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高陽《慈禧全傳一:慈禧前傳》 說明

2010/11/25 (595K) 2016/9/2
2010/11/25 (624K) 2016/9/2
2016/8/5 (1691K) 2016/9/2
2010/11/25 (394K) 2016/9/2
2016/8/5 (395K) 2016/9/2

高陽《慈禧全傳二:玉座珠簾》

2010/11/25 (1307K) 2016/9/2
2010/11/25 (1382K) 2016/9/2
2016/8/5 (3834K) 2016/9/2
2010/11/25 (954K) 2016/9/2
2016/8/5 (954K) 2016/9/2

高陽《慈禧全傳三:清宮外史》

2010/11/25 (850K) 2016/9/2
2010/11/25 (908K) 2016/9/2
2016/8/5 (2592K) 2016/9/2
2010/11/25 (673K) 2016/9/2
2016/8/5 (673K) 2016/9/2

高陽《慈禧全傳四:母子君臣》

2010/11/25 (470K) 2017/2/3
2010/11/25 (494K) 2017/2/3
2016/9/2 (1351K) 2017/2/3
2010/11/25 (320K) 2017/2/3
2016/9/2 (320K) 2017/2/3

高陽《慈禧全傳五:胭脂井》

2010/11/25 (814K) 2017/2/3
2010/11/25 (850K) 2017/2/3
2016/9/2 (2312K) 2017/2/3
2010/11/25 (548K) 2017/2/3
2016/9/2 (548K) 2017/2/3

高陽《慈禧全傳六:瀛臺落日》

2010/11/25 (746K) 2017/3/3
2010/11/25 (779K) 2017/3/3
2017/2/3 (2122K) 2017/3/3
2010/11/25 (505K) 2017/3/3
2017/2/3 (506K) 2017/3/3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SHG整理製作。原疑缺第五部《胭脂井》,經SHG再比對手中幾個不同電子版的結果,除六部切分有誤外,各回內容大致相符,僅第七二回與第七三回重複,原七二缺。感謝張徳溥提供原書。美格騰按原書六部重新調整章節段落,分成六部電子書 (2016/8/5)。感謝SeanHuang勘誤一62處二115處三130處四61處五58處六110處。

2010/4/13 感謝SHG網購實體書比對,修補缺漏,確定目前的版本是完整版。
2010/5/25 感謝SHG參照原書再整理校正過。

《慈禧全傳》全書六部,跨度七十年,人物上千名,氣勢恢弘的晚清歷史全影畫卷,以慈禧掌權為經,清末政治為緯,編織出一個個吸引人的故事:

第一部《慈禧前傳》,感謝Sai Lee提供掃描檔。
第二部《玉座珠簾》,感謝Sai Lee提供掃描檔。
第三部《清宮外史》,感謝chin223提供掃描檔。
第四部《母子君臣》,感謝chin223提供掃描檔。
第五部《胭脂井》,感謝chin223提供掃描檔。
第六部《瀛臺落日》,感謝張徳溥提供原書。

《慈禧前傳》慈禧從「貴妃」到太后的政治生涯。書始於其皇帝丈夫的死,清咸豐十一年,清文宗死於熱河行宮,幼帝載淳即位,生母被尊為「聖母皇太后」,面對著權力的誘惑,洶洶的政局,跋扈的權臣,慈禧躍上了一條從政之路,一個女人的王朝從此建立起來。這可能是六部書裡面最為流暢、好看的一本。

《玉座珠簾》辛酉政變之後的政局,百廢待興,珠簾之後,年輕的太后,有著怎樣的政治手腕,居然逐步邁向權力之巔峰

《清宮外史》宮廷之內的燭光斧影,將相公卿的爾虞我詐,濁世佳公子的風流倜儻,綠林英傑的豪邁壯氣,鄉野小民的離奇遭遇……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時光,有著說不盡的搖曳生姿、道不完的萬種風情。

《母子君臣》末世君王,懷著振興乾坤的鴻鵠之志,但強悍的女主、誤國的弄臣,必然扼殺這段改寫歷史的最後機會,宮廷之中,惟有權力,哪有親情?

《胭脂井》戊戌變法將帝黨的矛盾推向極端,憑借袁世凱的「臨機一動」,後黨躍上了權利的巔峰。朝廷意欲借義和團運動滅洋,卻未能阻止洋人的節節進逼,慈禧命人將珍妃投入井後挾皇帝倉皇出逃,國家的命運到了最艱難的歷史關頭。

