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諸葛青雲《一劍光寒十四州》 說明

2011/7/22 (788K) 2015/1/2
2011/7/22 (856K) 2015/1/2
2011/7/22 (594K) 2015/1/2
2011/7/22 (594K) 2015/1/2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 (2011/7/22)。感謝江季杭、敖先榮、A Yung勘誤。感謝嘉明更新 (2015/1/2)。

諸葛青雲《一劍光寒十四州》一書提要

《一劍光寒十四州》一書作於一九六零年。書名來自古詩:「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光寒十四州!」

所據校正版本為二零一三年台灣出版風雲時代版本。該版本與之前各版本略異;段落與分節略有分別,即文字亦間有潤色,標號亦時有更改。本版本似較佳。

兩者分回亦不同,大陸本與網絡本分十八回,本書分六十六回;兩者回目亦不同,如大陸本第一回為「萬里探盟兄 祝壽反成催命鬼 初更來惡寇 銜悲長作護孤人」,十八回均作五言、七言複句對仗;本版本則改為「在劫難逃」四言,又一至六十五回均為四言,只有六十六回作「一劍光寒十四州」七言以回應書名。原有回目寫來具傳統話本意味,又顯見深受還珠樓主的影響,舊版本似稍勝。

重新校正除以上修正外,亦校正了原來好讀版本若干錯處。

※※※

本書內容如下:

「鐵膽書生長白狂客」慕容剛為「宇內三奇」無憂頭陀弟子,到拜兄呂懷民賀其五十大壽。「千毒人魔」西門豹為報其削耳之辱,竟利用慕容剛送上毒函害死呂懷民。呂家大禍未已,旋被四靈寨玄龜堂香主「單掌開碑」胡震武踵門尋仇。胡震武見呂氏既死,其怒未息,意圖滅門,呂夫人被害。呂懷民兒子呂崇文幸得義僕呂誠以獨孫偷天換日,得以倖免於難。慕容剛遂帶其世侄呂崇文拜師高人「宇內三奇」靜寧真人學藝,以報西門豹及胡震武殺父殺母之仇。

四靈寨於江湖上聲名狼藉,為正派人士所不齒。龜龍麟鳳四靈之中,以「天香玉鳳」嚴凝素及「雙首神龍」裴伯羽人最正直,「毒心玉麟」傅君平人最兇狡,功力則以「玄龜羽士」宋三清為最。宋氏欲一統江湖。傅君平一向鍾情於嚴凝素,唯對方多年來不假辭色。嚴凝素自邂逅慕容剛後,一顆芳心縈繞不去,遂為傅君平所忌,故欲殺害慕容剛,又設計迷暈嚴凝素,欲生米煮成熟飯。宋三清亦欲排除異己,殺害裴伯羽。

慕容剛、呂崇文與四靈寨宋三清及傅君平遂展開正邪之爭。此又帶出他們師門「宇內三奇」、金龍寺四佛及宋三清師門「天南雙怪」韋昌、韋光兄弟、「鳩面神婆」常素素的對壘……

本書其中一個可觀之處,是西門豹如何由邪變正,與呂崇文如何恩仇了了;如何用智計對付群魔等情節。

※※※

校正本前有秦懷玉《〈一劍光寒十四州〉——諸葛青雲崛起武壇的代表作》導讀推薦如下:

《一劍光寒十四州》是諸葛青雲充分展現其才思、文采與創意的武俠名篇,他正是由於推出此一名篇,開始在當年群彥薈萃的台灣武俠小說創作界脫穎而出,成為引領潮流的一大重鎮。在這部膾炙人口的代表作中,他將所受前代武俠名家如還珠樓主、朱貞木、白羽等人的影響進行了創造性的轉化,並透過情節的推展,將他自己頗具詩意的人文理念與浪漫情懷作出了鮮明的呈現。由此而奠定了他的武俠創作之基軸,嗣後,他的許多作品皆是由這一基軸衍發或嫁接而成。

