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蕭鼎《誅仙》 說明

2011/9/10 (3276K) 2017/2/3
2011/9/10 (3267K) 2017/2/3
2017/2/3 (9091K)
2011/9/10 (2263K) 2017/2/3
2012/12/28 (2263K) 2017/2/3

好讀書櫃《經典版》,感謝2少整理製作:「網上亦流行不少不知是誰作的版本,要集合全本原著是很困難的。這是我很辛苦一篇篇找回來的蕭鼎原著,雖然最後的幾集在標點符號上有些少不完美,但已經盡量修改,盡量達至原著的被本。」感謝敖先榮勘誤。感謝簡華特勘誤260處。

(2009/10/25) Louise Chen:「誅仙一書我已看完,但其中錯字頗多,由於本人從事出版寫作事業多年,可先行校對改正錯字。」
(2009/11/22) 感謝Louise Chen重新校對過:「誅仙已校對完成,但可能還是會有些錯字,待日後有時間再校一次。」

《誅仙》是蕭鼎寫作的,最早連載於幻劍書盟網站上的一部網絡古典仙俠小說。《誅仙》情節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鮮明,書中反覆探究的一個問題就是「何為正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是這本小說的主題思想。

最早連載於幻劍書盟。在大陸由朝華出版社出版,第七本開始轉由花山文藝出版社出版。在台灣小說頻道出版。最期國內網上頗受歡迎的武俠小說,還多次被改為網上遊戲。

勘誤表
(mPDB 2017/2/3)
修改標點 (幾處)
曰/日 (幾處)
到:﹁/道:﹁ (幾處)
沖/衝 (幾處)
做響/作響
呼吸吐吶/呼吸吐納
冷冷/冷冷
附骨之疽/附骨之蛆
異曲同功/異曲同工
談笑風聲/談笑風生
灰飛湮滅/灰飛煙滅
左支右拙/左支右絀
夸夸其談/誇誇其談
巨毒/劇毒
虎視耽耽/虎視眈眈
支援不住/支持不住
昏迷不不遠處/昏迷不遠處
電光火石/電光石火
聽得剌耳的/聽得刺耳的
如何分辨/如何分辯
對你分辨什麼/對你分辯什麼
嘴也分辨不清/嘴也分辯不清
必難悻免/必難幸免
笑顏逐開/笑逐顏開
揉身/猱身
籐蔓/藤蔓
臻首斜靠/螓首斜靠
也不分辨什麼/也不分辯什麼
本無幸理/本無倖理
林林種種/林林總總
凜例/凜冽
身軀徒然刮起/身軀陡然刮起
又按著道:/又接著道:
眼看也們二人/眼看他們二人
凝冰剌/凝冰刺
目光深遂難明/目光深邃難明
滿鐵剌/滿鐵刺
麼說的的。/麼說的。
泠笑/冷笑
夜色睛朗月當/夜色晴朗月當
微笑詳和的/微笑祥和的
有股凜烈殺氣/有股凜冽殺氣
諾大的血/偌大的血
領袖巨擎/領袖巨擘
丹藥粉未見肉/丹藥粉末見肉
無以倫比/無與倫比

(簡華特 2017/2/3)
得到高深/得道高深
禁製法寶/禁制法寶
自行參祥/自行參詳
拌了一下/絆了一下
憑借/憑藉
受佛力驅弛/受佛力驅馳
收屍王一擊/受屍王一擊
平平無起/平平無奇
在水潭邊干地上/在水潭邊乾地上
但後不退路/但後無退路
也罵上這白癡徒弟/罵上這白癡徒弟
看去又些孤單/看去有些孤單
不知說惡劣什麼笑話/不知說什麼笑話
二十三中靈藥/二十三種靈藥
借口/藉口
青雲祖師又再予以完善/青葉祖師又再予以完善
附骨之錐/附骨之疽
念頌/唸誦
頌咒/誦咒
頌讀/誦讀
頌念/誦唸
頌了/誦了
頌道/誦道
頌佛/誦佛
聲音想起/聲音響起
有須兩對/有鬚兩對
前赴後繼/前仆後繼
都被映做了淡淡金色/都被映作了淡淡金色
誇誇其談/夸夸其談
衣裳雖然干了大半/衣裳雖然乾了大半
需臾之間/須臾之間
神魔異/神魔誌異
不知落滿水珠/不止落滿水珠
有些輕乎的女子/有些輕浮的女子
完好如祈/完好如新
未了男子也追悔不已/末了男子也追悔不已
我相你拼了/我向你拼了
天真無暇/天真無瑕
依然在耳邊大做/依然在耳邊大作
化為滋粉/化為齍粉
時間極污穢之物/世間極污穢之物
金芒腰眼/金芒耀眼
非彈而起/飛彈而起
推脫不知/推託不知
欲待分辨/欲待分辯
置疑祖師/質疑祖師
四仰八戟/四仰八叉
聽得鬼王宗所召來/聽得鬼王宗召來
不可小視/不可小覷
當!/噹!