《瀛台落日》兩宮迴鑾還不到一年的工夫,宦海沉浮,幾人彈冠相慶,幾人不堪回首,各省總督半數遷轉,兩江總督劉坤一的病歿掀起又一輪的明爭暗鬥……

勘誤表
(六 SeanHuang 2017/3/3)
修改分段 (幾處)
奉旨准假兩日/奉旨准假兩月
盛宴例用下系桌圍/盛宴例用下繫桌圍
「小五」是指載沛/「小五」是指載澧
你幹了這個。/你乾了這個。
狐?皮袍/狐嵌皮袍
所有宮謄/所有宮眷
素面/素麵
漕都/漕督
從文鏡以來/從田文鏡以來
裏頭安著一個小表/裏頭安著一個小錶
姜畢竟是老的辣/薑畢竟是老的辣
密羅緊鼓/密鑼緊鼓
每采西法/每採西法
那張清?的臉/那張清癯的臉
顧問?西/顧問坂西
有所幹求/有所干求
傅俊/溥儁
老佛書何妨問一問/老佛爺何妨問一問
臂如按時/譬如按時
「請脈」或恐不准/「請脈」或恐不準
「四要」是「訓農、勤工、通商」/「四要」是「訓農、勤工、通商、興學」
利落/俐落
伊籐博文/伊藤博文
皆系地方官吏/皆係地方官吏
因而世面調停/因而出面調停
聖祖第十五子愉郡王胤?/聖祖第十五子愉郡王胤禑
專車准九點鐘開/專車準九點鐘開
「你是幹嗎的?」/「你是幹嘛的?」 (按原書未改)
「?啷」一響/「哐啷」一響
「?啷啷」一連串的響聲/「哐啷啷」一連串的響聲 (按原書改成𠳭啷啷)
盅惑/蠱惑
鐵良等壽/鐵良等等
廣西剿匪的車費/廣西剿匪的軍費
恭親王奕劻/恭親王奕訢
褲褲/紈袴
系兵部候補郎中/係兵部候補郎中
共同具個結/公同具個結
大商傢俱結/大商家具結
可以隨臣下自己高興為何況/可以隨臣下自己高興?何況
你一定困了/你一定睏了
顯系/顯係
回護/迴護
後黨/后黨
張一麟/張一麐
翻然變計/幡然變計 (按原書未改。幡然:忽然改變的樣子。《孟子.萬章上》:「湯三使往聘之,既而幡然改曰:『與我處畎畝之中,由是以樂堯舜之道,吾豈若使是君為堯舜之君哉。』」也作「翻然」。)
何由得知其事為何況/何由得知其事?何況
有出難得一見的好戲/有齣難得一見的好戲
回籍養?/回籍養痾
範仲淹/范仲淹
淑芳齋/漱芳齋
用明黃箋紙譽正/用明黃箋紙謄正
即系狃於積習/即係狃於積習
御制/御製
還是定制的呢/還是定製的呢
系帝/繫帝
繼恨以歿/賷恨以歿
與楊某分系至親/與楊某分係至親
請你帝了去/請你帶了去
乃系棍徒惡習/乃係棍徒惡習
不過事,不關己/不過事不關己
交輝處分/交部處分
翁同惄/翁同龢
老沸爺/老佛爺
這些 秀出身/這些閨秀出身
標梅期過/摽梅期過 (按原書未改。摽梅:梅落而知時已晚。語本《詩經.召南.摽有梅.序》:「摽有梅,男女及時也。」比喻女子出嫁應當及時。《南齊書.卷五.海陵王本紀》:「督勸婚嫁,宜嚴更申明,必使禽幣以時,摽梅息怨。」也作「標梅」、「摽有梅」。)
很有效驗嗎為何以/很有效驗嗎?何以
等她老太家/等她老人家
醇賢王奕劻/醇賢親王奕譞
嘉順後/嘉順后
幾筵/几筵
範文正公/范文正公
列後加至/列后加至
謚/諡
賢後/賢后
章肅明獻劉後/章肅明獻劉后
究竟是後/究竟是后
威儀悉備日欽/威儀悉備曰欽
雖後而帝/雖后而帝
成為繼後/成為繼后
沉?/沉痾
不系宣宗/不繫宣宗
不系帝/不繫帝
衝齡典學/沖齡典學
並案處理/併案處理
多少巴建立了/多少已建立了
宮在觀德殿/梓宮在觀德殿
攝政無抱著皇帝/攝政王抱著皇帝
文宗元後/文宗元后
?妃被尊封為「皇孝?貴妃」/晉妃被尊封為「皇孝晉貴妃」
說話這麼沖/說話這麼衝 (按原書未改)
兩案並一案/兩案併一案
一無把提/一無把握
其時激宮垂簾/其時兩宮垂簾
授人一柄/授人以柄
還不過是個永台/還不過是通永台
交通官闈/交通宮闈
路局授瞿鴻禨之例/路局援瞿鴻禨之例
鑒往如今/鑒往知今
末可操切/未可操切一個大人的門包/一個大大的門包
鎮國將軍載搜/鎮國將軍載𢱿
日後親制繃帶以賜/日后親製繃帶以賜
所憑借者何/所憑藉者何
系四海觀聽/繫四海觀聽
臂如不會/譬如不會
手頭極松/手頭極鬆
此測一開/此例一開
姜到底是老的辣/薑到底是老的辣
厭叔/慶叔
實無其事面何以有此傳說/實無其事而何以有此傳說
麵有喜色/面有喜色
賜祭一罈/賜祭一壇
兩官/兩宮
不過妄媵甚多/不過妾媵甚多