表面上,本書主體情節是一個典型的報仇與鋤奸的故事;中壯代俠士「鐵膽書生」慕容剛因義兄呂懷民遇害,不惜挺身與龐大的黑暗勢力「四靈幫」及可怖的「千毒人魔」西門豹誓死周旋,並苦心扶掖少年英豪呂崇文,務使其得報父仇。由此而發展出一系列鐵血激蕩、情仇交迸的事蹟。但實質上,慕容剛、呂崇文與勢焰薰天的「四靈幫」殊死對搏,只是武林中正邪兩大勢力的前哨之戰,背後各有更高層級的人物撐腰:在前者,是慕容剛的師門長輩無憂頭佗、靜寧真人,以及後來牽入的南海妙法神尼等「宇內三奇」;在後者,是「四靈幫」幫主玄龜羽士的幕後支持勢力「天南雙怪」。而僧道尼這「宇內三奇」本就與「天南雙怪」及其盟友勢不兩立,只不過各有顧忌,故多年來不曾公開對決而已。

這種雙層、乃至多層的明爭暗鬥,以及高人隱身於幕後,由弟子輩出面火拼的故事布局,在前代武俠名家中誠然已成為約定俗成的套路,例如《蜀山劍俠傳》即是;但諸葛青雲卻能別出心裁,於貌似無足為奇的套路中展現出相對清新而開朗的格局。究其原委,應是由於他適度融入了平行敘事的技法之故。

不過,除了平行的雙層布局之外,諸葛青雲還引入了極特殊的「逆反」情節作為本書的轉折關鍵,使得故事的推展得以起伏跌宕,變化多端。原來,謀害呂懷民的兇手除了諸葛青雲中人物之外,更有惡名昭彰的「千毒人魔」,此人施展的手段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慕容剛與呂崇文即使已師從宇內三奇而習得高深武功,自信可與「四靈幫」一拼,但對於行蹤諱莫如深的「千毒人魔」,卻毫無報仇雪恨的把握。江湖險惡,兩人畢竟只能步步為營。

奇怪的是,兩人下山展開復仇之旅以來,不斷發現「千毒人魔」就在自己左近出沒,卻一直無法與其正面交鋒。另方面,兩人在江湖歷險中結交了一個風塵俠隱「南天義」,不但獲他之助而多次脫出危境,而且得以探出「千毒人魔」的線索。詎料,風雲乍變,兩人竟被「南天義」在談笑間毒倒,而發現所謂「南天義」原來就是「千毒人魔」西門豹的化身。然而,風雲再變,原來西門豹竟早已改過遷善,其所以一路陪伴兩人鋤奸扶弱,並非為了伺機下毒,而是為了要在兩人面前自戕以求贖罪。

目睹此情此景,涉世已深的慕容剛固然願與西門豹化解仇怨,連血氣方剛的呂崇文都肯慨贈解藥,極力挽救他的性命。靈藥罔效,兩人以為西門豹終究身亡;但自此兩人每每逢凶化吉,在與「四靈幫」的鬥爭中,更輒於千鈞一髮化險為夷,這當然是作者埋下伏筆,暗示西門豹其實畢竟死而復生,化身向兩人報恩。

此書在寫情方面亦有其特色。寫中年的慕容剛與「天香玉鳳」嚴凝素從邂逅相逢、互生情愫,到十年相思、生死與共,節奏掌握得恰到好處,從而遠比少年俠侶呂崇文、裴玉霜的戀情更動人心弦;這與一般武俠小說擅寫浪漫之愛的情節,迥然不同。亦正因這宗情感事件,導致「玉鳳」、「神龍」兩大支柱脫離了「四靈幫」,使得雙的方實力對比開始逆轉,可知作者寫兩性相悅的情事並非只是點綴,更有其牽動全局的作用。而邪正之分,亦由當事人對情感的態度而清晰可睹。

對於表層和深層的敘事結構,作者則藉由呂崇文巧獲一柄「青虹龜甲劍」而予以綰合。此劍為大漠神尼當年擊殺「魔僧」法元的故物,呂崇文持以復仇、行俠,卻也因此而遭到「魔僧」後裔——西藏金龍寺「四佛十三僧」的追蹤與羈押,慕容剛甚且慘遭重傷。由此而引出宇內三奇與金龍四佛的對決。由於敵情不明,趕去營救呂崇文的宇內三奇這方原本居於絕對的下風,卻倏忽間奇蹟般的逆勢大勝。這是得力於悔過自新的「千毒人魔」西門豹之暗助,凸顯了此人的重要性。