﹁﹂!/﹁卍﹂!
在﹁﹂字的底盤/在﹁卍﹂字的底盤
人骨所制的白骨劍/人骨所製的白骨劍
三魂七魂/三魂七魄
前邊做著相士/前邊坐著相士
比較干的枯枝/比較乾的枯枝
控製成功/控制成功
這只黑水玄蛇/這隻黑水玄蛇
黑水玄蛇地陰影中/黑水玄蛇的陰影中
天空中地諸人身上/天空中的諸人身上
斗染做暗紅顏色/都染做暗紅顏色
但以來剛才/但一來剛才
此刻也對一起/此刻也一起
正道巨擎/正道巨擘
在背後一輪那個上官策/在背後一論那個上官策
有似有淡淡紅芒/也似有淡淡紅芒
奇異的克制功用/奇異的剋制功用
這一嘗竟然是/這一嚐竟然是
卷吃白蟻/捲吃白蟻
那龍卷狂風/那龍捲狂風
依舊深深*會/依舊深深體會
另人精神一振/令人精神一振
不在看那邊/不再看那邊
再這陰暗的天空裡/在這陰暗的天空裡
我也就一股對你了/我也就一般對你了
分地而制/分地而治
再比划動作/再比劃動作
也不未人知地/也不為人知地
一摸一樣/一模一樣
霍然而做/霍然而作
許也是在訴說著/也許是在訴說著
他的面子/他的面前
在多坐/再多坐
如失喪心志一般/如喪失心志一般
倒影在地上/倒映在地上
從那片空地上方突然想起/從那片空地上方突然響起
恭為地主/忝為地主
鬧出一出登徒浪子的鬧劇/鬧出一齣登徒浪子的鬧劇
身為獸妖座下十三妖獸之一/身為獸神座下十三妖獸之一
為頭祭出/當頭祭出
這個瘋子說得是不是真的/這個瘋子說的是不是真的
難得一件/難得一見
方圓方里/方圓萬里
他身後走去得是陸雪琪/他身後走去的是陸雪琪
竟然連慣常的鳥鳴聲,竟然也沒有聽到/竟然連慣常的鳥鳴聲,也沒有聽到
我們便無謂說再放棄了/我們便無所謂再放棄了
慘肢斷臂/殘肢斷臂
三大巨擎/三大巨擘
從門欖上/從門檐上
竟是是周一仙等三人/竟是周一仙等三人
大開大合/大開大闔
轟然而做/轟然而作
一一嘗盡了/一一嚐盡了
旭日東沉/旭日西沉
竟多了道道暗紅異芒/竟多了道暗紅異芒
九個大字/十個大字
猴子尾巴一卷/猴子尾巴一捲
必定是逃亡/必定是逃向
因為希望副宗主/因此希望副宗主
倒地得屍骨/倒地的屍骨
也論不到/也輪不到
長老前輩在谷主/長老前輩在谷內
競付東流/盡付東流
﹁當||﹂/﹁噹||﹂
天孤/天狐
百里挑一/百裡挑一
唸唸不捨/念念不捨
修竹所制的窗台/修竹所製的窗台
伸出打開/伸手打開
對此誘身陷險境/對此又身陷險境
場一中某物/場中某物
代龍鼎/伏龍鼎
同小灰擊去/向小灰擊去
清氣綜繞/清氣繚繞
同那紅芒深處/向那紅芒深處
向後退丟/向後退去
同著某個方向/向著某個方向
悄悄散去了:耀眼/悄悄散去了,耀眼
石室裡流消舊的/石室裡流淌的
印人鬼厲/印入鬼厲
此刻看丟/此刻看去
後出祖師祠堂/後山祖師祠堂
幾乎部是/幾乎都是
此刻地無力地/此刻無力地
安靜地碰在他的肩頭/安靜地爬在他的肩頭
征了一下/怔了一下
迫近了土來/迫近了上來
小妖最喜歡/巫妖最喜歡
畢使無疑/必死無疑
九寒擬冰刺/九寒凝冰刺
感置到/感覺到