(六 mPDB 2017/2/3)
修改標點 (多處)
獻慇勤/獻殷勤
千回百折/千迴百折
多名的的挑夫/多名的挑夫
爛谷子/爛穀子
貴冑/貴胄
瞿鴻璣/瞿鴻禨
辦法擱下下來。/辦法擱了下來。
岑春?/岑春煊
陸之沖,北/陸之衝,北
每先咨詢北洋/每先諮詢北洋
可及羅?﹂/可及囉?﹂
先談編製/先談編制
裁撤歸並。/裁撤歸併。
的是眉發/的是眉髮
太糟踏/太糟蹋
籍養?。/籍養痾。
報答羅!﹂/報答囉!﹂
令人目炫神迷/令人目眩神迷
會有沖克?/會有沖剋?
留下羅!﹂/留下囉!﹂
跌八沖地一/跌八衝地一
雖厲,己有些/雖厲,已有些
使疆埸永保/使疆場永保
減輕羅?﹂/減輕囉?﹂
夾袍下擺/夾袍下襬
下擺飄拂/下襬飄拂
時則發捻交訌/時則髮捻交訌
宣懷想信此機/宣懷想借此機
看見面鋪子簷/看見麵鋪子簷
書﹁掛面﹂二/書﹁掛麵﹂二
可代的是已呈/可憂的是已呈
著勿庸議/著毋庸議
知不擁載而南/知不捆載而南
學術淵蔽/學術淵藪
真個嘩變/真個譁變
昔比羅!﹂/昔比囉!﹂
栽培羅!﹂/栽培囉!﹂

(五 SeanHuang 2017/2/3)
在于兼領北洋大臣/在於兼領北洋大臣
後黨/后黨
內召?禮部尚書/內召為禮部尚書
伊籐博文/伊藤博文
皇歷/皇曆
經常練工/經常練功 (按原書未改)
多寶?隔開/多寶槅隔開
嘉順後/嘉順后
麻醬拌面/麻醬拌麵
「冬、冬」地響/「鼕、鼕」地響
中黨/中堂
你不要教皇上嗎/你不要救皇上嗎
窘納樂/竇納樂
褲褲/紈絝
憂憂鬱郁的/迂迂鬱鬱的 (按原書改成迂迂鬱鬱的)
沖寒冒雪/衝寒冒雪
諸病何能望愈/諸病何能望癒
慶子府/慶王府
太后的沉?/太后的沉痾
穿七大蟒袍/穿七天蟒袍
贏台/瀛台
黃、松、高/黃、鬆、高
老鬥/老斗
光緒十五年己醜/光緒十五年己丑
姑息讓一步/姑且讓一步
「動真的」是甚麼為甚麼是「真的」?/「動真的」是甚麼?甚麼是「真的」?
隻有一道上諭/只有一道上諭
連文衝/連文沖
人局總在這幾天/大局總在這幾天
交涉反例好辦/交涉反倒好辦
歷局/曆局
送面送菜/送麵送菜
洋炮多,而且准/洋炮多,而且準
溥俊/溥儁
困獸猶斗/困獸猶鬥
生母?妃是朝鮮人/生母碽妃是朝鮮人
你們說的青接北洋/你們說的肯接北洋 (按原書改成你們說他肯接北洋)
你總聽說了吧為甚麼儀制/你總聽說了吧?甚麼儀制
徐了山西巡撫/除了山西巡撫
繼送/賷送
皇帝剛松下的那口氣/皇帝剛鬆下的那口氣
就止是胡說嗎/就只是胡說嗎 (按原書未改。止:僅、只。)
既俱且恨/既懼且恨
派爾佳氏/瓜爾佳氏 (原書有誤)
再賜祭一罈/再賜祭一壇
秦請/奏請
得承簾卷/得承簾眷
翁同?/翁同龢
何福?/何福堃
鍾上長針/鐘上長針
曲子優容/曲予優容
不怎麼准/不怎麼準
向不亂髮/向不亂發
於式枚/于式枚
瞿鴻磯磯說/瞿鴻禨說
瞿鴻磯/瞿鴻禨
下蘇民困/下紓民困 (按原書未改)
准兩點鐘/準兩點鐘
沖克/沖剋
興和團/義和團
剪除/翦除

