳地說/我氣咻咻地說
土侯將相/王侯將相
樂游原/樂遊原(多次)
在大際/在天際
緩髻而行/緩轡而行
勃奏石顯/劾奏石顯
白鹿原上的毫亭/?亭(不知何字)
駕車的駱馬/駿馬
「飛身上馬/飛身上馬
車耳七/??
百里挑一/百裡挑一
叢相/丞相
於定國/于定國
駁馬/駿馬 (未改,原書是駁。)
緩繩/韁繩
趣超倒下去了/趑趄倒下去了 (改為趔趄。趔趄:ㄌ|ㄝˋ ㄐㄩ身體搖晃,站立不穩的樣子。元˙鄭廷玉˙後庭花˙第二折:「不覺的身趔趄,不覺的醉模糊。」紅樓夢˙第四十四回:「說著,也揚手一下,打的那丫頭一個趔趄。」亦作「趔趔趄趄」。趑趄:ㄗ ㄐㄩ想前進卻又不敢。晉˙張載˙劍閣銘:「一人荷戟,萬夫趑趄。」唐˙韓愈˙送李愿歸盤谷序:「足將進而趑趄,口將言而囁嚅。」)
呼味呼味/呼哧呼哧
息竄作響/窸窣作響
這讓很我感到遺憾/這讓我很感到遺憾
有點哦懦道/有點囁嚅道
苗欣/萬欣(改為萭欣)
號陶大哭/號啕大哭
藺欣/萬欣(改為萭欣)
麵目不善/面目不善
她緊握/他緊握
碎不及防/猝不及防
臉漲得通紅/臉脹得通紅
頗有些普力/頗有些勇力
他們吸懦道/他們囁嚅道
有多少事郵/有多少
詭誘/詭惑
年軒的時候/年輕的時候
功虧一讚/功虧一簣
工君房/王君房
他的確是不知不如/他的確是不知道。不如
士卒徽巡的身影/士卒徼巡的身影
普力過人/膂力過人
很大打「吱呀」/很大的「吱呀」
寓章/萬章(多次)(改為萭章)
能否冉給我一灶香時間/能否再給我一炷香時間
一炫香/一炷香
苗欣/萬欣
羅教/羅敷
案幾/案几(多次)
普力/膂力
銅鹵/銅卣
排闕而入/排闥而入
左支右細/左支右絀
非常危急。」/非常危急。
強大普力/
咕喊了一句/咕嚕了一句
給站污了/給玷污了
鵝蚌相爭/鷸蚌相爭
的穿廬前/的穹廬前
覷見/覲見
便咽地說/哽咽地說
邸捨/邸舍
大鴻腫/大鴻臚
從展霧裏/從塵霧裏
一絲的碑隙/一絲的罅隙
態意圍獵/恣意圍獵
對外育稱/對外聲稱
躁骨/踝骨
幾位闕氏/幾位閼氏
金黃色的怪柳/金黃色的檉柳(書中數次出現「怪柳」一詞,請搜尋校正,應是「檉 柳」)
摘長縫補/擅長縫補
搜長的是/擅長
使者艦見我父親/
白晢得/白皙得
舞子高挺/鼻子高挺
陳湯民著嘴/陳湯民抿著嘴
才能才居延澤/才能在居延澤
經當是/經常是
友賢王/右賢王
握著緩繩/握著韁繩
野雄在飛/野雉在飛
兩隻野雄/兩隻野雉
妖燒的樣子/妖嬈
察告/稟告
曉勇善戰/驍勇善戰
進穹廬奴見/進穹廬
期見/
臉卜畫墨/臉上畫墨
「唉味」一刀/「喀嚓」一刀
「巨耐這豎子/「谷吉這豎子
雙朝的偉大/漢朝的偉大
頒發節旎/頒發節旄
頗有恐俱/頗有恐懼
博得虛名/搏得虛名
極力諫淨/極力諫諍
歐脫(下兩行的「註一」寫「甄脫」。哪一個才對?)(應是「甄脫」。)
凜然生俱/凜然生懼
駱駝隊逸通到來/駱駝隊迤邐到來
單,於/單于
大裡的匈奴人/大量的匈奴人
紗絕和絲綢/紗和絲綢
白助皮/白?皮
恐俱/恐懼
闊氏/閼氏
漢朝鹿人/漢朝人
度戰得差不多/鏖戰得差不多
城下叔見/城下敘見
銅鍑/銅鑊
銅鏗/銅鑊
銅錢/銅鑊
銅鎮/銅鑊
領骨/頷骨
推操到/推搡到
轆護上/轆轤上
裹讀神靈/褻瀆神靈
汗流俠背/汗流浹背
腳躁/腳踝
家叢的拒絕/家丞的拒絕
家垂/家丞
非常憂俱/憂懼
嚎陶大哭/嚎啕大哭
家承/家丞
太守公上無忌/公孫無忌(原正確) 嗽嗽痛哭/嗷嗷痛哭
裡中有名的乾淨/里中有名的乾淨
孝義裡/孝義里
哭干了/哭乾了
下頜/下頷
數不清地俊男/數不清的俊男
頭顱射死穿/頭顱射穿
烏壘城意外遭到意外/烏壘城已經遭到意外
隨於絲綢的形容/對於絲綢的形容
阿紫的兒子/阿縈的兒子
裡還有甚麼子孫!/哪裡還有甚麼子孫!
沖車/衝車
血留遍野/血流遍野
一樣推卻/一樣退卻

(mPDB 2011/1/2)
谷梁傳/穀梁傳
那是自胨/那是自然
早己/早已

(mPDB 2010/12/10)
侍侯/侍候 (多處)
己經/已經 (多處)
迫不得己/不得已
潛然/憯然
鹹與維/咸與維
鹹在汝/咸在汝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