我看也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子/我看你也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子
烏云雲層中/烏雲雲層中
他只弟低低地/他只得低低地
﹁鐺!﹂/﹁噹!﹂
有咱透明的感覺/有著透明的感覺
交這間精緻而精美的竹舍/將這間精緻而精美的竹舍
水竹峰/小竹峰
心地為之這空/心地為之一空
並出/迸出
眼腫有幾分疼惜/眼瞳有幾分疼惜
有些怨恨為師的?﹁/有些怨恨為師的?﹂
道:師父,你別說了/道:﹁師父,你別說了
她幾乎要?剛才/她幾乎要以為剛才
怎麼一回事麼?﹁/怎麼一回事麼?﹂
厚得石門/厚的石門
石室的外,/石室的外面,
卻似乎隨處在/卻似乎隨處都在
靜溢如常/靜逸如常
縫隙見/縫隙間
可寶貴/可貴
在晨光重/在晨光中
又悲傷之意/有悲傷之意
那裡有熟道深深的爪痕/那裡有數道深深的爪痕
萬中無一。﹁/萬中無一。﹂
長們蕭逸才/長門蕭逸才
,身殺伐之氣/,一身殺伐之氣
道說別人是好人/倒說別人是好人
身形一金瓶兒/身形,金瓶兒
他想要借地乃是/他想要借的乃是
慢慢得轉過頭來/慢慢的轉過頭來
自己周圍得環境/自己周圍的環境
莫名其妙得,古怪得事情/莫名其妙的、古怪的事情
也沒有出現過得事/也沒有出現過的事
堅硬之極地巖壁/堅硬之極的巖壁
再牆壁上戳個小洞/在牆壁上戳個小洞
詭異地裂痕/詭異的裂痕
洞窟之中地鬼王宗眾人/洞窟之中的鬼王宗眾人
可怕之極地聲音/可怕之極的聲音
快要下山得太陽/快要下山的太陽
有得人怔怔出神/有的人怔怔出神
落日餘輝之中/落日餘暉之中
好好休息過一般她心中/好好休息過一般,她心中
有人身遠處奔逃/有人向遠處奔逃
玉盤壯的法寶/玉盤狀的法寶
請一定小心了。/請一定小心了。﹂
不滿二位大師/不瞞二位大師
至於其他得/至於其他的
使用這件異寶。/使用這件異寶。﹂
無法參破其中奧妙。/無法參破其中奧妙。﹂
卻之剩下無言/卻只剩下無言
總是一份希望所在。/總是一份希望所在。﹂
有人再身邊發瘋/有人在身邊發瘋
蘊藏再這座/蘊藏在這座
發瘋而死得時候/發瘋而死的時候
問個清楚否則的話/問個清楚,否則的話
恭敬地聲音傳了進來/恭敬的聲音傳了進來
遮蓋不去地疲倦之色/遮蓋不去的疲倦之色
面上神情更了/面上神情更恭敬了
竟有這等事?/竟有這等事?﹂
已他的沉穩/以他的沉穩
原本以外緊繃的氣氛/原本緊繃的氣氛
好動地小灰來說/好動的小灰來說
沒有安靜地時候/沒有安靜的時候
猴子地身體內/猴子的身體內
主人地臉色/主人的臉色
門口值巡地數位/門口值巡的數位
偏偏再這種情況之下/偏偏在這種情況之下
欺凌的事一眾/欺凌的事,一眾
還是又十分敬重的/還是有十分敬重的
沉浸與恐懼之中/沉浸於恐懼之中
虛懸與半空中/虛懸於半空中
怎麼竟然突現處一個/怎麼竟然突現出一個