(四 SeanHuang 2017/2/3)
修改分段 (幾處)
伊籐博文/伊藤博文
回護/迴護
志鉤/志鈞
誣鎊大臣/誣謗大臣
其事不幹大戾/其事不干大戾
定製出自特恩/定制出自特恩
踧躇沉默之際/躊躇沉默之際 (按原書未改)
竭其?昧/竭其禱昧 (按原書改成竭其檮昧。檮昧:無知愚昧。)
錢谷稅厘方面/錢穀稅釐方面
系為運糧起見,不無可采/係為運糧起見,不無可采
其建設倉康及轉運應辦事宜/其建設倉廒及轉運應辦事宜
可以不可以為」/可以不可以為?」 (按原書改成可以不可以?)
怎麼不可以為中國果真/怎麼不可以?中國果真
正梁/正樑
上梁/上樑
那一頂「有大哥撐我腰的高帽子」/那一頂「有大哥撐我腰」的高帽子 (按原書未改)
咬得嘎?嘎?地響/咬得嘎嗞嘎嗞地響
稷宗不壽/穆宗不壽
當趙雙山繼著黃封到門時/當趙雙山賷著黃封到門時
霉霆雨露/雷霆雨露
都不及黃體芳一個人的見識為何況大臣進退/都不及黃體芳一個人的見識?何況大臣進退
孝德皇后是元後/孝德皇后是元后
不守禮製成法/不守禮制成法
一份豐腆的水禮/一份豐腴的大禮 (按原書未改。豐腆:豐厚。晉.荀氏《靈鬼志.外國道人》:「止住籠中,飲食器物羅列,肴饍豐腆亦辦,反呼擔人食。」)
或者制一件/或者製一件
一隻三?的考籃,只有最下面一?是滿的/一隻三槅的考籃,只有最下面一槅是滿的
還有兩?空著/還有兩槅空著
抽開第一?指點著/抽開第一槅指點著
來回復/來回覆
借口/藉口
那怎麼可以為/那怎麼可以?
一幾一椅/一几一椅
天但聰明/天亶聰明
恢復製錢/恢復制錢
一幾一榻/一几一榻
卻不是繼本的/卻不是賫本的
向來秋決那雲/向來秋決那天
繼到勾決的黃冊/賫到勾決的黃冊
還繼來賀表/還賫來賀表
李?應/李昰應
準定/准定
已無所,避忌/已無所避忌
翁同龢裏純孝可以格天的說法/翁同龢用純孝可以格天的說法
皇帝敢宣宗的/皇帝取宣宗的
倘或立了後/倘或立了后
各位備必捧一捧我/各位務必捧一捧我
兩出小戲下來/兩齣小戲下來
立出/立山
惠徽/惠徵
於成龍/于成龍
新扎制的太和門/新紮製的太和門
謄愛這兩姊妹/眷愛這兩姊妹
僅制繁重/儀制繁重
瑾珍兩嬪出規/瑾珍兩嬪出迎
進入正跟朝見/進入正殿朝見
離宗當時便跟左右說/高宗當時便跟左右說
事不幹己/事不干己
那裏有甚麼看綠為何況時候也還早得很/那裏有甚麼看綠?何況時候也還早得很
有所幹求/有所干求
?聲催夜未央/鶇鵊聲催夜未央
景行宮/景仁宮
有意扣克/有意扣剋

(一 SeanHuang 2016/9/2)
不系宣宗謚,不?廟/不系宣宗謚,不祔廟 (按原書改成不繫宣宗謚,不祔廟)
回護/迴護 (通用,但依原書改了)
纖緯星命之學/經緯星命之學
發匪/髮匪
正欣稍得出神之際/正欣賞得出神之際
穆彰阿象和珅/穆彰阿像和珅
破約百出/破綻百出
拿著闊齒的牙梳在為她通發/拿著闊齒的牙梳在為她通髮
江南閣閣中的那些玩藝/江南閨閣中的那些玩藝
所以象作為恭王的親信/所以像做為恭王的親信
明日隔山嶽/明日隔山岳
這兩出昆腔唱過/這兩齣昆腔唱過
「戲」/台下的這齣「戲」
明發的上逾/明發的上諭
商量題命大臣的名單/商量顧命大臣的名單
夜諒如水/夜涼如水
太子都是樞前即位/太子都是柩前即位
說得童?的皇太子/說得童騃的皇太子
澱園被擾/淀園被擾
「萬歲爺請發!」/「萬歲爺請髮!」
同日並遵為皇太后/同日並尊為皇太后
洩瀉一愈/洩瀉一癒
千回百折/千迴百折
不是禮部衙門該管的事兒嗎為何以/不是禮部衙門該管的事兒嗎?何以
太后的舉指/太后的舉措
我在到公館去/我再到公館去
這樣便應悖王首座/這樣便應惇王首座
只不過把斗的地點/只不過把鬥的地點
為京城一斗先作鋪排/為京城一鬥先作鋪排
孚王弈漁E在後院/孚王奕譓在後院
太后只是「母」後/太后只是「母」后
加姜熬濃的普洱茶/加薑熬濃的普洱茶
蘇完派爾佳氏/蘇完瓜爾佳氏 (參考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13年6月二版1刷書上亦做蘇完派爾佳,然瓜爾佳為滿族八大姓氏之一,依居地有蘇完瓜爾佳、葉赫瓜爾佳、安圖瓜爾佳等等,清朝名臣費英東、鰲拜、榮祿及文祥等皆為瓜爾佳氏,此處勝保即屬蘇完瓜爾佳氏,原書應為誤植,建議修改如前述。)
發現窗?外隱隱有/發現窗槅外隱隱有
大行皇帝嫡現的姐夫/大行皇帝嫡親的姐夫
撤去幾筵/撤去几筵
回頭就迴翔鳳胡同/回頭就回翔鳳胡同
姜到底是老的辣/薑到底是老的辣
半夜裏帝著馬隊/半夜裏帶著馬隊
通禮皆透/通體皆透
局祖培/周祖培
自居於這樣重要的地位為了恭王復出/自居於這樣重要的地位,為了恭王復出
如在幾席之間/如在几席之間
利落/俐落
聖眷王隆的時候/聖眷正隆的時候
作個借口/作個藉口
趙光的本意只放下過肅順/趙光的本意只放不過肅順
我的鼻湮沒了/我的鼻煙沒了
開是匆匆趕去探望/於是匆匆趕去探望
一後一王/一后一王
喊了聲:「三敘!」/喊了聲:「三叔!」
投石擲十/投石擲土
就是這話羅/就是這話囉
有一次大喝/又一次大喝
孝靜皇太后升?太廟的典禮/孝靜皇太后升祔太廟的典禮
伯訥那謨詁/伯彥那謨詁
賞觀王世襲/賞親王世襲
聖卷之隆/聖眷之隆
求田問捨/求田問舍
恭王心裏例有些佩服了/恭王心裏倒有些佩服了
問一問明白」。/問一問明白。」 (未改,原正確。)
以下為分段有誤部份,大多與下段相銜接而不需分段:
清君側,「管叔」/清君側,「管叔」(此處”「管叔」”接下一段開頭”和「蔡叔」”,不需換段)
再行辦理。/再行辦理。(此處”辦理。”接下一段開頭”目前”,不需換段)