進而,三奇與四佛雖化敵為友,但三奇的宿敵「天南雙怪」卻搬出久已隱遁而功力卓絕的邪派耆宿「鳩面神婆」常素素等一干魔頭。雙方初步較量的結果,三奇、四佛皆非「鳩面神婆」對手;加上與南海神尼有陳年仇怨的「桃竹陰陽旛」主人捲土重來,曾協助慕容剛一方的正派人物不乏慘遭劫數者,宇內三奇等絕頂高手亦大有岌岌可危之勢。

緊急時刻,又是西門豹力撐危局,一面襄助慕容剛暫時穩住局勢,一面甘冒大不韙帶領呂崇文求取望速成的武功秘笈,終於在千鈞一髮的關鍵時刻,讓呂崇文得以突出奇兵,猝然擊敗功力壓倒三奇、四佛的「鳩面神婆」,一鳴驚人,名揚天下。大樹既倒,「天南雙怪」以降的諸邪派頂級高手自然隨之冰銷瓦解。作者先前的敘事策略是不斷鋪陳、蓄勢,營造出道消魔長的氣圍,然後一與予以逆轉。千里來龍,至此結穴,而整個大局能夠逆轉的首要關鍵,乃在西門豹之改邪歸正,這在武俠小說歷史上,大抵可算是獨具慧眼、且別開生面的寫法了。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光寒十四州」,本書誠然仍體現著諸葛青雲所擅長的詩情畫意,但嚴格來說,主角既非矢志為父報仇的少年英俠呂崇文,亦非艱苦撐持大局的中年豪傑慕容剛,更非天香國色的嚴凝素或裴玉霜,而是曾經為非作歹、惡名昭彰的「千毒人魔」。作者敢於突破武俠小說的敘事窠臼,充分呈現自己獨特的思維與風格,實以此書展示得最為淋漓盡致!

勘誤表:
(mPDB 2015/1/2)
檢起一塊/撿起一塊
惟因思師曾有/惟因恩師曾有
嶽峙淵停/嶽峙淵渟
江湖鬼域/江湖鬼蜮
滿口胡縐/滿口胡謅
淵停嶽峙/淵渟嶽峙
震世骸俗/震世駭俗
對這狡滑老魔/對這狡猾老魔
看出端兒/看出端倪

(A Yung 2014/12/5)
彷佛/彷彿
暈蹶/暈厥
豐神/丰神
斑爛/斑斕
毫顛/毫巔
禦劍/御劍
刁滑己極/刁滑已極
知已知彼/知己知彼
陰毒己極/陰毒已極
不由自己/不由自已
無聊己極/無聊已極
兵刀/兵刃
哧得/嚇得
造惡孳/造惡孽
先自屜中,取出/先自屜中取出
巳看出/已看出
眉捎/眉梢
固本焙元/固本培元
玉笱/玉筍
一綱打盡/一網打盡
諛訶捧拍/諛阿捧拍
諧武林群俠拜/偕武林群俠拜
晶厘/晶匣
皮厘/皮匣
山胍/山脈