喏大的血池空間裡/諾大的血池空間裡
殘卷股本上/殘卷古本上
亦難以突出,這還有眼下這等困境/亦難以突出這眼下這等困境
怕是沒有萬年之歲/怕是有萬年之歲
掉落到地上去了非但如此/掉落到地上去了,非但如此
沉浸與悲痛之中/沉浸於悲痛之中
弟子具是在守喪之期/弟子俱是在守喪之期
按上了他地嘴唇/按上了他的嘴唇
止住了他地話頭/止住了他的話頭
在也看不見了/再也看不見了
傳人中傳承焉的/傳人中傳承的
都明顯地趕到/都明顯地感到
這再次降臨切十倍於/這再次降臨且十倍於
是他也收到了那股/是他也受到了那股
有些須理智的/有些許理智的
或還有先將寶物/或是先將寶物
切分為兩進/且分為兩進
一二隻眼睛/三隻眼睛 一二尺/三尺
也及其憤怒/也極其憤怒
捍不畏死/悍不畏死
這另外一條通道。??/這另外一條通道。
巨大的氣流橫衝湧/巨大的氣流衝湧
劇烈地地震/劇烈的地震
扇風/搧風
扇著涼風/搧著涼風
濃烈到此化不開/濃烈到化不開
眶訾欲裂/眶眥欲裂
石碓的下方/石堆的下方
一把抓過猴子月光之下/一把抓過猴子,月光之下
看去十分痛苦的樣子。這是她的直覺。/看去十分痛苦的樣子。
大殿方向他進一步/大殿方向踏進一步
危急地關頭/危急的關頭
他周身的那真怪風/他周身的那道怪風
煙花再天空中/煙花在天空中
多少地方是而時/多少地方是兒時
力量再不斷召喚著他/力量在不斷召喚著他
他胸膛內得心跳聲/他胸膛內的心跳聲
痛處在次從身體/痛處再次從身體
只影獨行/隻影獨行
靜靜的道/靜靜的道。
去觸摸那記憶中地身體/去觸摸那記憶中的身體
殘存的一道友而已/殘存的一些道友而已
生靈途炭/生靈塗炭
水潑迸裂/水波迸裂
撕吼/嘶吼
哽咽得微泣聲/哽咽的微泣聲

(敖先榮 2012/12/28)
衝要眼前/衝到眼前
歡出一面/幻出一面
飄動劍上/飄到劍上
宋大仁以便帶著/宋大仁帶著
才剛一直/剛才一直
憑地無恥/恁地無恥
卻又物可嘔/卻又無物可嘔
晚飯十分/晚飯時分
這但三年/這三年
魔教兇徒是/魔教兇徒時
上卜打量/上下打量
家師的分上/家師的份上
亮了多少繃耍/亮了多少。
英大之力/莫大之力
田靈幾/田靈兒
張小凡訝進/張小凡訝道
目光停留雜這/目光停留在這
來個我/來給我
向向痛處/向痛處
可惜惜敗於/可惜敗於
立刻轉近/立刻轉進
胡嚕/呼嚕
名天鬥/名天斗
找不動/找不到
一到裂縫/一道裂縫
張小凡走了/張小凡走到
更道/哽道
照顧一些/照顧一下
那一刻之間/這一刻之間 (閱文即知)
一快平台/一塊平台
說不話來/說不出話來
斜斜想/斜斜向
斗法/鬥法
身材高口/身材高挑
不知洛uG滿水珠/不知落滿水珠 (請參閱原文修正)
上面競有/上面竟有
轉夠頭來/轉過頭來
只覺人手/只覺入手
魔敦中/魔教中
向頭退了一步/向後退了一步
競如此/竟如此
最聿福/最幸福
困勁也上來了/睏倦也上來了 (閱文即知)
聽了下來/停了下來
發間/髮間 (多處)
眾妖斗的/眾妖鬥的
那著那/等著那