(二 SeanHuang 2016/9/2)
摺子/折子 (未改,原正確。)
協辦大學十/協辦大學士
御制/御製
就在乾寧宮當差/就在坤寧宮當差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劉趕三的蔣干/劉趕三的蔣幹
若惱了她時,憑借身分/若惱了她時,憑藉身分
一准這天夜裏赴約/一準這天夜裏赴約
越發顯出安德府的「權威」/越發顯出安德海的「權威」
範文程/范文程
多系捏飾/多係捏飾
隻得動身/只得動身
鋒鋩/鋒芒 (依原書未改)
麵有難色/面有難色
發捻/髮捻
想好一個借口/想好一個藉口
一起入鬧/一起入闈
皇上衝齡之際/皇上沖齡之際
公推委仁主持/公推倭仁主持
舒怪的是發言的人/奇怪的是發言的人
弈?有個/奕譞有個
寫了幾個名子/寫了幾個名字
由紅髮紫,由紫發黑/由紅發紫,由紫發黑
卻都易些語言雋妙的/卻都是些語言雋妙的
貪黷營私/貪瀆營私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一個是公爵?林/一個是公爵堃林
不止一次跟張文豪說/不止一次跟張文亮說
今天撒鍋羅/今天撒鍋囉
我敗羅/我敗囉
出鬼羅/出鬼囉
事無扦格/事無扞格
精於歷算/精於曆算
兩名侍衛繼到黑龍潭/兩名侍衛到黑龍潭 (按原書改成兩名侍衛賫到黑龍潭)
是栲栲大的一個/是栲栳大的一個
兩宮太后封咸豐年間/兩宮太后對咸豐年間
這是出甚麼戲/這是齣甚麼戲
只有百把裏路/只有百把里路
自然對羅/自然對囉
發匪/髮匪
好幾出皇帝所喜愛的武戲/好幾齣皇帝所喜愛的武戲
別彆扭扭/彆彆扭扭
自然得用明黃緞於/自然得用明黃緞子
誰拉的纖/誰拉的線
久萌退忠/久萌退志
空前絕後的聖後!/空前絕後的聖后!
毛三隻受託探問口氣/毛三只受託探問口氣
看些來/看起來
十六歲可以冊後了/十六歲可以冊后了
啟奏聞位皇太后/啟奏兩位皇太后
他不曾因剿治洪楊;兵敗獲罪以前/他不曾因剿治洪楊兵敗獲罪以前 (按原書改成他不曾因剿治洪楊,兵敗獲罪以前)
還有『傅辦』的東西/還有『傳辦』的東西呢
制辦龍袍/製辦龍袍
妙制金糕/妙製金糕
咱們核計核計/咱們合計合計 (依原書未改)
違製出京/違制出京
所以出示勘台/所以出示勘合
況龍袍系御用之衣/況龍袍係御用之衣
全家大小都得制一兩件新衣服/全家大小都得製一兩件新衣服
系安姓太監。或系假冒差使,或系捏詞/係安姓太監。或係假冒差使,或係捏詞
用「大統歷」、「回回歷」推算時刻/用「大統曆」、「回回曆」推算時刻
歷局/曆局
修新歷/修新曆
有二十几案/有二十幾案
貴州剿治士匪不利/貴州剿治土匪不利
曾國籍/曾國藩
思患豫防/思患預防 (依原書未改)
為了「一國不寧」,召見「惴惴矜」的/為了「一國不寧」,召見「惴惴矜矜」的
對內則與情不洽/對內則輿情不洽
總兵徐戌裝出臨/總兵徐鷒戎裝出臨
比張之萬隻晚一科/比張之萬只晚一科
丸褲子弟/紈褲子弟
並作一副熱淚/併作一副熱淚
會肯不出來/會背不出來
很漏臉的事/很露臉的事 (依原書未改)
很漏了一回臉/很露了一回臉 (依原書未改)
在明黃轎子里拉開趟簾/在明黃轎子裏拉開轎簾
這沖克非同小可/這沖剋非同小可
此外入把京師昭忠祠/此外入祀京師昭忠祠
遺琉必是他幕府裡代擬的/遺疏必是他幕府裡代擬的
從問治八年/從同治八年
低回往事/低徊往事
草草吃完,惠帳離去/草草吃完,會帳離去 (依原書未改)
全河兩岸堤?,均已/全河兩岸堤,均已 (按原書改成全河兩岸堤埝,均已)
一瓶一幾/一瓶一几
陛見後回籍養?/陛見後回籍養疴
可以說是一個?間/可以說是一個間 (按原書改成可以說是一個槅間)
他借可以召見載澂/他藉此可以召見載澂 (按原書改成他藉可以召見載澂)
淳於意說的/淳于意說的
洋人不就我的范/洋人不就我的範
我跟昊清卿的交往不多/我跟吳清卿的交往不多
然每日侵晨/然每日清晨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侵晨:天色漸亮時。《三國演義.第九回》:「次日侵晨,董卓擺列儀從入朝。」《紅樓夢.第四○回》:「李紈侵晨先起來,看著老婆子丫頭們掃那些落葉,並擦抹桌椅,預備茶酒器皿。」也作「侵曉」。)
攜歸邸捨/攜歸邸舍
第一明是安佑宮/第一期是安佑宮
聖祖第二十二子允枯/聖祖第二十二子允祜
與務府的人/內務府的人
這是一個借口/這是一個藉口
住軍備上未曾十分著力/在軍備上未曾十分著力
聖躬系四海之望/聖躬繫四海之望
天但聰明/天亶聰明
臣侍先帝之曰/臣侍先帝之日
臣?死上言/臣眛死上言
皆系現任內務府大臣/皆係現任內務府大臣
發捻各匪/髮捻各匪
比過去短得多處理了摺件/比過去短得多,處理了折件 (按原書改成比過去短得多了。處理了摺件)
皆系斬監候/皆係斬監候
新制行頭/新製行頭
那條佈滿痘?的手臂/那條佈滿痘疱的手臂
此系感涼停食之症/此係感涼停食之症
系毒熱內擾所致/係毒熱內擾所致
系腎虛停食感寒所致/係腎虛停食感寒所致
得為皇上立后吧/得為皇上立後吧
自然要為大行立后/自然要為大行立後
黃?三錢/黃芪三錢
狐注一擲/孤注一擲
找這麼一個溥子輩的/找這麼一個溥字輩的
六宮號咷的光景/六宮號啕的光景 (依原書未改。號咷:大聲哭。)
號咷痛哭之餘/號啕痛哭之餘 (依原書未改。)
緣伊系內廷行走之員/緣伊係內廷行走之員
遂抱沉?/遂抱沉疴
以下為分段有誤部份,大多與下段相銜接而不需分段:
周祖培;/周祖培;(此處”培;”接下一段開頭”「河內」”,不需換段) 、是絞?/、是絞?(此處”是絞?”接下一段開頭”是「立決」”,不需換段)
集匪巢不利,/集匪巢不利,(此處”不利,”接下一段開頭”而且”,不需換段)
一點兒官派?/一點兒官派?(此處”官派?”接下一段開頭”因而”,不需換段)
輕鬆地答道:/輕鬆地答道:(此處”答道:”接下一段開頭”「那得”,不需換段)
還要「胡鬧」?/還要「胡鬧」?(此處”「胡鬧」?”接下一段開頭”就逛逛”,不需換段)
後腦勺說:/後腦勺說:(此處”腦勺說:”接下一段開頭”「奴才”,不需換段)
索債:/索債:(此處”索債:”接下一段開頭”他經手”,不需換段)