(敖先榮 2014/9/5)
一出人間/一齣人間
四面林口/西面林口 (閱文即知)
從幾下/從几下
受你深思/受你深恩
蒙面黑人/蒙面黑衣人
掌還來落/掌還未落
發見/發現
千邊是/一邊是
一隻彩風/一隻彩鳳
虯結拳屈/虯結蜷屈
清 全真/清臞全真
清 真人/清臞真人
貫拄右掌/貫注右掌
要想佔得/要想沾得
變化英測/變化莫測
旁鶩/旁騖
澹澹幽香/淡淡幽香
連麟連骨/連鱗連骨
置諸不問/置諸不理
慕容劇/慕容剛
競變成/竟變成
山魑/山魈 (怪物名一致)
不令走出/不可走出
矯倩/矯情
一笑顏首/一笑頷首
疏賴/疏懶
嶽峙淵停/嶽峙淵渟
濃冽/濃烈 (品酒)
醇冽/醇烈 (品酒)
逐微微一笑/遂微微一笑
元寂已久/圓寂已久
無可奈可/無可奈何
按按捺不住/按捺不住
引得池叔侄/引得他叔侄
決意恩仇/快意恩仇
虛拖的/虛掩的
於毒人魔/千毒人魔
眼色上住/眼色止住
霎時抱米/霎時抱來
就是所渭/就是所謂
制已死命/制己死命
鐵扇向羅/鐵扇閻羅
須不得/顧不得
臨後颼的一聲/腦後颼的一聲
楊整/楊堃
身形往後一撒/身形往後一撤
龜電劍/龜甲劍
俯身抬起/俯身拾起
南天略為/南天義略為
太師開口/大師開口
蹩起心火/憋起心火
拆腰往下/折腰往下
裂口開碑/裂石開碑
劍屑雙挑/劍眉雙挑
特株/特殊
這蜂上陡/這峰上陡
一般無比/一股無比
昕那一聲/聽那一聲
裂著一張/咧著一張
薊得峰卞/既得峰下
棺盞/棺蓋
這樣的右室/這樣的石室
也目施展/也自施展
毗睚必報/眥睚必報
一雙白色磁瓶/一隻白色瓷瓶
勁項之間/頸項之間
斷送丁/斷送了
聽見見林內/聽見林內
觀內待茶/觀內侍茶
洞宮山派/洞宮山脈
武功造旨/武功造詣
分袂之時/分訣之時 ( (未改,原正確。分袂:離別。唐˙白居易˙答微之詠懷見寄詩:「分袂兩年勞夢寐,並床三宿話平生。」文明小史˙第四十六回:「我們分袂在即,正要與軼公暢談,領教一切機宜,以免臨時竭蹶。」))
什麼強改/什麼強敵
清 僧人/清臞僧人
運發兩掌/連發兩掌
傷勢已然無疑/傷勢已然無礙
峭擘/峭壁
光雨流天/光雨流矢
有所發觀/有所發現
也來運足/也未運足
「颼」的一聽/「颼」的一聲
兩般劍法/兩股劍法
淵停嶽住/淵渟嶽峙
門外奇絕/外門奇絕
慘然一歡/慘然一歎
瓦解冰捎/瓦解冰消
朱三清/宋三清
龜玄羽士/玄龜羽士
嘩朗朗/嘩啷啷
哨啷啷/嗆啷啷
微笑撒身/微笑撤身
不遣餘力/不遺餘力
驚世骸俗/驚世駭俗
浸邪絕學/浸淫絕學
宵轉金丹/百轉金丹
目 俱裂/目眥俱裂
日常言浯/日常言語
淬毒魚湯/淬毒魚腸
秘傅/秘傳
目 皆裂/目眥皆裂
單掌素魂/單掌索魂
天工托塔/天王托塔
綴了下來/緩了下來
那天位香玉鳳/那位天香玉鳳
慕容別/慕容剛
搜素/搜索
匝到東台/走到東台
混戰之卞/混戰之下
做了了手腳/做了下手腳
投貼恒山/投帖恒山
桃花陰陽幡/桃竹陰陽幡 (閱文即知)
素性/索性
妙怯神尼/妙法神尼
望了千眼/望了二眼
妙按神尼/妙法神尼
刺脅之炎/刺脅之災
一雙千把/一隻千把
無憂頭晚/無憂頭陀
慧山塔/慧光塔
孰勝孰孰負/孰勝孰負
達池釁的/達池畔的
右掌應敢/右掌應敵
一所他/一聽他
虹蓮/紅蓮
逐益發逞威/遂益發逞威
月崇文/呂崇文
病佛孤去/病佛孤雲
長眉一層/長眉一蹙
獰笑,妙法神尼說道/獰笑說道 (多餘加字閱文即知)
與宇內二奇/與宇內三奇
支援不住/支持不住
笑、癲二佛/笑、癡二佛
了一聲,呂崇文問道/了一聲問道 (多餘加字閱文即知)
宋三靖/宋三清
清隨時/請隨時
你知因/你如因
一縱使到/一縱便到
用拙/用絀
瘦骨麟峋/瘦骨嶙峋
棱空縱起/凌空縱起
低頭思素/低頭思索
皆欲得你/皆欲得而
毒猥金簑/毒蝟金簑
風飆輕絮/風飄輕絮
注月之下/注目之下
毒辣招術/毒辣招數
目崇文/呂崇文
就勢拖展/就勢施展
憫香惜玉/憐香惜玉
繩素/繩索
鳥瓜/鳥爪
搜素/搜索
揉升/猱升
韋北/韋光
宋三育/宋三清
全身骨駱/全身骨絡 (改成全身骨骼)
攜出「到此/鐫出「到此
金錢桃、花毒瘴/金錢、桃花毒瘴
斷魂幽擱/斷魂幽澗
郭心澄/郭心燈 (全文統一)
白具骷髏/白骨骷髏
話日講完/話已講完
相隔千丈/相隔十丈 (閱文即知)
便白化成/便自化成
自面人妖/白面人妖
只有三三尺/只有三尺
絕墜並非/絕壁並非
擲住壑底/擲往壑底
一般奇異/一股奇異
來免心頭/未免心頭
業已遠颮/業已遠颺
壯漢昨得/壯漢吓得 (改成壯漢嚇得)
韋鍾兩老個怪/韋鍾兩個老怪
襲叔儻/裴叔儻
黑血面死/黑血而死
嚴素凝/嚴凝素
兩般暗器/兩股暗器
慘自得/慘白得
鐵膽書牛/鐵膽書生
綁蠅/綁繩
恰好座在/恰好坐在
桃竹陽陰/桃竹陰陽 (全文統一)
探手撒出自己/探手撤出自己
翠絕毒蛇鉤/雙絕毒蛇鉤 (全文統一)
柒有劇毒/染有劇毒
對台的無憂頭陀,天南大怪/對台的鳩面神婆、天南大怪 (閱文即知)
因面對西門豹/因而對西門豹
潮膏庵主/潮音庵主
功力鈍厚/功力純厚
黠驢之技/黔驢之技