噴薄/噴奪
置疑/質疑 (未改,原正確。置疑:加以懷疑。如:「無可置疑」。)
鬥法斗了/鬥法鬥了
洛uP門/ (請參閱原文修正) (改成為自己)
法寶為煤/法寶為媒
殺了憤再說/殺了洩憤再說
逼出了紅色鐵錐/逼出的紅色鐵錐
「 」/「卍」 (未改,無法確定是何處。)
得力干將/得力幹將
盡情宣/盡情宣洩
左右扶在/左手扶在
爭來斗去/爭來鬥去
這時煉血堂/這是煉血堂
照耀這下/照耀之下
直斗的/直鬥的
斗在現在/鬥到現在
不顧一起/不顧一切
斗的/鬥的
用盡全裡/用盡全力
目光鬼厲身上/目光從鬼厲身上
牠輕輕你/牠輕輕道
雲易定/雲易嵐 (人名)
打算了鬼厲的話/打斷了鬼厲的話
天下漸暗/天色漸暗
這裡干的/這裡幹的
就一般對你了/就一股對你了 (閱文即知)
不方面出來/不方便出來
發角鬢邊/髮角鬢邊
謂歎/喟嘆
凝而不幹/凝而不乾
僕著/撲著 (改成仆著)
僕在/撲在 (改成仆在)
額頭的發/額頭的髮
大幾十人/大約幾十人
髮現阻止/發現阻止
來1路上/來路上
定立身後/定立深厚
看在鬼厲分上/看在鬼厲份上
卻也現處/卻也現出
我突然這個/我突然對這個
萬一山上/萬一上山 (閱文即知)
沉鍾大鼓/沉鐘大鼓
話說了一般/話說了一段
不是就拔開/不時就拔開
用爪子卻/用爪子去
卻移開的/卻移開了
將我涼在/將我晾在 (未改。)
黑色的發/黑色的髮
同著鬼王/向著鬼王
黑氣缸芒/黑氣紅芒
鬼厲的日光/鬼厲的目光
也不留畏懼/也不曾畏懼
軟了口氣/歎了口氣 (多處)
台上了眼睛/合上了眼睛
若了半晌/呆了半晌
誰說不足呢/誰說不是呢
頤了一下/頓了一下
總起來/聽起來
幾日鮮血/幾口鮮血
生了下來/坐了下來
神條面孔/神秘面孔
似於也/似乎也
笑聲了亮/笑聲嘹亮
向山個人/向那個人
緩緩台上/緩緩合上
在仙身後/在他身後
破近了土來/迫近了上來
反光閃現/灰光閃現 (閱文即知)
反影撲去/灰影撲去
站在錈對面/站在他對面
乾笑了雨聲/乾笑了兩聲
老臉發自/老臉發白
疏軟了/酥軟了
不敢正是/不敢正視
上百策/上官策
集中精袖/集中精神
催動員法/催動真法
老人定來說/老人家來說
誰都浦楚/誰都清楚
畢始無疑/畢使無疑
作居然/你居然
炎著幾分/參著幾分
站在庭完/站在庭院
眉日如畫/眉目如畫
小白髮現/小白發現
恨恨啃住/狠狠啃住
過是/還是 (多處)
量得更加/顯得更加
過有/還有
過好麼/還好麼
一絲轟半毫/一絲半毫
我且你護法/我且為你護法
程回青雲/趕回青雲
追般思索/這般思索
說括/說話
交情非淺/交情匪淺 (未改,原也正確。)
追些話/這些話
只覺得得臉上/只覺得臉上
過什麼/還什麼
真樗師/真雩師
滿面通槓/滿面通紅
是真括/是真話
離聞了/離開了
她這理/她這裡
悄悄伸亮/悄悄神亮
鬚臾/須臾
躲聞了/躲開了
考慮大多/考慮太多
大極玄清/太極玄清
大清境界/太清境界
大極圖/太極圖
正擋檔著/正擋著
大力卷作/大力捲作