(三 SeanHuang 2016/9/2)
眷錄的眷錄/謄錄的謄錄
家居養?,不問公事/家居養疴,不問公事
不言為妙的太忌諱/不言為妙的大忌諱
且系自行封存/且係自行封存
摺件/折件 (未改,原正確。)
摺子/折子 (未改,原正確。)
剛轉過臉采/剛轉過臉來
系承辦要務/係承辦要務
感格/感恪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感格:感動、感化。《紅樓夢.第五八回》:「一心誠虔,就可感格了。」)
系候補人員/係候補人員
既系未孚眾望/既係未孚眾望
你不必慼慼/你不必戚戚
體諒宥病的人肝火旺/體諒有病的人肝火旺
此系察議/此係察議
海防籌辦了不至一兩年/海防籌辦了不只一兩年
姜的效用至廣/薑的效用至廣
幾乎都用姜/幾乎都用薑
姜椒/薑椒
九曰主恩憲德常稱頌/九曰主恩憲德滿口常稱頌 (原書不滿九字,應有漏字)
氣貌不揚,而心揚萬夫/氣貌不颺,而心揚萬夫
樣福將手一伸/祥福將手一伸
折中辦理/折衷辦理
繼送/賷送
是騤王在當宗令/是惇王在當宗令
那位五大爺的撅脾氣/那位五大爺的倔脾氣 (依原書未改)
大清律例那一條?/大清律例哪一條? (依原書未改)
松不得口/鬆不得口
他那裏當我同胞手足?/他哪裏當我同胞手足? (依原書未改)
就是這話羅/就是這話囉
我非得雙那班狗腿子/我非得要那班狗腿子
一個折中的辦法/一個折衷的辦法
上吊自儘/上吊自盡
你想活呢,把我幹的好事/你想活呢,把你幹的好事
自系照例辦理/自係照例辦理
自系皇上/自係皇上
朱之洞得到消息/張之洞得到消息
亦覆信口媒孽/亦復信口媒孽
可以回天/可以迴天
系屬忌辰/係屬忌辰
宮廷只肅/宮廷祇肅
可惜場屋贈蹬/可惜場屋蹭蹬
總總他們小哥兒們幾個/總是他們小哥兒們幾個
前因偶患微?/前因偶患微疴
頂帶/頂戴
解凍以後、台凍之前/解凍以後、合凍之前
於成龍/于成龍
新疆軍務的張曙進京/新疆軍務的張曜進京
你保存過/你保薦過
在公黨鬧事/在公堂鬧事
藩司衙門的錢觳師爺/藩司衙門的錢穀師爺
提取束修/提取束脩 (依原書未改)
不如早早回復/不如早早回覆
刑名錢谷/刑名錢穀
愛才下土/愛才下士
又牽連者胡體安/又牽連著胡體安
三腳並作兩步/三腳併作兩步
這一說是慈安太后了!/這一說是慈禧太后了!
「巫盅之禍」/「巫蠱之禍」
惟聯實不能深信其人/惟朕實不能深信其人
緊挨著聖人黨的/緊挨著聖人堂的
悠閒自在地掉尾回游/悠閒自在地掉尾迴游
唐景是佩公的門生/唐景崶是佩公的門生
宋朝多賢後/宋朝多賢后
顯得衷氣十足/顯得中氣十足 (依原書未改)
幹麼呀?/幹嘛呀? (依原書未改)
繫在籍紳士/係在籍紳士
繼任人道/繼任人選
原系總督札委局員/原係總督札委局員
又系李鴻章之妻兄/又係李鴻章之妻兄
賢後宣仁太后當國/賢后宣仁太后當國
倒霉/倒楣 (參考皇冠文化出版2013年6月二版一刷修訂。按:楣是「門楣」的意思,也就是門戶上的橫梁。古代讀書人在鄉試中舉之後,習慣在門楣前樹一旗幟,並且在旗上寫個斗大的「捷」字,一方面有鄉試告捷之意,另一方面則用來炫耀鄉親;中舉之後的下一步便是赴京考進士,若金榜題名,則將原先立在門楣前的旗子換成一桿黃旗,象徵皇城赴試又告捷了,以光耀門楣;假使不幸名落孫山,則偷偷地將旗子推倒,叫「倒楣」) (通用,依原書未改)