(江季杭 2012/1/16)
風霽月/光風霽月
蜂頭/峰頭
太已多慮/太以多慮 (改成太過多慮)
連繚三轉/連繞三轉
要人素劍/要人索劍
痰迷心竅/鬼迷心竅,又或癡迷心竅 (未改,原正確。痰迷心竅:精神迷亂,神智不清。紅樓夢˙第四十六回:「上次南京信來,金彩已經得了痰迷心竅,那邊連棺材銀子都賣了,不知如今是死是活。」官場現形記˙第二十九回:「平時同人談天,不是罵軍機,就是罵督撫,大眾聽了,都說他是痰迷心竅。」)
朋心見性/明心見性
決敗不了/絕敗不了
大廟要拆掉了!/大廟要拆掉了!﹂
野人山中來走/野人山中來往
乙太乙奇門劍術/以太乙奇門劍術
口物/口吻
仔細吹得太過/小心吹得太過
閉了你/閃了你
半里長之遙/半里之遙
暴雨俱至!/暴雨俱至!﹂
苦煉/苦練
小陝/小俠
根本不想武功高出/根本不理武功高出
決難/絕難
冷戰/冷顫 (未改,原也正確。)
端的極重西門大俠/端的極重,西門大俠
決看不出/絕看不出
鬼愁蜂/鬼愁峰
決非善類/絕非善類
香蘭刺客/香蘭秀士

(mPDB 2012/1/16)
一對鷹跟深陷/一對鷹眼深陷
真人到不注意他長/真人倒不注意他長

(mPDB 2011/7/22)
氣慨軒昂/氣概軒昂
心無旁鶩/心無旁騖
青衫下擺/青衫下襬
神完氣足/神定氣足
嗔目/瞋目
寒喧/寒暄
睚毗必報/睚眥必報
自已/自己
早巳/早已
溫照慈愛/溫熙慈愛
酒萊/酒菜
微微一沈/微微一沉
也己/也已
印像不好/印象不好
腰問/腰間
游賞/遊賞
末見回音/未見回音
安祥/安詳
好高鶩遠/好高騖遠
己然/已然
陰謀鬼計/陰謀詭計
壯土/壯士
等侯/等候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