巒化/變化
直台/直向
一間如/一如
網友心如止水深情實體書手打/ (二處多餘請刪除)
回到她的/回答她的
田不易面是/田不易面色
兩了起來/亮了起來
羅掠過/掠過
也吧/也罷
窗戶拿到縫隙/窗戶縫隙
閉目飯神/閉目養神
裳了口氣/喘了口氣
浮志一絲/浮上一絲
自小飯育/自小養育
向來為會/向來不會
陸支琪/陸雪琪
飯大/養大
亦無比毫/亦無絲毫
柔聲疲乏/柔聲道之
去霧元方/去霧無方
疲乏/道之 (確實差很大)
陸雪點了點頭/陸雪琪點了點頭
兩年之彰/兩年之前
未必有殺心/未必沒有殺心 (語意反,閱文即知)
忽然覺間/忽然間
直台洶湧/直向洶湧
要?剛才/要懷疑剛才
有著就不出/有著說不出
很不熟服/很不舒服
的的三天/的第三天
送了口氣/鬆了口氣
談了口氣/嘆了口氣
不顧驚動/不願驚動
是了個顏色/使了個顏色
總人聽了/眾人聽了
大主峰/大竹峰
茹最可/如最可
曾有有/曾擁有
歡息一聲/歎息一聲
的的面上/的地面上
不會去換衣/不會換去
的下了頭/低下了頭
還有一時/還有一事
隨後有匍匐/隨後又匍匐
肯看著她/直看著她
看似一隻/看似一直
大黃救一隻/大黃就一直
力量隨束縛/力量所束縛
一卷而空/一捲而空
要了搖頭/搖了搖頭
邊是這個/便是這個
白髮見穿過/白髮間穿過
鬼厲走道周一仙/鬼厲走到周一仙
鄉下看去/向下看去
或下去的/活下去的
芸芸終生種/芸芸眾生裡
歸依之事/詭異之事
請清楚清楚/清清楚楚
仔細大量/仔細打量
面前著為/面前者為
天下的任務/天下的人物
去不可說/卻不可說
已經然笑道/已然笑道
他們是哭嗎/他們是苦嗎 (閱文即知)
眼光一兩/眼光一亮
月光如誰/月光如錐
氣芬比比/氣芬比之
也長長是/也常常是
一面觸怒/以免觸怒
不行於色/不形於色
那見竹林/那間竹林
敲們/敲門
屋子只中/屋子之中
走上前天/走上前去
頓即微微/旋即微微
談淡道/淡淡道
小心翼冀/小心翼翼
向山下運去/向山下走去
也寫下出/也寫不出
轉透向/轉頭向
金瓶兒心下暗自回想,----------------------
-------------,跟著他走了過去。/(第二十四集第三章最後此大段落重複,請刪除)

忽然問她心底一動/忽然間她心底一動
站在都頭/站在後頭
太古悲傷/太過悲傷
也不會的/也不會高興的
鼓勵點了點頭/鬼厲點了點頭
周先仙/周一仙
非了起來/飛了起來
卻也與些/卻也有些
說了不停/說個不停
拉中小環的艘/拉著小環的手
我們在真是/我們真是
克可是/可是
移開可目光/移開目光
好自為直/好自為之
年法子並非常理/此法子並非常理
這幾就去/這就去
身行一動/身形一動
並為行了多遠/並沒行了多遠
紅陣白一陣/紅一陣白一陣
又該罵我了/又要罵我了
象小環訴說/向小環訴說
奴風而行/御風而行
還長著呢。」金瓶兒/還長著呢。」
冒出進裂/冒出迸裂
競有種/竟有種
那做寺廟/那座寺廟
鋪著著/鋪著
是由實地你/是由師弟你