強幼樵/張幼樵
向系出自特旨/向係出自特旨
要殺官文的?童/要殺官文的孌童
步車統領衙門/步軍統領衙門
近日外問哄傳/近日外間鬨傳
匯款系為報銷/匯款係為報銷
於意雲何?/於意云何?
文祥繼志以歿/文祥齎志以歿
己革戶部雲南司主事/已革戶部雲南司主事
均系應銷之款/均係應銷之款
但究系公款/但究係公款
伊系軍機章京/伊係軍機章京
系實有其事/係實有其事
系津貼該部承辦司員/係津貼該部承辦司員
自不應仍前並案辦理/自不應仍前併案辦理
必定極其囉?/必定極其囉嗦 (按原書改成必定極其囉唣)
旗幟用黑布所制/旗幟用黑布所製
到天津訪昭李鴻章/到天津訪晤李鴻章
傳撤而定/傳檄而定
皆系署任/皆係署任
是個褲褲/是個紈絝
李鴻藻清?如鶴/李鴻藻清癯如鶴
這出變相「空城計」/這齣變相「空城計」
輪官位/論官位
劉水福/劉永福
這個將爇的「冷灶」/這個將熱的「冷灶」
媕?取容,何所作為?/媕婀取容,何所作為?
我在軍機眼總署/我在軍機跟總署
樞臣轉得所借口/樞臣轉得所藉口
如系棄地奔逃/如係棄地奔逃
御大敵/禦大敵
系由各商集股作本/係由各商集股作本
這例也不是無的放矢/這倒也不是無的放矢
招商局輸船/招商局輪船
系奏明辦理/係奏明辦理
這個借口/這個藉口
列隊河幹疑敵/列隊河干疑敵
發匪/髮匪
上系廑慮/上係廑慮
須生/武生 (按原書改成鬚生)
就讓他來個雙出/就讓他來個雙齣
測量得准/測量得準
電請鑰廷不下宣戰詔/電請朝廷不下宣戰詔
「甚麼人都不帝。」/「甚麼人都不帶。」
二十六計/三十六計
或雲法損六船/或云法損六船
該員本系中國之人/該員本係中國之人
孫敏汶/孫毓汶
尹?河之役/尹漋河之役
在李彤恩面面有過表示/在李彤恩面前有過表示
借此排遭/藉此排遣 (按原書改成借此排遣)
椎恩近支親責/推恩近支親責 (按原書改成推恩近支親貴)
他索信連個得力的人/他索性連個得力的人
不顧友於之情/不顧友于之情
不能大事呆召/不能大事號召
以下為分段有誤部份,大多與下段相銜接而不需分段:
「不安本分」/「不安本分」(此處”本分」”接下一段開頭”而已”,不需換段)
《水經》/《水經》(此處”《水經》”接下一段開頭”的箋釋”,不需換段)
他幹甚麼?」/他幹甚麼?」(此處”甚麼?」”接下一段開頭”他說”,不需換段)
又加了一句:/又加了一句:(此處”一句:”接下一段開頭”「大器”,不需換段)
湖南話說道:/湖南話說道:(此處”說道:”接下一段開頭”「莫得”,不需換段)
「通商事務」。/「通商事務」。(此處”事務」。”接下一段開頭”一講”,不需換段)
翁同龢問道:/翁同龢問道:(此處”問道:”接下一段開頭”「什麼人”,不需換段)
加重語氣:/加重語氣:(此處”語氣:”接下一段開頭”「悉依律例”,不需換段)
他的自尊?/他的自尊?(此處”自尊?”接下一段開頭”才能”,不需換段)
聽他一頓教訓。/聽他一頓教訓。(此處”教訓。”接下一段開頭”何苦”,不需換段)
方始息怒。/方始息怒。(此處”息怒。”接下一段開頭”此刻”,不需換段)
其魚雷船一。/其魚雷船一。(此處”船一。”接下一段開頭”其可疑三”,不需換段)
乃四出狂竄。/乃四出狂竄。(此處”狂竄。”接下一段開頭”其可疑六”,不需換段)

(四 mPDB 2016/9/2)
修改標點 (多處)
楂開手指/揸開手指
天潢貴冑/天潢貴胄
意大利/義大利
烜赫/煊赫
蹉商/磋商
見的羅?/見的囉?
老五載澧五歲/老五載灃五歲
做詩羅!/做詩囉!
平常的的一句/平常的一句
他那清?的身/他那清癯的身
個月閒看幹甚/個月閒著幹甚
更為系念/更為繫念
任,系補何/任,係補何
旨,系嗣皇/旨,係嗣皇
,亦系虛名/,亦係虛名
文麟系師曾/文麟係師曾
身,系天下/身,係天下
系獄/繫獄

(五 mPDB 2016/9/2)
修改標點 (多處)
南道禦史/南道御史
捧起茶鐘/捧起茶鍾
兩鐘茶來。/兩鍾茶來。
大酒鐘/大酒鍾
一氣喝幹/一氣喝乾
應溥複回軍機/應溥復回軍機
便可複命/便可覆命
唏噤噤/唏㖀㖀
拿破侖/拿破崙
親口複述,等/親口覆述,等
愧感交並/愧感交併
烜赫/煊赫
表示他己失卻/表示他已失卻
專心一致/專心一志
只影俱無/隻影俱無
住的的方/住的地方
天潢貴冑/天潢貴胄
四子永?/四子永珹
神袛感格/神祇感格
人影憧憧/人影幢幢
意大利/義大利
醇王載澧/醇王載灃
太后褊袒母家/太后偏袒母家
岑春?/岑春煊
歸並有關/歸併有關
請恤羅?/請恤囉?
發匪、捻/髮匪、捻
有罪羅!/有罪囉!
一點御寒的衣/一點禦寒的衣
比較舒眼/比較舒服
著︽東游紀程︾/著︽東遊紀程︾

(一 mPDB 2016/8/5)
修改標點 (多處)
楂開五指/揸開五指
多於遣責/多於譴責
天潢貴冑/天潢貴胄
咨詢/諮詢
一支手撫摸/一隻手撫摸
才再也下敢了/才再也不敢了
題中應有之意/題中應有之義
於也淌入渾水/於也蹚入渾水
准西洋/準西洋
酌古准今/酌古準今
誇蘭達/夸蘭達

(二 mPDB 2016/8/5)
修改標點 (多處)
叫人檢了檔案/叫人撿了檔案
如新鉶初發/如新硎初發
虎視眈耽/虎視眈眈
楂開五指/揸開五指
腰被沖為兩/腰被衝為兩
嘩變/譁變
壞羅!/壞囉!
走羅!/走囉!
被沖成幾/被衝成幾
無潢貴冑/天潢貴胄
咨詢/諮詢
不敢帶看皇上/不敢帶著皇上
薜福成/薛福成
遣責天津/譴責天津
拿破侖/拿破崙
之萬隻好準備/之萬只好準備
特為檢了出來/特為撿了出來
得很羅?/得很囉?
實為室礙難行/實為窒礙難行
科的羅?/科的囉?
大學土吏部/大學士吏部
他指看恭王/他指著恭王
往炕幾上一丟/往炕几上一丟
爛谷子/爛穀子
血脈憤張/血脈賁張
就沖轎裏/,就衝轎裏
就沖王爺/就衝王爺
大早沖寒冒/大早衝寒冒
眉字間積/眉宇間積

(三 mPDB 2016/8/5)
修改標點 (多處)
近似鄉願/近似鄉愿
推託/推托
大嘩/大譁
烜赫/煊赫
天潢貴冑/天潢貴胄
生發油/生髮油
然問到:﹁他/然問道:﹁他
油松大辯/油松大辮
兆奎暗懦無能/兆奎闇懦無能
這話羅!/這話囉!
死人羅!/死人囉!
泣不可仰/泣不可抑
甚麼面日自居/甚麼面目自居
齡壽麵如死/齡壽面如死
咨詢/諮詢
交並/交併
大妨娘/大姑娘
市之沖,水/市之衝,水
為了襯託他對/為了襯托他對
發捻/髮捻
意大利/義大
楂開腳趾/揸開腳趾
有許多詁/有許多話

(mPDB 2010/11/25)
谷雨/穀雨
一壇/一罈 (幾處)
只是聽看/聽著
幾上所擺/几上所擺
心無旁鶩/心無旁騖
藏寶之迷/之謎
唱酒/喝酒
象/像 (多處)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