數十年前,三師弟/十數年前,三師弟 (閱文即知)
本事理所當然/本是理所當然
低沉的身影/低沉的聲音 (閱文即知)
阿彌佗佛/阿彌陀佛
彷彿石自己/彷彿是自己
都事以前/都是以前
門口戰立/門口站立
「嗌」了一聲/「咦」了一聲
果然劍狐歧山/果然見狐歧山
原來時鬼王/原來是鬼王
小白乃時/小白乃是
身山腹之中/向山腹之中
眾人間言/眾人聞言
看身來路/看向來路
刀刃身著/刀刃向著
助底子一臂之力/助弟子一臂之力
苦笑以聲/苦笑一聲
尤其嗜每次/尤其是每次
追從過去/追蹤過去
已經事/已經是
快要走進石門/快要走近石門 (閱文即知)
隱隱染竟透出/隱隱然竟透出
寧立/佇立
依就/依舊
遠處就世/遠處就是
深厚有人大聲/身後有人大聲
蹂身/揉身
炯炯有神的頂著/炯炯有神的盯著
四面八方永向/四面八方湧向
鬼王突然到/鬼王突然道
說道這裡/說到這裡
拿終究/那終究
瓣開/掰開
盯著他倒/盯著他道
他門/他們
隨即看到可/隨即看到
沒有轉身業務沒有是說話/沒有轉身也沒有說話
所做的一起/所做的一切
該大的背影/碩大的背影
但著一切/但這一切
自己眼親/自己眼前
不覺得有垂頭/不覺得有些垂頭
也晚顯得/也明顯得
輕輕下了樓/輕輕下了床
趟了多久/躺了多久
右門開啟/石門開啟
腳下掠過一絲/眼下掠過一絲
有了東京/有了動靜
放才/方才
想著竹林/向著竹林
你可是去/你可有去 (閱文即知)
翁了一聲/嗡了一聲
半響過後/半晌過後
卻會又多少/卻會有多少
底聲道/低聲道
總是的到/總是得到
還有寫/還有些
大語焉不詳/大都語焉不詳
一星半點/一絲半點
輪迴盤桑/輪迴盤上
行經古怪/行徑古怪
早句下過/早就下過
鬼先生名單身上/鬼先生身上
上股法器/上古法器
只少又多/至少又多
啊一份希望/他一份希望
光硬/光影
到底為何而去/到底為何而痛 (閱文即知)
噴薄而粗/噴奪而出
送了一口氣/鬆了一口氣
回到頭來/回過頭來
明顯的趕到/明顯的感到
想他那裡看/向他那裡看
兩熱鬧同時/兩人同時
就是此刻/就在此刻
這邊輕易/這般輕易
靜靜的做在/靜靜的坐在
匯了揮手/揮了揮手
一個一個蒲團/一個蒲團
惟妙惟肖/唯妙唯肖
下面除;石壁/下面除了石壁
發啊出了/發出了
小回面上/小灰面上
竟望了/竟忘了
巨大的心的/巨大的新的
數十個凸起/數十個
一般興奮/一股興奮
欲是鬼先生/卻是鬼先生
也同離開/也未離開
石壁了在/石壁還在
巨人差不多/巨人差太多
找開巨口/張開巨口
前方碎有/前方猝有
陪湧而出/倍湧而出
千百跟/千百根
看地出/看的出
紅色秋體/紅色球體
將要多開天下/將要躲開天上 (閱文即知)
自己腳下和和/自己腳下和
於清理上/於情理上
大方光芒/大放光芒
彈了開區/彈了開去
伏龍鼎山/伏龍鼎上
一般無形/一股無形
幾乎另人/幾乎令人
及時隔了老遠/即使隔了老遠
半空中接出了/半空中接住了
斬趁個/斬成個
在他壞中/在他懷中
話說一般/話說完般
但著片/但這片
卻已平日/卻比平日
鬼厲的深厚/鬼厲的身後
深海之重/深海之中
受傷者跟/受傷者更
慢是灰塵/滿是灰塵
上棉紗如雨點/上面沙如雨點
果然邊沒有/果然便沒有
這個可不的/這個可怖的
聽懂可小白/聽懂小白
轉過頭去看去/轉過頭看去
如此的的傷害/如此的傷害
拋了回來/跑了回來
微風吃過/微風吹過
小灰的的/小灰的
和小會的/和小灰的
青雲門便吧/青雲門便罷
心態變逐漸/心態逐漸
蒼松刀刃/蒼松道長
劇目四望/巨目四望
正式魔教/正是魔教
能難道他/能難倒他
就是兩長/就是兩丈
全不的機智/全部的機智
自從那為神祕的來人/自從那位神祕的高人
愕然師聲/愕然失聲
專心致志/專心一志 (專心致志:專一心思,貫徹意志。孟子˙告子上:「使弈秋誨二人弈,其一人專心致志,惟弈秋之為聽。」元˙陶宗儀˙南村輟耕錄˙卷七˙奚奴溫酒:「彼女流賤隸耳,一事精至,便能動人,亦其專心致志而然。」)
會到這裡/回到這裡
林驚遇/林驚羽
林驚羽眼/林驚羽一眼
既然剛才/既然剛從
張小被這個/張小凡被這個
陸雪期/陸雪琪
看相何處/看向何處
看輕他/看清他
握的集緊/握的極緊
嘶吼曾/嘶吼從
努吼著/怒吼著
熱淚盈框/熱淚盈眶
淚水奪框/淚水奪眶
沒過多九/沒過多久
若是長人/若是常人
叢背後/從背後
申了個懶腰/伸了個懶腰
在清楚不過/再清楚不過
興衰融辱/興衰榮辱
因畏懼列/因為劇烈
甚致在/甚至在
聽來匙/聽來是
埋在的胸口/埋在胸口
一就沒有停止/依舊沒有停止
絲扯著他/撕扯著他
聳然著一道石門/聳立著一道石門
越來越聲大/越來越大聲
圍繞這他/圍繞著他
此而而獰笑/此而獰笑
剛剛應為/剛剛因為
拼命爭扎/拼命掙扎
毀天滅地地/毀天滅地的
他地身軀/他的身軀
浮現處一般/浮現出一股
會聚成/匯聚成
鬼王坐下/鬼王座下
氣勢恢弘/氣勢恢宏
知識一股/這時一股
卻孩子能/卻還只能
蜂擁熱來/蜂擁惹來
一真眩暈/一陣眩暈
不知提內/不知體內
水月大勢/水月大師
面前去世/面前去逝
同天峰/通天峰
諸天天神魔/諸天神魔
竟有中不能/竟有種不能
殘恆斷壁/殘垣斷壁

(mPDB 2012/12/28)
半響/半晌
摸樣/模樣
幾分譏謹/幾分機警

(mPDB 2011/9/10)
決非/絕非
決不/絕不
之迷/之謎
曬道:/哂道:
白己/自己
攝人寒芒/懾人寒芒
呆下去/待下去
身材高挑/身材高䠷
暍了些/喝了些
辟榖之術/穀之術
心恨手辣/心狠手辣
嘰裡呱啦/嘰哩呱啦
下擺/下襬
佈署/部署
清瞿削瘦/清臞削瘦
之像/之象
沈默/沉默
沈默/沉默
侍侯/侍候
不能自己/不能自已
亦或/抑或
通:﹁/道:﹁
踫/碰
從他進人這個/從他進入這個
郎聲道:/朗聲道:
早巳習慣/已習慣
因力我們/因為我們
一疊聲/一迭聲
守侯/守候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